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凤山之约
2/448

第2章  凤山之约

  '呼',一股冷风卷起小店的粗布门帘,嘹亮的马鸣声中,一条俊朗的身影如鬼魅般窜入店中,待众人看的清楚时,一位剑眉玉面身着辽服的少年早已坐在了笙畅对面。

  原本喧闹的小店,自从玉面少年的出现,一时哑然无声,就连正在欢谈的西北三侠都停下酒杯打量起这位不诉之客。

  短暂的寂静中,只有一个声音好像亘古如一,不急不缓,不卑不亢…也就是笙畅杯中的酒。

  笙畅依然自酌自饮,倒酒声如石落清泉,风弹古琴,闭目茗酒,又或龙吟月潭,凤啄春露。

  或许是醉了,笙畅全然不理对面的少年。

  “兄台,能否赏口酒喝”,玉面少年已是第三次重复着同一句话了,可是笙畅依然无视,把对方当作空气,好像眼前从来未曾出现过一个人一样。

  眼前一幕,众人目惊口呆,心里直嘀咕:一个死皮赖脸地讨好,另一个充耳不闻,真是两个怪人,或迷一样的人。

  “咯咯,二叔,你看,好怪的人,而且脸皮真厚,别人不理还讨酒吃,是我的话我早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坐在西北角落一位明皓秀丽的姑娘笑着说。

  “雪儿,不许乱说,你难道没看出来,两位都是高手,你看刚才那辽服少年的身法快如鬼魅,而对面那位落寞少年有定力过人”女孩旁边的中年人轻轻说道。

  女孩调侃的一句话,顿时打破了一时的平静。

  玉面少年恨恨地瞪了女孩一眼,玉面含霜,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怒色,忿然道:在下辽国宇文图,既然兄台不给面子,在下只好得罪了。说罢,抬手欲夺笙畅手中酒壶。

  宇文图暗用少林穿云手,一招'云封万里’将前后左右各路封死,自以为可以轻轻松松拿到酒壶,岂料刚出手确确实实扑了个空。心中诧异,对方却从不可思意的角度避开,外人看来像很自然地举壶自饮,全然不懂武功一般。可宇文图更不敢小觑,看似行云流水,实则高深莫测,传说中武入化境,才有反璞归真,回归自然之态,举手投足间,一笑一谈,风云变色,无招胜有招。

  宇文图虽心惊,却在满店众目睽睽中也骑虎难下,随即手法越来越快,招式也越来越杂。

  武当乱环决,峨眉逍遥指,青城翼龙手……宇文图使便混身解数,无一例外,都没能夺走笙畅手中的一壶美酒。

  店客们也看着吃惊,这个辽国宇文图明明远在关外,怎么能使出这么多中原武林各门各派的成名绝技。

  “大哥,你看,莫非是……”

  西北三侠中艳丽妇女欲言又止,转头看了看白发老人,又与谢老三目光相交,三人若有所思。

  半晌,白发老人拂须道:“还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的那个人,可是哪人也不该这般年轻啊,不管怎样,晚上月圆之时,时隔五年的凤山之约才可见分晓”。

  五年前,朝廷选科,五湖四海的书生蜂涌而至,进京赶考。谢书亭也是其中一个,他自小家贫,却偏偏酷爱读书,没钱买书,只好左邻右舍借书苦读,受尽白眼,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便借了亲戚一些银两匆匆上京。终于进了考场,考后内心殷切,只等黄榜公布。

  不料,现实是残酷的,终于等到揭黄榜的哪一天,挤进围观榜单的人群一看,怎么也找不出自己的名字,竟然榜上无名。

  谢书亭看后眼前一晕,顿时心灰意懒,想回家,可怎么面对热忱期盼自己的爹娘,还有亲朋好友,还有一些冷言冷语和潮笑,不如不回家了。

  浑浑噩噩,漫无目的的飘荡。

  这一日,来到凤山客栈,要了些酒菜,因为失落,不一会儿喝的洺叮大醉,待结账时身上一模,原来身上的银两早就挥霍的一干二净。店家看这个醉汉付不起账正要喊来打手爆打一顿。

  “住手”,一位白发剑客立即制止,随即在桌上丢了一大锭银子。

  这些够不够付这位兄弟的帐。

  看来人付帐,勢利的店家立马满脸堆笑,“原来是白河东大侠,够,够,足够了。”

  “多谢白大哥慷慨解囊,兄弟他日定当图报”,醉眼蒙胧的谢书亭谢道。

  白河东入座,店家又添了些酒菜,问明缘由,才各自觉的生活苦闷,造化无常,又无从所措。

  两人相谈正欢,忽地一位血肉模糊的辽服中年人滚入店内,把众人吓了一跳。

  店小二正要扶起伤痕累累的客人时,门外立马涌进一群服色各异,众多门派的江湖客。

  “看你往哪逃,快交出盗去的本门密籍”进来一人喊道。

  同时,好几把刀剑一齐砍向辽服伤者,欲置死地。

  “铛”,这些利刃并未落在辽国人身上,一把玉剑格开了无数利刃,一位艳丽妇女挺身而出,和进来的江湖客们撕杀起来。看到打斗,客人们和店家悄悄地溜的无影无踪。

  “他都伤成这样了,你们还痛下杀手,在我柳如燕面前,岂容你们放肆”,一边撕杀,一边气愤愤地骂道。

  由于人太多,柳如燕不一会儿香汗淋漓,看来体力越来越不支。

  看到这种情形,白河东便道“书亭兄,你扶辽国人先走,我去帮忙了,咱们在凤山林中见,”说罢,飞身加入撕杀。

  柳如燕见白河东帮忙,妙目流露着感激。

  两人且战且逃,终于摆脱了江湖人的追杀。

  来到凤山林中,四人相聚。

  柳如燕见辽国人伤勢很重,立马给包扎敷药。是 “多谢各位好汉救命之恩”,辽国人悠悠转醒,虚弱地感谢三位,并介绍了自己。

  他叫宇文雄,来自辽国,因仰慕中原武艺,特来游历学艺,到各门派拜师学艺,身为异族,经常被名门大派赶了出来,因为不甘心,所以每被一派拒绝后便在门派弟子练功时偷看几招,后来被发现,才惹来各门派的追杀。

  当白河东问起是否有盗取密籍此事时,宇文雄绝口否认。

  四人便在林中露宿。

  第二天早上,却不见宇文雄身影,只留下一封书信及半面玉佩。

  书信中写道:三位恩公海涵,昨晚不得已不能如实相告,我确盗取各派密籍才遭高手重伤,中原武艺真的是博大精深,此去大辽闭关研习,五年后午夜在此凤山相约,切磋武艺,半面玉佩为证,武艺取自中原,介时尽请三位恩公发落,宇文雄拜上。

  看到此信,柳如燕脸色煞白,自己无意相救却成了中原武林的罪人。

  白河东也苦叹道:妹子无须自责,事已如此,也只好等五年之后再说吧。

  三人相见如故,便义结金兰。谢书亭也决定跟着行侠仗义,闯荡江湖,渐渐地江湖上从此有了西北三侠。

  忆起往事,西北三侠一直讳莫如深,柳如燕也暗自摸了摸当年身上收藏的那半面玉佩,幸好还在。

  宇文图没拿到酒壶,忽然停下手来,不再去夺,饶有兴致地说:兄台,好身手,在下冒昧打扰,告此。

  说完,便进了一间客房,顺便要了酒菜让伙计送到房中。

  “呵呵,二叔,看那个宇文兔吃了闭门羹回房了”,西北角落的女孩对身旁的长者说到。

  “雪儿,咱们吃完也早点休息吧,别忘了你爹还要咱们做重要的事呢”,旁边中年人说道。

  终于喝完那壶美酒了,笙畅摇摇晃晃地起身进了客房。奔波了多日,也许真的累了,一入房内关好门,便倒头就躺床上。

  宇文图听的很仔细,隔壁房间不一会儿鼾声如雷。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两人的客房竟然只一墙之隔。

  原来宇文图在众人面前出了丑,便羞愧地来到房中用餐,一边用餐,一边一直留意让他出丑的那个人。从那人醉汹汹地起身离开,每一个动作都看的细致。

  此次来中原除了给父亲了却一桩心事,还要了解中原武林的情况,方便以后进攻中原的战事。可眼下这个人让他分外忌惮,刚刚起身的步法竟然是醉八仙,身法缓慢实则一步千里,诡秘之至。还有肩头挂的用黄步包裹的兵刃,虽未曾出鞘,可百步之内寒气逼人,分明是一枚宝刀。

  “他日后一定会是我的劲敌”,宇文图心里默默的想。

  其实自从笙畅离开,不光宇文图,暗中有不少眼睛注视着。

  那位怪人,客人们谈论不休,小姑娘眼光流转,饶有兴致,旁边中年人眼中也透出一丝亮光,那人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尤其是那位活波的小姑娘,这时正拽着旁边中年人在撒娇。

  “二叔,说说么,你可知道那个落魄少年的来历吗”,小姑娘问道。

  中年人,置若盲闻,思绪像是飘了很远很远。

  嘴里只喃喃念道:一展雄心入云龙,醉眼乾坤在壶中……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