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往事知多少
3/13

二:往事知多少

  墨离同我诉说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从远古天神到地神,从八仙到五仙,听得我直犯困,在我为墨离叽歪能力而感到赞叹之时,他总算是道了个重点。

  原来,我是个有名分的神。

  原来,我是上神颜泽之女。

  可颜泽却已不在了,墨离说,神是不会死的,化灵,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活着,真身消失了,灵力却能守护世间,这便是神的真谛。

  早年间,三界历经降世浩劫,同盘古开天辟地所孕育出的众神,多数在此劫难中化灵,颜泽为保奎海平安,以身化灵,护了奎海千万子民。

  我阿娘也随着他,一并留在了奎海,永生永世。

  不知为何,听得我眼圈发红。

  墨离所说的,我一个字都记不得了,我在鹊桥扫了几年雪,就存有几年的记忆,甚觉红薯吃得多,而导致记忆衰退了。

  “素素,你想恢复记忆么?”墨离目光浅浅,却又极其认真的问我。

  “想!”我唯恐他看不到我此时熊熊烈火般的诚意,于是大力地点了点头。

  他淡淡一笑,挥了挥衣袖,手中变戏法似的多了一支毛笔,我不禁张大了嘴,只见那毛笔似有灵性般飞到半空中,毫下栩栩如生地描绘着一幅画象,不一会儿,笔不动了,那画面竟然动了。

  看到画面中人,我却笑不动了。

  从来,不曾见过如此令人惊心动魄之人,那人冰肌玉骨,一身暗红色缎面袍子,三千青丝缠绕着一张精致如假面具似的脸,左脸盛开着不为人知的花朵,骇人的是,那些艳丽无比的花,竟随着那人的一举一动而颤动,时而开到眼角,时而又变回花骨朵儿。细长而又妖魅的凤目,每每眨眼间,都在勾人心魄,此人美得不像人,美得教人分辨不出雌雄。

  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以我多年的生存经验得知,此人很危险。

  画象突然转变,映入眼帘的是同我一样梳着流云鬓的一个女子的背影,那个绝美而又危险的人,缓缓走向她,并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她。

  未等我好好感叹一番,便让我看到了最最最可怕的一幕,只见那女子的正脸,那眼睛,那鼻子,竟同我的五官一模一样,啊啊!不对,那分明,分明就是我!

  我瞪大了双眼,这这这难道是我以前犯下的风流帐么,我十分疑惑地望向墨离,他笑了笑,示意我继续看下去。

  画面中的女子,一动不动,犹如傀儡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此时,画面突然终止,我还未从震惊中走出。

  只听墨离低声道:“素素,你的三魂便藏在这副傀儡躯体中,若想恢复记忆,且须寻回三魂。”

  “墨离,他……为何要留着我的三魂?”我只觉无比的惊悚。

  “素素,他叫秋痕,几百年前,在浮生崖边,你们同归于尽。”

  我干笑两声,墨离这笑话,委实不大好笑。

  “我们俩,不都没死嘛。”

  墨离叹了一口气,“那日我将你救回时,元神散尽,笼统剩下一具空壳,他却阴差阳错地解了万妖之力的封印。”

  “素素,你真是傻。为了帮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命,真傻啊。”

  我的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全身都有些麻木了,脚生根似地站住不动。

  “别再说了……”头疼的像要炸开一样,眼前一片模糊,手紧紧的抓住胸前的衣服。

  秋痕……秋痕……

  这个名字像一个怨念极重的咒语,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全身的力气似被掏空了般,随即沉沉地昏睡过去,再没了知觉。

  醒来时,我已身处幽岛偏院。

  一个身影猛得扑过来抱住我,大喊一声:“小姐——”

  我被压得差点又昏死过去,那人才有所知觉地爬起身子,握住我的双手,深情款款道:“孤单的魂,流泪的眼,寂寞似海,忧伤如帆,欲笺心事无从寄,欲诉相思终无言,好想再抚摸一遍,你那温暖的脸!”

  “千言万语,道不尽我有多想你;千山万水,挡不住我的疯狂思念,小姐,我们永远也不要分离。”

  我被酸得说不出话来,若说话的是个男子,我必感动的稀里哗啦,但她却是个真切的女子。

  小书看得多了,且知男有龙阳之好,女有磨镜之好。

  罪过,而我委实是个正经仙。

  我十分艰难地将手抽了出来,正色凛然道:“这位仙姑,我虽身躯凛凛、相貌堂堂、面如冠玉、英俊潇洒似潘安、风流倜傥塞宋玉、才高八斗过子建,咳咳,但我着实是名女子,良家的那种。”我向她使了个眼色,望她知难而退罢。

  她作呆若木鸡状,似乎被我这番话吓得不轻。

  我如此直白的拒绝人家,总归是不好的,我思忖着该如何开导开导她,如今世风日下,天界竟如此堕落了么。

  “小姐,你撞邪了么,我是若水啊,你不记得人家了吗?”

  噫,我前思索后思索,委实不记得眼前这位人家了。我还未作回答,她便一把抓过我的袖子,撕心裂肺地嚎了起来。

  “小姐关在终南山多年,都被关傻了,只怪若水没有能力保护小姐,让小姐受委屈了……”

  想来她唤我一声小姐,多半是服侍我的小仙娥罢,我独自一人待了几百年,平素并无过多的喜怒哀乐,现下被她这么一哭,难免心惊肉跳、手足无措的。

  “莫哭了,莫哭了,一哭便不漂亮了。”

  我诚然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仙。

  “你左右也唤我一声小姐,呃……那便听我一句,莫哭了。”

  她抬起头,茫然地点了点头。

  我倒不是多么多么怜香惜玉,只是她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全抹在我袖口,令我着实心疼。我身着这件玄色青衫,切实消耗了我好几成的法力,才得以幻出。

  并非倦怠,我天生道术法术不通,连幻件衣裳也是极其吃力,别看着神仙光鲜亮丽的,若是没有习得一身法术,也便同我一般,落得个半人半仙的。

  眼前这位小仙娥总算是止了泪水,我娓娓向她问了些前尘过往。

  小仙娥名叫若水,某日我路过人间时,瞧着一个女娃娃卖身葬父,只要十两银钱,惹了个猥琐财主,非要抢她回府当个十七姨太太,兴许是拳头痒痒病犯了,待我将那猥琐财主揍了个底朝天后,便带了她回幽岛,久而久之,她也修成了个仙娥。

  幽岛不远处的竹林里,有个翩翩药仙叫沉香,我不在的这段日子,若水便在他那修习药理之道,日日抬头不见低头见,估计连心都丢了。

  “若不是沉香与我说,幽岛中有人,若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小姐呢。”若水眼眶红红的,我才捋清了这层关系,她年幼丧父丧母,难免对我有种莫名的依赖感。

  我安抚了她好一会儿。

  若水说,那日我元神散尽,只剩一具空壳原形,差点和阿爹阿娘一样,化了灵。

  “若水,墨离是怎么救我的?”

  “那日墨离殿下将小姐带回后,就一直闭门不出,足足过了三日,才让若水进去服侍你的。”

  天上一日,地下三年,我竟昏睡了那么久。

  原来,墨离真身乃万年火凤,我倒说他为何如此精通腾云驾雾之道,委实是只心机鸟。

  传闻万年火凤的凤尾后那几根火红的羽毛,堪比世间良药,倒是不知传闻真假,毕竟九重天上还没有敢拔凤殿下羽毛的神。心中悄悄盘算着,唔,择良日便向他讨来看一看,开开眼界。

  “我在门前足足守了三日,沉香同我说,小姐伤的实在太重,说什么也不肯让若水进去看你。”

  说罢,两眼又是红红。

  我惊怕她又想起心伤之事,便想了个趣子逗弄逗弄她。

  于是道:“哦……你的沉香同你说的。”

  她一个几百岁的小仙娥,实在经不起调戏,此时便是又羞又恼,双颊晕红,尽显小女儿娇态。

  我了然失笑,心中却空落落的。

  墨离、若水、秋痕……

  我怎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