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得助于崖底
6/13

五:得助于崖底

  

  犹然记起,我还未曾使过攻击法术。

  墨离说,我所失的那三魄,是极为重要的。我的仙根与一些天分,都被封在那具傀儡中,如今才道术法术使不通。

  我十分欿憾,莫不然今日是免不了一场大战。

  “你怎么还不走?”那小王爷气急败坏地道。

  我藏在袖中的手稍稍捏了个诀,林中顿时风烟四起,我趁机使了飞行术,将那人提了走。

  “啊……你竟会法术!”被我一手提在空中的小王爷惊喜道,这略略崇拜的小模样,我很受用。

  几个黑衣人反应过来,便使着轻功追赶上来,既是杀手,轻功自然是不凡的,我心中暗感不妙。

  飞出了树林,前方竟是悬崖绝路。

  倘若是个人,那这便是绝路,可我委实是个神,飞檐走壁寥寥不在话下。

  我回头望了望那几个穷追不舍的黑衣人,十分愉快地朝他们挥了挥手,随即拉着那小王爷跳下了悬崖。

  初是缓缓落下,那小王爷瞪大了眼,怕是从未有过如此绝妙的体验。

  之后便是控制不住地飞速直降,耳边的风呼呼吹过,我暗自使力,却发现使不上力了……

  小王爷兴奋地直叫唤:“你可真厉害,掉悬崖还能控制速度,这般快,真是太刺激了……”

  他说话的声音被风吹得断断续续的,我虚弱地朝他笑了笑,待会有你好刺激的……

  小王爷略感不对,便苍白着脸问我:“你倒是慢些啊……底下便是岩石了,若摔下去,你我都要作肉酱了……”

  “我……我使不上劲了。”

  “啊……那怎么办啊?我不想英年早逝啊,我也不想缺胳膊断腿的,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紧紧地拉着我,一只手还扯着我的衣袂,一脸怵然。

  眼看就要着地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子无力的往下坠,我不要作肉酱……我要吃肉包子啊!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地上软绵绵的,我睁开眼,发现原本该是巉岩顽石的地上竟铺满了青草。

  而躺在我身侧的小王爷却还死死地闭着眼,我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喂!起来了。”

  他缓缓睁开眼,眨了眨眼睛,又摸了摸自己的双手,蘧然道:“手还在,脚也在,我竟然没事?”

  “有我在,你能出什么事啊。”

  这儿有个澄净的湖,山高岧峣,泬寥平和,让人心生骀荡。

  “你真厉害,可不可以教我法术?”他拍了拍身上的杂物,凑过一张脏兮兮地脸,满是期待地问道。

  “不可以。”废话,你又不是神仙。

  “为什么?为什么?”他扯着我的衣袂,一脸不服气地道。

  “呃,因为……因为我饿了。”此时我只想拿个馒头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

  “饿了,这个简单。对了,我姓季,名逍遥,你呢?”

  “你瞧着我的眼神,可否瞧出点学问?”

  他瞪大双眼,瞧了好一会儿,愣是没瞧出来个究竟。

  我无奈了,“你看着我严肃的眼神,便知道我唤作颜素了。你看你看,看出来了么?没有?你再看看我这无比严肃的眼神……”

  “……”

  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挽起裤脚便下水抓鱼去了,唔,而我负责打个响指,然后生火。

  此时,不知墨离和若水正在做甚,以我之力,恐怕无能飞回幽岛,还是等墨离来寻我罢了。

  我以为像季逍遥这种深宫大院里出来的,顶多是逞逞能,搞也搞不出甚名堂,所以当两条散发着浓郁香味的烤鱼放在我面前时,我吃了个大惊。

  “啊,我真真是好久没开过荤了!没想到你堂堂一个王爷,竟烤得一手好鱼。”我撕咬着手中的烤鱼,含糊不清地道。

  他即是春风又得意,“那是当然。幼艾时,我频频与父皇在外狩猎,但凡抓到,那都是现烤的。”

  “真羡慕你啊。”

  他忽然放下手中的鱼,一脸惏悷地道:“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倒羡慕寻常百姓,翛然又自在。”

  “为什么呀?”我疑惑道。

  他手背过身去,一本正经道:“好男儿志在四方,而我之志便是修炼一身法术,做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他忽然顿了声,一双墨瞳直勾勾地望着我,我心中突了一突:“你这般看着我……做甚?”

  “这悬崖之下只有你我二人,此时你若无表示一番,那我岂不是很尴尬?

  我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轻轻地拍了拍手掌,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实不相瞒,我此番出行,而是留书出走,我大哥一直在派人寻我,暗中有些人也在抓我。”

  我放下手中啃得一干二净的鱼骨头,吮了吮手指道:“他们为何要抓你?”

  “谁知道呢,不过,肯定是想从我大哥那换取什么利益吧。”

  这般聊着聊着,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季逍遥折了一些树枝摊在地上,以作今晚的栖息之地。

  悬崖下阴气极重,处处潮湿,一到深夜便冷飕飕的。

  “小——颜——素——”季逍遥冷得瑟瑟发抖,卷缩在火堆旁一动不动的,他的牙齿在打颤,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何时受过这等寒苦。

  “你怎么不冷啊……”

  终南山终年积雪,我早已习惯了冷,也多亏了我身上这件玄衣,牢牢地护住我的仙体。

  看在烤鱼的份上,我有些于心不忍,终究是平时疏于修练,这会儿连个幻术的咒语都记不起,不然也能给他幻件衣裳棉被什么的。

  只能在他身边生了好些火堆,总算是暖和些了。半晌,他抱着包袱,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也困乏地打了个哈欠,靠着一块大石头,准备歇息。

  “上神……”不知何处空悠悠地传来一声,吓得我整个人弹跳了起来。

  “谁在说话?”季逍遥正睡得好好的,我环顾四周,却是空无一人。

  一个须眉白发的老头儿从地里冒了出来,跪在我跟前道:“小仙拜见上神。”

  我微微倒退两步,惊奇道:“你谁啊?”

  小老头儿歪着脖子,毕恭毕敬地说:“上神不记得小仙了么,吾是土地公归尘啊。”

  我左瞧瞧右瞧瞧,却还是摇了摇头,墨离长得这般好的我都记不得了,如此磕碜的……就更不用说了。

  小老头儿感慨道:“上神贵人多忘事,几百年前的琐事,不记得也是自然。”

  头一回被人如此奉承,我倒有些不惯了,正思忖着该如何回答他,却听他又道:“适才小仙感觉到有股仙气,就留意了下,只见上神从空中落下,周身竟无仙术掩护,于是小仙便在地上幻了些青草。”

  “原来是你救了我们啊,我还觉得奇怪,这怎平白无故地就成了草地了,呵呵。”

  “因上神身旁伴有人类,小仙便不敢轻易露相,此番一举没有唐突了上神才好。”

  “哪里哪里。”

  娓娓寒暄了几句,土地便热心地邀我到地下做客,我客套地婉拒了。

  “土地,你可知这儿怎么走出去?”我才想起正事儿,我大致地看了看,却怎么也找不着出口。

  “走出去?难道上神此次下凡,不是为了上无烬山拜见伯言尊上的么?”土地讶然道。

  “伯言尊上?”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我影影绰绰地想起一个面孔,却始终没有记起来,伯言师父……

  “就是您的师父伯言尊上。”他好意地提醒一句。

  “那无烬山怎么去?”心中莫名腾出一股欲望,想到那儿看个究竟。

  “就在那座山头。”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山峰,凝神望去是一座极高的山峰,月色笼罩之下,仙雾朦胧。

  “若上神想去,明日便踏地三次,小仙自会助您一臂之力。”

  “多谢了”这土地真是好得没话说,待我回幽岛,一定要和墨离好好地表彰表彰他。

  “上神客气,百年前若不是上神一助,我这老头哪能有今日啊。”他怅然而叹,则又垂首恭谨道:“天色已晚,小仙就不打扰上神歇息了。”

  说着便拱手告退了。

  我倚着那块石头,却了无睡意,无烬山……青玉观……伯言师父……秋痕……

  想起那个名字,我直直地打了个冷颤,不知为何,脑中有个声音不断地提起他的名字,挥之不去。

  心头猛得涌出一阵悲伤,我却不愿再细想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