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刺客
6/448

第6章  刺客

  不久,有庄丁送过来酒菜,梅花庄的晚餐很丰盛,珍馐佳肴,海味山珍,不一而足。近日来赶路,山庄的晚餐也算是笙畅出门来吃的最好的一顿了,此刻早已腹中空空了,于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晚饭过后,笙畅随意拿起一本书看了看。忽然想到父亲要自己火速给江南苏州的朱世伯送信的事,无奈的是到了关中又风雪阻路,一时心急烦乱起来,也无心看书了,随即丢下书,推开房内走了出去。

  此时,雪下的小了点,庄院内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积雪。细碎的雪瓣零落在鼻尖,脸颊,凉嗖嗖的,润人心脾。记得自小每年冬天落雪纷飞之际,在自家小院,都会打拳弄剑,勤练武艺,每次练完之后,身旁总会传来一声温柔而关切的声音,‘畅儿,快进屋去,小心着凉’,母亲总会给我披上厚厚的虎皮裘衣,催促着我回到小屋。想到这里,笙畅忽然有点想家了,心里不由得掂记:离家的这段日子,也不知道父亲和母亲过的怎么样……

  笙畅满怀思念,看着琼花纷飞,不禁心中有了拳意,习惯地练起了拳法。

  步踩北斗,身如游龙。如燕翻流云,蛟行大漠;又如白猿穿林,紫电行空。这套家传武功,是醉侠云龙当年行走江湖集百家之长,精华所在,至刚至柔,至简至纯。笙畅越打越快,身形似乎与满天的风雪化为一起,不辨身影。

  “咯咯,云大哥,好俊的身手啊”,身后突兀地传来一句香甜的声音。

  九影合一,笙畅停了下来,转身一看,一位娇艳的人儿出现在面前。

  “雪儿,外面风这么大,你怎么出来了”,笙畅走过去,轻轻的说道,随即脱下身上的裘皮披在了她的肩上。

  雪儿心里顿时暖暖的,娇声说道:“人家感到无聊了才过来看你的么,怎么,不高兴啊”。

  笙畅刚要说话,忽然看到一个魅影飞入山庄,‘不好,有刺客’,一边说,一边慌忙牵起雪儿的手追了过去。

  华灯初上,夜色未澜。

  笙畅牵着雪儿的手,一路追随那道蒙胧的黑影。

  “咦”,笙畅有些意外,黑影竟然飞身窜入庄内最精美的一间房屋,哪正是庄主的卧室。

  笙畅赶到时,听见屋里已经响起了兵刃相交的声音。

  笙畅带着雪儿隐伏在窗外,轻轻用手捅破窗纸,透过小洞,屋内的情景尽入眼帘。

  只见哪个蒙面黑衣人剑走偏锋,招式习钻刁辣,寒光逼人,处处杀机。庄主依然戴着狼头面具,看不见表情,手中多了把银色玉笛,步法轻盈,沉着老练,招式怪异,每每化解了黑衣人的凌烈攻勢,举手投足间,身形潇洒脱俗,看似游刃有余。

  夜风习习,两人脸颊相贴,专注地观看着屋内的打斗。由于相依相偎,身傍秀发拂面,雪儿身上淡淡的香气潆绕,笙畅顿时觉得心慌意乱,不由得右手轻轻地抱着雪儿,强行暗捺心中的情愫,收起心神,继续看着屋内。

  “云大哥,你快看,那个黑衣刺客怕是快要输了”,雪儿小声地说道。

  “嗯”,笙畅应了一声,细细一看,玉笛忽地凌空飞舞,打的黑衣人节节败退,庄主这招怎么看着似曾相识,这高深的驭笛之术竟然让笙畅回想起那日凤山之约时,李元甲驭扇盘飞,救出白河东的画面。

  只见黑衣人已退在墙边,退无可退,庄主步步逼近,冷冷道:“足下何人,梅花庄素来与武林并无恩怨,而且平日来招贤纳士,以礼待客,足下为何来行刺,受何人指使?”

  只见黑衣人冷哏一声,并不回答。待庄主近前时,寒光一闪,黑衣人急刺一剑,这一剑既快又狠,看来是刺客的保命绝招,‘兹啦’,一声,武功高绝的庄主也猝不及防,微侧身形,这一剑虽落空,可也刺破了庄主的衣襟,与此同时,黑衣人足点墙角,从庄主移开的空挡弹了出去,身如鬼魅从窗户飞了出去。

  巧的是,黑衣人飞出时,并不知道窗下隐伏的两人,笙畅及时拍出一招穿云掌,打中刺客左臂,一个踉跄,黑衣人跌落窗前,却顾不得纠缠,施展轻功,逃入夜色中。

  笙畅刚要起身去追,却被雪儿纤手拉住,“云大哥,穷寇莫追,而且他也受伤了,故计他也逃不出庄院武士的追杀,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庄主吧”,雪儿温柔地说道。

  此刻,刺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庄内所有的武林人士,庄院内武士也慌忙去追杀刺客。

  笙畅和雪儿刚进屋内,“二叔”,怎么你也在这里,雪儿飞扑过去,欣然问道。屋内并没有庄主,只有一人执扇负手而立。

  见雪儿过来,李元甲朝笙畅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听说庄主遇刺了,我也刚赶过来看看”,李元甲轻轻摸摸雪儿的头,似是说于笙畅听。

  笙畅立即行礼:“见过前辈,不知庄主何在?”笙畅疑惑地问道。

  “哦,庄主刚去追刺客去了,现在没事了,夜色已深,云少侠请回吧”李元甲边下逐客令边回答道。

  只见雪儿目光依依不舍,笙畅便挥手告别。

  笙畅走出房门,只见青城新任掌门聂凤和少林,武当及各位江湖人士闻讯赶来,笙畅躬身行礼,却见众人目光冷冷,视而不见。

  这时李元甲也走出房门,朗声说道:“多谢各位挂怀,庄主已无大碍,庄主要我告诉各位明天英雄联盟大会如期进行,各位早点歇息,请回吧”!

  笙畅回头看了看雪儿,只见雪儿也含情默默地望着他,此刻,两人情愫暗生,心意暗合,不知不觉中心里都有了对方。

  于是笙畅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的客房,笙畅忽然想起,自己走出庄主卧室时,分明瞥见李元甲衣襟上也有一道破痕,像是被利刃划过。而且李元甲说庄主去追刺

  客,可他和雪儿明明看到庄主从没离开过卧室。笙畅心道:难道李元甲就是庄主吗?要是李元甲是庄主的话,雪儿肯定知道,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笙畅忽然又想到今天到梅花庄,庄主出现时,李元甲正好不见踪影,真的是巧合吗?笙畅越想越乱,在翻杂的思绪中昏昏入睡。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