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5/15

第四章

  “这该死的路程还有多远?”丹姐将自己的行囊扔在地上,对姚叔大声抱怨道,按照之前的想法在日落之前就能到达村落可是眼看太阳已经落下,除了沙漠还是沙漠,她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愚弄,她身上都快要被难闻的汗液压的窒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半个月不洗澡是什么情况,如今不但不能洗澡,反而还要忍受炎热和寒冷带来的折磨,她感觉自己的脂肪快要被无情的荒漠化为自己养份。

  罗珂三人也是望着姚叔,他们不懂这些,整支队伍里只有他才懂得如何去运用才野外专卖店里买来的东西。姚叔看看自己手中的指南针,望望地图,一时陷入了沉思,一切都是合理的,不过有一点让他无奈,地图上并没有准确的距离,他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大概的预测。

  “我们晚上就住在这里”姚叔看了看周围平静的沙漠说

  “你这该死的骗子,我是瞎了眼跟你来这找罪受”丹姐坐在自己的行囊旁,嘴里小声的抱怨罗珂仍旧望着云峰,他的脸色比昨天要好一些,这是康复的征兆,不知道他醒来是什么样子,罗珂心想,自己会不会爱上了这个人

  “你不该想这么多”马娟看着罗珂绯红的脸庞说,“你们肯定不是一路人”她想了想补充道

  “噢,我的上帝,你们居然看上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这怎么可以”陈沦忽然走到两人旁边大喊道,显然他偷听了她们的谈话,他有时都怀疑自己成了神经病,整天想着往女人堆里去,偷听他们的谈话,然后感慨几句,这使他显得满足,就像偷情的女人找到刺激的感觉

  “疯子”罗珂嘀咕了一句然后帮着姚叔将云峰安置进为他准备的帐篷

  “你就是个徹头徹脑的混蛋,为什么你的上帝没有将你收走”马娟看着陈沦瘦弱的身体讥笑道

  “你这个婊子,不要脸的婊子,你侮辱了我的信仰,你是个恶魔,上帝是不会宽恕你的罪孽”陈沦忽然激动的望着马娟,这个该死的妓女,她触犯了自己的底线,她想用她的肉体收买我高贵的灵魂,他心里不停的唾弃马娟,但是脑子里那股要命的欲望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时常幻想着将马娟压在自己的身下,自从那次无意间看见她的身体,他的欲望就像被引爆的炸弹让他时刻处于体无完肤之中

  “流浪汉,神经病,不要脸的男人,你玷污了我的眼睛”马娟气愤的大吼道,这样的伤疤不是谁都可以忍受,在心里她已经将陈沦撕碎了几十次。陈沦没有说话,他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后悔不已,这是不可饶恕的罪恶,特别是面对满心伤痕的女人,他承受这样的辱骂,然后拿起马娟的行囊,将她的帐篷撑开,马娟蹲在一边小声的抽泣,眼泪打湿地面的沙土,然后渗进下面一层

  “我们在住一晚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姚叔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望着围坐在一圈的罗珂几人说,这次没人显得那么兴奋

  “一天不行,估计要三天”

  “谁”陈沦忽然大喊道

  “谢谢你们救了我”云峰站在四人面前笑道

  “你醒了就好”姚叔反应过来微笑道,其他三人都没有出声。早上的时候云峰就感觉自己有了意识,然后慢慢的能感应四周的环境,直到他们晚餐过后聚在一起他才睁开眼睛来到这里

  “你饿不饿?”罗珂说

  “该死的婊子,吃里爬外”丹姐小声嘀咕说,云峰摇摇头,看了丹姐一眼,然后将视线转向其他三人,马娟没有说话只是好奇的打量昏迷了几天的云峰,陈沦一脸警惕的望着他,他心里忽然产生一种紧迫感,这个男人会夺去属于自己的一切

  “我想我该走了”他歉意的说,屋里除了姚叔剩余的人似乎不欢迎自己,与其站在这里碍眼,还不如早早离开

  “我陪你”罗珂站起来说

  “不用了谢谢”云峰说完转身离开了帐篷

  “不知廉耻”丹姐挪动自己肥胖的身体,远远的躲开罗珂,她已经误入岐图,自己怎么能和这样的人相处这么久。罗珂失落的坐下,她没有在意丹姐的嘲讽,总是有一些人习惯用别人来取悦自己

  月亮已经早早占据天空,周围没有野兽的形迹,沙漠中一只壁虎快速的游过高高的沙堆,朝着亮着灯的帐篷而去,云峰躺在帐篷里,随手拿出自己之前看得书,陷入其中

  .............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