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言情 > 嗨,杯比
言情 爆笑 校园江湖
子不曰的杯具六岁
2/4

子不曰的杯具六岁

  

  有一个笑话是这么讲的 :最近很流行杯具,恍惚之间也觉得我的人生茶几了。 后来又有了牙缸之说,才又回想起人生也可以洗具的。

  杯具学说: 杯具的完整发展史

  1.0版:人生是杯具。

  2.0版:我的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3.0版:人生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人生又像茶杯,本身就是个杯具;人生更像茶叶,终究要被浸泡在杯具之中。

  4.0版:人生就像牙缸,你可以把它看成杯具,也可以看成洗具。

  5.0版: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当你努力跳出一个杯具时,却发现自己跳进了一个餐具(惨剧)。

  6.0版:人生就像是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当我们认为自己跳出一个杯具时,却已经掉进了另外一个杯具。而若你发现你没有跳进另一个杯具……那恭喜你……你掉下茶几了。

  7.0版:人生就像一个透明的杯具,我们自知身在其中,偶尔和另一个杯具一见钟情,却出不去。

  8.0版:我跟上帝说我渴了,于是上帝给了我一大堆杯具。

  9.0版:女人是水做的,为了迎合她们,男人注定成为一个个杯具。

  10.0版:人生要泡在杯具里才能入味。

  11.0版:人参要泡在杯具里才能入味。

  终极版:人生是一只茶几,上面放满了杯具。而本身就是杯具的我们还非加上茶叶自以为与别人没有茶具(差距),结果人人都说咱现在要具就用餐具(惨剧)。我们在沉默中灭亡,成了文具;在沉默中爆发,成了火炬。我们想明哲保身,都成了面具。我们想一鸣惊人,都成了京剧。不能再次相聚,执手相看泪眼,成了默剧。生活是自己的杯具,别人眼里的洗具(喜剧)。

  而步梓悦的六岁,就注定是个杯具。

  这一年,步梓悦被爸爸妈妈送到洛城的外婆家里生活,在洛城小学里上一年级。

  当爸爸妈妈决定让外婆带着步梓悦生活时,她慌了,生怕他们丢下她再也不要她了。步梓悦紧紧地拽着妈妈的袖子苦苦哀求道:“妈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不听话了,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一向心软的妈妈第一次没有答应。

  夜晚,步梓悦躲在被子里蜷缩着哭泣,外婆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悦悦不哭,还有外婆在呢。”

  步梓悦是真的很难过,她以为爸爸妈妈再也不要她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步梓悦就被外婆叫醒了:“妈妈打电话来了。”

  步梓悦缩在被子里闷声道:“不接。”

  外婆说:“你妈妈不是不要你,她说她很想你。”

  步梓悦从被子里探出头对外婆笑道:“那太好了。不过,我现在又不想她,不接。”

  

  

  

  

  

  

  九月一号,外婆带着步梓悦去洛城小学报名。

  步行穿过很多条弯弯曲曲的旧巷子,步梓悦牵着外婆的手一路好奇地东张西望。

  走进一年级教室,步梓悦看到很多家长都围着班主任填表报名。

  外婆让步梓悦自己挑个位置先坐下,她去领表。

  步梓悦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旧木桌上有很多被刀刻得坑坑洼洼的印痕,黑板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地板是青色大理石板,磨得快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教室里没有空调或电风扇……

  步梓悦已经预料到未来的六年都是一层层杯具……

  

  

  报名后下午正式上第一节课,外婆把步梓悦送进教室后说放学后再过来接她。

  教室里声音叽叽喳喳的,周围同学明明互相都不认识,介绍个名字就能闹成一团的行为,步梓悦表示非常不理解。

  她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看桌子上以前学生的留言:王老师是小狗……王小明喜欢李小红……张叉叉是biao  子。

  白痴。

  咦,下面有一行长一点的字……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抬头拿毛巾,低头擦叉叉。

  我去,太有内涵了。

  步梓悦独自一人安静地研究着桌子上的留言,与周围吵闹的气氛完全不符,以至于班主任走进教室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她。

  班主任姓刘,教语文的。她在发完新书后公布了班级的临时班干部名单。

  步梓悦中奖了:班长。

  以前她在豆豆幼儿园最喜欢欺负的就是那个小班长,谁叫他一天到晚就知道打小报告。

  这叫什么,因果报应?步梓悦有种想shi的冲动……

  事实证明,步梓悦确实不是当班干部的料。

  

  

  

  

  

  第二天上午上课铃声响起后,教室里依然一团糟:英语课代表和学习委员谈笑风生,纪律委员和体育课代表你追我赶……

  步梓悦淡定地趴在课桌的语文书上画画……

  班主任一进来就火了,然后……

  下课后,步梓悦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单独谈话。

  “……你身为班长,教室里学生吵成那样你得管……如果你实在管不了就把捣乱的学生的名字写下来给我看,别怕,老师会帮你批评他们的……”

  步梓悦终于知道豆豆幼儿园那个小班长为什么喜欢打小报告了,原来借刀杀人这个词真的存在。

  “老师,我不会。”

  “什么?”

  “我——不——会——”

  

  

  

  

  

  

  于是,步梓悦光荣地被撤职了。什么嘛,纪律本来就是纪律委员的事,凭什么要她管。

  

  

  

  

  晚上放学后,步梓悦牵着外婆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路过一个拐角时,忽然看到一群高个子的学生一起围攻一个柔弱的女孩子。

  我去,qin  shou!

  外婆紧紧地拽住步梓悦的手,快步穿过那个拐角。

  步梓悦一回头,看到那个女孩子就算被打了,也只是蹲在地上用手护头一声不吭。

  生可忍,熟不可忍!

  步梓悦挣脱了外婆的手,跑到那群学生那里一脚踹倒一个。

  她从小力气大,个子比同龄人都要高一点,打架这种技能在幼儿园就开启了。

  那群高个子学生很快把目标转向步梓悦,步梓悦刚开始还好应付,时间久了,体力渐渐不支,落在了下风……

  外婆在一旁急得直喊人来帮忙。

  步梓悦不记得这场闹剧是怎么结束的,反正她那张漂亮的小脸全毁了。

  回到家外婆心疼地用膏药往步梓悦脸上抹道:“小祖宗,你这张小脸要是留疤可怎么办?”

  步梓悦说:“他们坏,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女生。”

  “那个孩子不是女生,他叫凌凌。”外婆叹声道,“在他小时候他爸爸赌博,把家底都败光了,被抓进牢里。妈妈后来跟别人跑了,那孩子家里就剩下一个病倒的爷爷和他一起生活。”

  步梓悦喃声道:“他那么可怜,那些人怎么还欺负他?”

  外婆继续说道:“我们周围的大人都怪可怜他的,但就是有些人总是打他。你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以后。等到下次你不在的时候,他只会被欺负得更惨。”

  步梓悦愣住了,她没想到她的一时逞英雄反而害了他。

  第二天,步梓悦闷闷不乐地跟着外婆去上学了。

  到了学校的班里,同学们一见到她就跟见到怪物似的,慌忙四散开来。

  咦?这种场面好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少了点什么……

  就像以前步梓悦在幼儿园的时候的场景。少了点什么呢?对了,她身后的一群耀武扬威的小跟班去哪儿了?

  不对不对,她到洛城是来认真改造的,不是来称王霸道的。

  步梓悦心里无限郁闷地想到。

  

  

  班主任倒是对步梓悦脸上的伤表示了极大的好奇,并且立刻打电话给外婆寻找真相。

  外婆很诚实地陈述了事实。

  于是,步梓悦又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进行思想教育:“帮助别人要讲究方法,打人是不对的,你一个女孩子更要文雅怎么能动手打人……”吧啦吧啦吧啦……

  

  

  

  

  

  

  

  步梓悦的“天才”称号终结在六岁这一年。

  步梓悦从来不知道,有一门高深的学科叫数学,有一种迷惘深藏在数学题目之中,有一种温柔叫数学老师的目光,有一种伤害是数学试卷给的痛……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