第10章  嫁祸
10/446

第10章  嫁祸

  “放肆,足下何人,竟然敢在梅花山庄伤人性命”,庄主拍案而起,狼头面具下虽然看不出表情,但是凛冽冰寒的语气中带着无边的怒火,微一招手,庄内武士凭空出现,立即将宇文图围了个水泄不通,形势含蓄待发。

  “阿弥陀佛,又造杀业,罪过,罪过”就连德高望重的少林如空大师都面色如霜,立即双手合十,闭目念道。在旁的武当玄真道长更是脸色涨红,愤怒地抽出了手中宝剑。其余在场的武林豪杰更是义愤填膺,四下纷纷亮出了兵刃,和庄内武士一起对峙,欲群起而攻之。

  “云大哥,这个宇文图太不像话了,敢在江湖这么多英雄豪杰眼皮底下杀人”,雪儿撅着小嘴,气乎乎地说道。

  “恩,是大胆,像是有恃无恐”,笙畅回头看了雪儿,握紧宝刀慎重回道。

  正如所料,面对庄主的质问和群雄围攻的恶劣情形,宇文图依然一副泰山崩于顶而不惊的自若,忽地仰首大笑,笑罢谈淡地说道:“能让这么多武林豪杰光顾,实乃人生一大快事,不过我今天来并非为了武林盟主之位,而是给武林各大门派送来一个人,至于刚才冒然杀了百灵山庄庄主,实在是为武林除一大害,大家感激我才是。据我所知,樊简易乃朝廷中人,历年来搜集天下各类情报和江湖各派秘闻,朝廷一直认为武林人士以武犯禁,欲以肃清。”

  听他款款而谈,众人心中疑窦忽起,江湖与朝廷素无往来,更不知宇文图刚才说的是真是假。

  见大家人心惶惶,庄主冷冷说:“樊庄主是否朝廷中人,自有我和众位武林朋友详查,那轮到你这个不速之客来乱说一通。”

  “云大哥,这个宇文图够精明的,几句话就能扰乱大家的心思,而且把他杀人的事情澄清的理直气壮”,雪儿在一旁悄悄说道。

  “恩,的确巧舌如簧,不知道他还有什花招”,笙畅说道。

  听庄主说完,宇文图笑道:“庄主既然不信在下所说,我无话可说,可是有个人我想江湖各大门派一定很感兴趣吧”,说罢,他双手轻轻一拍,只见两黑人押着一位痩弱的读书人从门口进来。

  “是谢三侠”,忽然人群中有人喊道。

  笙畅一看,果然是失踪已久的谢书亭,原来当日在凤山竟是宇文图掳走的。多日不见,谢书亭气色更差,病厌厌的身体看起来更加枯瘦如柴,看来这段时日在宇文图手里吃尽了不少苦头。

  谢书亭的突兀出现,让群雄大为震惊。此刻,众人对宇文图放松了警惕,都把目光转向了谢书亭,满场哗然。

  看到这般情形,笙畅不由得紧锁眉头,愤怒地看着宇文图,宇文图似乎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目光,转身对望了一会,忽然嘴唇上翘,对着笙畅诡异的一笑,不再理会。

  看到宇文图怪异的笑容,雪儿心中一阵发寒,双手不由得握紧笙畅的手臂。

  庄主戴着狼头面具,依然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宇文图的一举一动。

  片刻,宇文图又缓缓地说道:“现在人已送到,谢三侠,大家在江湖上应该不会陌生吧,当年正是西北三侠救走了那个盗取秘籍的契丹人,才导致如今各大门派高手惨死,所以谢三侠也算是罪魁祸首,现在交由各大门派任凭处置。”

  “杀了他,杀了他……”,经宇文图一番挑嗦,各大门派弟子立刻剑拔弩张,都喊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替家父赎命吧”,娇脆的声音响起,‘刺啦’,人群中窜出一道黑影,只见聂凤飞身握剑直刺谢书亭。

  “坏了”,笙畅暗道,眼看谢书亭将要丧生剑下,当下不由分说,右手轻扬,‘穿云指’隔空打出一道剑气。然后飞身去救谢书亭。

  聂凤剑光如电,看着要刺入谢书亭心脏,忽地剑身被临空飞来的剑气一挡,宝剑脱手而出,莫名的刺入殿内木柱上,轻晃不已。

  下一刻,笙畅飞身而至,早已护住谢书亭,只见谢书亭口不能言,眼神中流露着无比的感激。笙畅对他微微一笑,示意他不要担心。

  聂凤利刃脱手,一个踉跄,收住脚步,看到笙畅。立即粉脸含霜,怒叱道:“你是何人,为何救下他,你与西北三侠有何交情?”

  笙畅刚要作答,只见宇文图飞至面前,躬身行礼,卑微地说道:“要留他性命,区区小事,何劳烦主人亲为,交由在下就好”,说罢一挥手,门外涌进无数黑衣人,见人便杀,此刻殿内大乱,不等庄主下令,庄内武士与群雄立即与黑衣人厮杀起来。

  “你……”笙畅对宇文图怒道,可情形紧急,不容辨解,左手抓起谢书亭,暗用内功,将他抛给雪儿,一边暗传密音:“雪儿,先带他走,庄外密林见”。

  雪儿一边接住谢书亭,一边急道:“卑鄙,云大哥绝不是契丹人,真正的凶手是他……”,可惜无人听到,声音立即湮灭在嘈杂的打斗声中。

  自笙畅救下谢书亭之后,看到深深钉入木柱的剑刃,少林如空大师,武当玄真道长及各位武林高手皆心下大惊,来人功夫高深莫测,见宇文图卑微行礼尊称主人,又见笙畅一身关外服饰,众人都深信不疑地认定笙畅就是连日来杀害各派高手的凶犯,群雄激愤,立即有万千刀光剑影一齐向笙畅袭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