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飞来的鱼祸
11/13

十:飞来的鱼祸

  

  我虽不大擅长用法,却很记得剑术的一招半式,耍起剑来更是从善如流。

  青鸣在手,似乎增进了不少,我手腕转动着剑柄,越转越快,落叶被卷得飞起,我却心不在焉。不知为何,最近时常有恍然若失的感觉,此番妖界一行,不知会发生何事。

  而我只想取回三魂罢了,秋痕……我还未想好该如何面对,以我同他之间不明不白的恩怨,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将本上神给吃了?

  最近,倒是很多愁善感么。

  “小颜素——”远远便瞧见季逍遥迈着轻盈地步伐往我这边赶来,多日修炼,他已渐渐褪去当初那个文弱书生的模样,如今跑起来倒也不喘了。

  一溜烟儿,便走到我跟前,手中还抓着东西,我定睛一看,竟是一条烤得金黄金黄的鱼,顿时食欲大开。在无烬山的这段日子,别说是鱼了,就连肉丁也见不着。

  “竟然有鱼……好香啊……”我咽了咽口水,惊叹不已。

  他唇畔微染起笑意,伸手递给我道:“就知道你饿了,给!”

  “给我的?那你呢?”我犹豫地看了看他,暗作矜持道。

  “你先吃吧,待会我再去烤。”他将烤鱼又递前一步,***裸的诱惑……

  我十分感动,这么一个师弟,实在是求也求不来的。矜持这种事儿,过了便是作,我也不再同他客气,一把接过便啃了起来,唔……这鱼也忒肥了些,周身肥肉,不知是哪里的水养出来的。

  “好肥啊……你这鱼哪来的?”我口齿不清地问道。

  “就在下面啊。”他答得很是随意,我却衍生了不祥之感。

  “你说的“下面”,可是惊鸿殿下面的莲池?”我放下口中美味,紧张地等着他回话,此时,却无比希望他能说个不字。

  “你怎的知道……”他疑惑地道。

  闻言,我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地。

  这二楞子师弟委实是个好徒儿,整个无烬山哪儿的鱼都不抓,偏生要抓惊鸿殿下面的……

  伯言生性寡淡,乃众人皆知,其唯一嗜好便是养鱼,每几年便要寻便天下河流,寻有缘之鱼,养在莲池中。而我手中这条,金尾小头,肥肥嫩嫩的,许是那走遍人间,也约莫……约莫仅有几条的金尾鱼罢……

  这金尾鱼,被伯言每日以仙气滋养在莲池,不肥嫩才怪了,想到这里,我惆怅得很,试想这抓鱼同吃鱼……到底哪个罪更重些?

  “啊啊啊啊……季逍遥!我要杀了你!”

  事后,我与季逍遥一同跪在惊鸿殿内,彼此扭着衣角不敢言语。

  伯言端坐殿中,手中捧着那条被我吃剩一半的鱼,表情十分惊悚,大约是太久没生过气了,气得不知道要作何表情,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结。

  他眉宇间凝固着一丝沉痛,转即望着我们。

  “弟子知错了,请师父责罚。”

  伯言默然半晌,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万物皆平等,生命虽小,却不得不重视,你们两个既然残害了一条无辜生命,便行善作弥补吧。近日山下连水城似有妖孽作祟,你们下山去瞧个究竟,当是提前历练也好。”

  我俩嗫嚅称是,心中暗暗发誓,再也不吃劳什子烤鱼了。

  晚间,怡和殿——

  “素素,我就说你早晚会被自己那张贪吃的小嘴给害死的,你看,这不受罚了吧!”萋萋指着我的鼻子怒道。

  “师父养的鱼你都敢吃?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早知道那鱼是师父的,打死我也不吃,况且还那么难吃……真是忒肥了。”我垂着头闷声道。

  师兄用折扇敲了敲我的头道:“你还敢说!”

  “大师兄,你们要怪便怪我吧,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季逍遥自责道。

  “先别管对错了,明日你们便下山去连水城,若是真碰上了妖物,该如何应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师兄敛了笑,神色严谨道。

  萋萋扬眉道:“那我同他们一块去罢,若是遇上了妖物,便让它尝尝我的龙爪拳……”

  师兄却打断她的话:“师父说了,只能他们二人前去。”

  “那怎么行,瞧他俩弱不禁风的,又不懂几个法,师父忍心让他们去涉险么。”萋萋语气有些愤慨,师兄缓缓地拍着她的背道:“胎气啊……”

  “我不管,我就要同他们一块去。”萋萋摆起脸,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

  师兄叹了口气,低声在她耳旁不知说了些什么,她脸一红,整个气势便弱了下来。

  “乖,我贵为师兄,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的,你有孕在身,凡事莫要冲动。”

  萋萋咬着下唇,妥协道:“那好吧。”随即又转头看我:“素素,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我干笑一声,答了一句嗯,暗自腹诽道:你若是在,师兄还不得把我给灭了。

  清早,天未大亮,便被人强行从被窝里拉上了五行台。

  季逍遥同我一路昏昏欲睡,直到见着黑压压的一片,揉了揉睡眼,恍然醒之,原是伯言同若干弟子。

  伯言似交代完了事宜,丢下一句话同一个破葫芦,便离开了。

  “朝而出暮而归,不得有误。”

  我拿着那个破葫芦,愣了愣。只听季逍遥惊喜若狂的声音响在耳侧:“这……莫不是青玉观圣物之圣葫芦?”

  我疑惑道:“你说这是劳什子物?”

  师兄伸手一把接过,绘声绘色道:“此乃我观中之宝——圣葫芦是也。自古妖物亦正亦邪,为了不误伤好妖,道德天尊便赐予师祖圣葫芦一物。但凡被收于此的妖物,若其善念,则毫发无损,若其恶念,这葫芦里便是无间地狱,愈恶则愈力强。”

  我抖了抖嘴角,九重天上,就数这道德天尊的怪玩意儿多,这破葫芦,乍看也不似甚靠谱之物。

  师兄略叮嘱了几句,将破葫芦交给了季逍遥。

  他却满脸通红地捧着它,貌若思春状:“这可是宝物啊。”

  我十分随意地走在前头,道:“那你就拎着罢。”

  这下山要比上山容易的多,师兄说,这结界只有观中弟子可解。一路向下,隐隐约约听见远处百鸟啼鸣,心中倒很欢喜,欢喜的却不止我一人。

  季逍遥抱着葫芦,跃跃欲试道:“小颜素,倘若遇上了妖怪,我们便可收了它。”

  我狐疑道:“这破葫芦当真厉害?”

  “嗯,如果师父能将它借我一用,那该多好?”他忽然沉了声,右手拳头紧紧握起,神色惏悷。

  “你借来做甚?”我瞅他一改平日嬉皮笑脸的模样,很是好奇。

  “报仇。”

  他此刻的样子令人感到陌生,我想起几本正经的书上写道:人固有七情六欲,最容易被妖所迷惑,而惑之根本,不是妖,而是人的心魔。人一生中,最大的心魔便是执念、贪婪。

  我却不是这般觉得,这三生六界,谁没有执念,谁不贪婪,只是分为轻重罢了。

  他的执念便是仇恨,这种东西,是最容易蒙蔽双眼的。

  可我这张嘴,善吃不善辩,怎么也想不出劝慰人的说辞,索性便不说话了。

  罕见的一路无言。

  直到进了连水城,他神色才渐渐明朗起来。

  我显然已将方才的事儿抛之脑后,也不仅是方才的事儿,连自己姓甚名谁也差不多忘了。

  此时,我左手一串糖葫芦,右手一袋糖炒栗子,兜里还装了桂花糕,喜滋滋地同季逍遥道:“快,前边还有个天香楼。”

  他比我差不到哪里去,此番也是自顾不暇。

  妖?何来妖物之说,这人间如此好风光,怎可白白浪费了去?

  九重天——

  金顶红门,雕梁画栋,仙雾缭绕,渊涓蠖濩。

  白玉为铺,凿地为莲,檀木而雕,穷工极丽。

  殿内的金漆宝座上,一人正襟危坐,帘帘相隔,却看不清他的脸。

  底下跪着一名紫衣神女,她神情淡漠,看不出一丝表情。

  “主人,事已妥当,一切就绪。”

  仿佛静得连根针掉落都可听见,座上之人默了半晌,才冷着声道:“甚好。”

  女子一袭紫衣屈地,青丝顺顺披下,直垂脚踝,美目流转之际,却瞥见身侧不知何时站了一双鎏云履。她蓦的抬头,见是那熟悉之人,便顿生惊喜,朱唇轻启,低低地唤了他一声。

  那人孤傲的眼眸仿佛没有焦距,薄唇紧抿,一语不发。

  “你来得正好,该你出场了。”座上之人仍是淡淡的语气,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他只是定定地望着座上之人,似有异样划过眼眸,却忽闪而逝地被隐了去,唇畔勾靥出苦涩的笑。

  见此,座上之人长叹一气:“莫忘了你所答应的。”

  这句话几乎瞬间打醒了他,淡淡瞥过那人,冷然道:“自然不会。”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