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100】
202/290

女帝【100】

  “细细算来,我与她相识正好千年,在一起的时光加起来却远不及月余。曾经我不敢承认自己对她的情,故而抹去关于她的记忆,只是抹得去记忆,却抹不去残留在心间的影像。

  那个白衣无尘的身影困扰了我六百多年,但我却想不起她是谁,直至婆婆帮我记起了她,我才知我爱她。内疚也好,亏欠也罢,我会等她轮回转世,好好珍惜她、爱护她。”

  金灼踱近冰棺,轻笑着凝眸棺中犹如熟睡的人,倾吐自己的心声。

  静幽对此稍有意外,问道:“倘若下一世她不再爱你,甘愿与我融合变回灵女,你会如何?”

  “即便她不爱我,我也要让她重新爱上我,不给她逃避的机会。”这一刻的金灼是霸道的,大有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坚决。

  “时间自会证明一切。”这一刻的静幽好嫉妒夜涓、嫉妒姜盈胭。

  金灼和声道:“静幽,你和梦还有孔雀皆是我金灼此生最重要的人,如今孔雀和梦都死了,身为你自小喊到大的哥哥衷心祝愿你和郎师弟白头偕老。”

  静幽失踪在妖域众所周知,但是郎恂随着她失踪只有少数人知晓,这还是金灼无意中听到筱纹说的。他想当然的认为郎恂和静幽是冰释前嫌,一起去归隐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静幽笑得很牵强,“他的头发是白了。”

  金灼眼神澄亮,眸光照射出她的不对劲,莫非他们之间的前嫌旧怨还在?寻思着他与夜涓能够有短暂的破镜重圆,郎恂功不可没,于是道:“静幽,其实郎师弟他心里有你,碍于某些苦衷才没向你坦白。你若不信,大可去问他。”

  “我问过了,他心里没我。”静幽语调如常。

  “不可能。在梦为我而死之前,他亲口承认过,他爱的人是你,只是因愧对你才不愿相见。”金灼眉尖蹙起,一脸深沉,在思考郎恂是否真有难言之隐。

  静幽心中一动,她的金灼哥哥从来都不会骗她,就连当初默认娶她也是一样的,只是她逃婚了而已。冲着金灼不善欺骗于人这个理由,她有必要当面问清楚!

  去天正寺寻郎恂不见,问其下落。了尘老和尚刚好不在寺里,只剩下小和尚奕清,奕清不知面前这仿若冰山的女子是谁。他是凡人之躯,受不了她周身散发的冷气,整个人有如掉进了冰窖,因而激灵灵连打寒颤。

  静幽见况收敛起自身气息,奕清寒意未退,微抖着嗓子回道:“女施主,小僧的师兄已服下传说中的万眠丹,魂寄于菩提树中沉眠,万年之后方可苏醒。小僧也已按师兄之嘱托,将他的肉身火化成灰,与寺后青山上的姜师姐葬在一块。”

  山上青草蔓蔓,碎石嶙峋,一座孤坟与九层宝塔遥遥相对。静幽踏着细碎的小石子,一步一步向前走近那孤坟,瞧着墓碑上的刻字,赫然多了郎恂之名。

  她自嘲地笑了笑,沿着来时路走下山。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