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傲妃难驯
女强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多事之秋
170/170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多事之秋

  禁足三月,喜常在有孕七月之际,胎儿尚不足形,口吐红血之故,引发早生之象。刘疏妤端着茶盏,听着青慧将那殿内的发生之事,一字一句都听得极明。口吐红血之故,难道说,贤妃这一手使的是明面上的手段?

  这一点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贤妃何故如此做?“可有旁处不利痕迹?”刘疏妤迅速的搁下了茶盏,思绪里开始翻转了起来。

  青慧的脸上带起了担忧之色,“喜常在的殿内多了好几层的暗卫,若非不是燕侍卫出来得快,只怕......不过,奴婢还是寻到了蛛丝。殿内的痕迹皆皆是使得浣形散,同着昔日王后娘娘殿内翻出来的如出一辙。”

  浣形散。刘疏妤唔了一声,并没有答话。贤妃心思缜密,绝不会如此大意。将痕迹留在殿下,不是给人以诟病来冠罪么?

  喜常在的殿内多了几层的暗卫,青慧与燕绝联手都如此的吃力,看来,喜常在便就是担忧她或者贤妃会使人对她不利。

  担忧......刘疏妤心下一沉,贤妃不愧是贤妃,手段竟然如此的高明,连她都差一点未有想明透。虚而实之,实而虚之!此计甚好,所有的痕迹若是只朝着一人而去,那么,断案之时,便就能说,自身必不会傻到将痕迹全都指向自已。

  好一手计策,这样一来,明眼的人便就会朝着喜常在言明,此事是贤妃所为。但,若是对质的话,贤妃必就会说,她一直居于冷宫里,而且,为何痕迹会通通指向她一人。她的心思缜密是出了名的,只怕是人都赞同,此事,定有旁人陷害贤妃了。

  真是高明。连退路都替自己想得绝妙,刘疏妤嘴角一抽,“贤妃的手段确实高明,喜常在这一回,插翅难逃。”

  相较于刘疏妤殿内的冷清,那远处的殿院却是不甚闹热,宫人侍女自殿内外进进出出,赵天齐大咧咧的身影就候在殿院的院子里,身侧站着的是刘长生和一竖了团扇的宫人。惨叫一声接着一声的传了出来。

  赵天齐的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任何人看了都以为他在担忧王子的出生。但他的心下,却是一片的惨淡。相对于他的骨血,他又如何不疼爱。只不过,怀他儿子的人,不能是喜常在。

  长门一族的势力绝对不能够在此下居有这般的隐患出来,即使,那是他的儿子。他垂着手,妤儿这一层行事,所为的,便就是取了长门一族最后的权力,一旦将权力全部剪除,那么,剩下的,便就是不足为患了。

  刘长生守在赵天齐的左侧,看着君上轮廓分明的侧脸,心下一片的寒冰,铁血无情四字,足以形容君上的性子,就连,就连自己的骨血都可以舍弃。之前为了淑妃娘娘的性命,不惜用大王子的身命来护她周全,眼下里,又多了一个喜常在。

  若喜常在不姓为长空,此时,又怎么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况且,喜常在想要对付的人,又是心思最难透彻的淑妃娘娘。贤妃娘娘尚且会遭此道,喜常在又怎么能够幸免。只怕那七月禁足令,都抑或是淑妃娘娘的主意吧。

  刘疏妤剪着花枝,小清从外头奔了进来,“莫慌,出了何事。”青慧眼明手快,迅速的按住小清有些急切的身子。

  “青姐。”小清定了定神,吞了一口气,这才进得内殿里头,她俯了俯身形,刘疏妤借着眼风扫了她一眼。

  “情形如何?”声线很明朗,四个字足以让人定下神来。

  “回娘娘的话,喜常在的血崩之势,无力回天,须臾前,同王子已双双毙命。”毙命。嘣啦一声,傲然绽放的花蕊被斩断了茎根,跌在了椅榻上。刘疏妤的眼眸一收,贤妃行事,果然也是极为狠绝的。

  她原想着喜常在不足月之时便会滑胎,以至于其后喜常在毒发,却不曾想到,贤妃竟然是将王子生产之时,母子俱损。

  “论及心狠,贤妃也是毫无逊色的。她这一手,就是在朝本妃言明,她要让本妃瞅着,对付她就有这般的下场。”冷哼之声无以言表,皆数透在了殿内里头,刘疏妤搁下了手里的凤尾修剪。

  青慧立在了刘疏妤身侧,有一些担忧,“娘娘,贤妃既然敢留有珠丝马迹在殿里头,其必有后手。娘娘还是得小心一些,切莫是着了她的道。”

  这一层她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贤妃出手,从来所损灭的不会仅仅是一个人,而且眼下里虽然有季无明这一根软肋在,她不以为贤妃会是受威胁的人。看这情形之下,贤妃也是要将她拖下水了。

  “她以为殿内留下珠丝马迹,到最后还能安然脱身,这一回,本妃便就着她的道,将所有的证物就此给它坐实了。”她的手指搭在了木桌边缘,桌上正开得旺实的月季印衬得她的脸面分外的艳红。

  三月飞花,粉色的桃瓣在院落里头飞荡,刘疏妤接到赵天齐手谕,前去朝阳殿偏厅议事。朝阳殿偏厅。看来,赵天齐这一回也想要就此动手了。

  她由着青慧的扶持踏上了步辇,如今她可是身处最高妃位,必是四人所抬的辇轿才称得其位,喜常在殒灭一事来看,长空一门也是绝了所有的念头了吧。若非是他们想要一步一步吞噬权力,又何会落到这一场田地。

  朝阳殿极为的肃穆,是为赵天齐御书之地,但这偏厅,却是留于后宫的妃嫔所在。她刚一迈在了偏厅松软的绒垫之上,堂上头坐的人便是赵天齐,只是嘛,这下头里,倒是多了一位贤妃。

  看她的面色,仿佛心下有计较似的,一派的淡然素色。刘疏妤的眼角闪了一闪,贤妃如今已不同于昨日,半分没有一点往日的风色,眼下里风声正紧,喜常在又血崩毙命,多事之秋人人都得小心行事了。

  她抬了裙角,朝着赵天齐屈膝行了大礼,众妃的位份皆比她低,纷纷也立起朝她行浅礼,其间的裙角飞扬,风色各异,也不知几人是真心,几人是假意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