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女与妻奴
8/13

七:龙女与妻奴

  

  又一人御剑而来,从远处起,稳稳落地。长身玉立,清冷卓然,却微微透着疏离,眼眸深邃如一潭古泉。他正微微颦眉,肃然地问:“云辛,怎么回事?”

  此人的到来,使那唤作云辛的气场硬生生地降了一阶,他垂眸恭敬道:“大师兄,这来历不明的二人破了结界,擅闯五行台。”

  他面无表情道:“结界并无异动,你们是何人?”

  “我是来拜师的,她是来寻人的。”季逍遥接话道。

  闻言,他那深邃如渊的漆黑眼瞳紧紧地盯着我,仿佛透着丝丝细小如针的锋芒,我心里莫名一慌。

  他微微扬起嘴,问道:“不知姑娘所寻何人?”

  “伯言。”他的眼神盯得我浑身不适,我一时精神恍惚,便随口一应。

  “大胆,竟敢直唤师尊名讳!”那云辛厉声怒喝,伸出剑鞘直直地指向我。

  “我方才有说话么?”我不解地望着他。

  “有,你说了伯言……”他这才反应过来,气呼呼地瞪着我。“你……你竟敢套我话!”

  这位兄台脑子不大好使,我这做都做了,说也说了,还一口一声一个“竟敢”,真是无趣。

  “云辛,不得对仙姑无礼。”那人凉凉地插了一句,却将我的身份直直地搬了出来。

  我吃惊地看了他一眼,此时我与常人无异,只有一身仙骨是抹不去的,竟也被他看了出来,恐怕是道行极高之人。

  云辛疑惑不解,“云儒师兄,甚意思?”

  那人当下便朝我拱了拱手,“仙姑仙临我观,弟子有失远迎,请见谅。”

  云辛张大了嘴,一根手指弯弯曲曲地指向我道:“你……你是神仙么……”

  我颇为严肃地点了点头。

  季逍遥呆若木鸡,两眼不停地端量着我,捏了捏我的包子脸,狐疑道:“你是仙菇吧?”

  仙菇你个萝卜头啦!

  青玉观弟子以辈分命名,慕——青——云——温。

  这四个姓是近年的几个辈位阶分,慕字辈的几位赫赫人物如今已是掌门了,青字辈多为师,云字辈为长兄,而温字辈大多是新入弟子。

  云儒是云字辈的大师兄,人还不错,他带领我们进了怡和殿,让我们安生在此歇息几天。伯言正在闭关,几日后才能出关,等伯言出关他便会知会我们一声。

  季逍遥倒和云辛熟络了起来,他给云辛讲凡间趣事,云辛教他皮毛法术,俩人勾肩搭背,狼狈为奸,我甚是鄙夷。

  云辛怕是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我是神仙的事实,时不时拿眼神偷瞄我,还一边嘀嘀咕咕地和季逍遥咬耳朵。

  他们两个让我想起以前在终南山看的某种衣衫不整的字画,不禁老脸通红,我看了看他们,欲言又止道:“你们诚然像对断袖……”

  那本如牛皮糖一样黏糊的二人忽得一下弹开,眼神极为复杂地望了对方一眼,又不约而同地瞪了我一眼,竟背道而驰去了。

  唵嘛呢叭咪吽……罪过罪过,我这算不算毁了一段美好姻缘?

  吃饱喝足,季逍遥和云辛等一干弟子到后山练剑去了,原本这也不太合规矩,但季逍遥不知想了什么法子,云儒竟也默许了。

  他唯独留下了我,说是掌门要见我。

  伯言是我师父,难道这掌门我同我有甚关系么?我捶胸跌足,愣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云儒以为我等急了,便解释道:“掌门公事繁忙,仙姑且稍等片刻。”

  半晌,一名男子自远处踱步而来,身姿飘渺,如沐春风却又不失威严。

  云儒低头颔首道:“掌门。”

  那人微微抬了抬手,淡道:“不必多礼了,你先去忙你的罢。”

  云儒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他半眯着一双桃花眼,轻笑道:“小师妹,许久未见,不认得师兄了么?”

  我膛目结舌道:“师……师兄?”

  他却不知哪里幻出一把折扇,往我的头敲了敲,嗔怒道:“好你个颜素,枉费师兄对你那么好。”

  我被他敲得七荤八素,却恼不起来,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我揉了揉我的脑门,脑海中忽然响起个声音道“大师兄,你再敲,再敲素素就要变笨了……”

  “我倒说哪个女子如此能耐,闯了我无烬山的结界还毫发无损,果然不出所料。”

  他右手执扇,往脸颊轻轻地扇着,唇畔微染起清浅笑意,那一段风流眉目真真叫活色生香。

  我哑然,不知该怎么接话。

  他妥协似的摸了摸我的头,长叹一声道:“得知你被关在终南山,师兄却没有办法救你,自责不已。才知你失了三魄失了忆,这么多年来,孤零零一个,实在是委屈你了。”

  原本倒不觉得自己有多委屈的,不记得从前往事,不记得所有的人,独自在终南山几百年的日子里,也没有人同我说话,直到今日,才有个人真的懂了我,他说:委屈你了。

  如今我是真觉委屈了。

  我蹇蹇地哭倒在他怀中,深知没有比怀抱更适合流泪的地方。他身上有种类似叫作“兄长”的味道,这倍熟悉的亲切感,勾出了我一肚子的苦水。

  此番流泪,流得太尽兴了些,一哭便是好几个时辰。

  我们神,要么不哭,要么就是认认真真地哭一场。

  他轻轻地顺着我的背,任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再哭,萋萋就要不认得你了。”

  我揉了揉眼,近来也习惯频频冒出些个陌生名字,倒是头一次对人名感兴趣,分外想见那个七七还是漆漆的。

  他替我擦了把脸,轻笑道:“莫哭了,走,师兄带你去见萋萋。”

  说着,他一抚衣袖,我辛苦擦在他身上的鼻涕眼泪便全没了,又恢复了当前那个翩翩如玉的俏模样。

  我随着他穿过一片梅林,到了僻静的一处别院,师兄停在门前,顿了顿道:“她如今……可能情绪会不稳定些,素素你多体谅下罢。”

  我点了点头。

  他才缓缓推开了门,还未进门,一个黄色的不明物体便直直地飞了出来……正中师兄那貌美如花的脸。

  待我瞧清楚了那异物,我直直地抖了一抖,那竟是——香蕉皮。

  师兄从善如流地将脸上的蕉皮扒了下来,对我无奈地笑了笑。

  “你个老不死的,一大清早就不见人影,还知道要回来啊!”

  听闻此言,我又震惊地抖了一抖。放眼望去,师兄那张沉鱼落雁的脸儿,怎么看也搭不上老不死这个词啊……

  师兄示意我在门前等候,我回忆了下方才那不明异物,便沉重地点了点头。

  只见师兄笑得跟朵桃花似的走了进去,那抹笑乍看也是十分狗腿的。

  “今早见你睡得熟,便不忍唤醒,我只是同弟子们在万虚殿商议了一会儿正事,并没有去哪里。”我在门外,将师兄甜得发腻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直直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屋内女子冷哼一声,师兄又哼哼唧唧地哄了好一会儿,我才听见他唤我:“素素,进来吧。”

  我踏门而入,正中间放着一张朱红色原木桌,满目琳琅,摆满了各种水果。再看便是师兄同一名……呃,圆滚滚的女子,那女子见了我,又是伤心又是愤怒,怒吼道:“颜素你给我过来!”

  我被她吼得心里发怵,哪还敢往前。

  她提着圆滚滚的肚子蹭蹭的跑到我面前,痛心疾首道:“颜素,你记不记得我?”

  师兄赶紧跟了过来,一脸妻奴相地叮嘱道:“胎气啊……”

  向来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是理直气壮地摇摇头,现下却有些踟蹰,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骑虎难下。

  师兄一直朝我使眼色,为了不令他失望,我只好讪笑道:“七七啊漆漆,我怎会不记得你呢。”

  “哦?记得,那我大婚之日你怎么没有来,不是说好要做主婚人的么。”她咄咄逼人地道。

  师兄揽过她,轻声哄道:“素素在天界不便下凡,你看,她如今不是来看你和宝宝了么。”

  “你别想瞒着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素素明明是被关进终南山了,就连秋痕也去了妖界。”她眼圈微微一红,楚楚道。

  师兄默然不语。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