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女强 > 女配逆袭之曲女有误
女强 腹黑 打怪升级 复仇
二:傀儡
2/7

二:傀儡

  林木阴郁的前廊,已经快到了深秋竟然也有艳丽的花朵,两旁池水里也游着漂亮的锦鲤

  池里碧绿的荷叶,错落有致地绵延在精挑细选的石子路上,通往前方的走廊,跟着随行的婢女,靖妄好奇地看着两旁被风吹起来的珠帘,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不多时便来到一处很大的庭院,庭院里也是亭楼石桌,花木葱葱,穿过庭院就是一座开着门的大厅,大厅里灯火辉煌

  各式华贵的屏风帐缦,长桌林列两旁,而主之侧也早已等待着一位霸气威严的将军,铠甲在灯火下熠熠生辉,坚毅的脸庞有着,军人荣耀的浅浅伤痕

  婢女们守在两旁恭敬地叩拜:“恭迎盛女回府。”伴随着众人叩拜,靖妄也赶紧跪了下去,也同时看到每个人的表情似乎没有一丝生气一般,只是不敢再多看了,此刻的曲靖菱已然坐至主位。

  将军宛如汇报军务一般给曲靖菱叙述着:“今日陛下让臣传达,此次上元盛女多有辛苦,这道便不用进宫祭奠了,还请盛女多加准备与太子的婚事。”

  “我已知晓,有劳将军走一趟,若无他事,我便去休息了。”曲靖菱冷漠地看着将军,一如既往地叙述着自己乏味的一天

  “是,不知盛女对大婚服饰可有要求,臣可呈报予礼司。”

  “不必了,一切皆从礼司安排,其余人就留下吧,我自己回去。”曲靖菱说完便自行离开了,而众人才敢抬头

  此时的将军才终于有了一些脸色,吩咐着剩下的仆从:“盛女大婚在即,所有人务必当心,各自忙去吧。”

  靖妄并不明白自己离开了曲靖菱还能做什么,便只能跟着其他人去了,只是却被将军叫住了:“你是谁,今天是怎么进来的?”

  靖妄赶紧跪在地上:“将军恕罪,我是今天盛女在街上捡的,盛女赐了我名字叫……”靖妄语气越来越小,心里也着实不敢将如此庄重的名字说出来

  将军也一时不悦,语气也重了几分:“怎么……说不得你的名字?曲女给你赐了什么名?”

  靖妄不敢抬头看将军,只有硬着头皮说了出来:“我,我叫靖妄,曲女说一切都是惘然妄想。”

  靖妄不敢将曲靖菱后面一句话说出,还好将军并无多说

  将军冷着眸子打量脚下的人,模样普通,皮肤也有一些黝黑,营养不良的小个子更是看得人寒碜,只是一双眼睛倒是清秀,甚至有一些像先皇

  不敢再多想下去,将军草草地便将人叫了起来:“起来吧,那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世?”

  恭谦的靖妄依然陈恳地回答着每一个问题,心里也很害怕如果说错一句话,是不是就无法留下了:“我从小便是个乞丐了,是盛女在酒楼前见奴婢饿得昏厥,便将我救了。”

  将军看了看也觉得是自己多想了,既然是曲靖菱的意思便无话可说了,只是让靖妄随自己去了

  走到偏殿的时候,将军才突然说来:“你以后就跟着盛女,今日盛女疲惫,你便跟我做点杂活吧,你也不用随盛女叫我将军,我乃是曲府之主,你便叫我老爷吧,在这里你也得自称奴婢懂吗?”

  靖妄从来不知道达官贵人家的规矩,只是以前在路上,这些贵人看到了也只是对自己打骂驱逐,也难怪从来不曾只晓了

  只是颇为疑惑这个府里的规矩:原来盛女的父亲是将军,可是为什么连盛女父亲也不能叫女儿呢?

  看着靖妄一脸疑惑,曲安也不难猜测新来的靖妄对曲家还不甚了解,走到花园里曲安随手拿起放于石桌的长剑:“你才入府,不甚清楚,曲府里除了我和靖菱其他的人都是我们精挑上来的,虽然不清楚你有什么能耐,不过我相信盛女的眼光。”

  看着曲安走远,靖妄才赶紧跟去,也没心眼地想到:或许自己学点东西,也能帮到盛女吧,才兴高采烈地说来:“奴婢跟着老爷您做点杂活,老爷您这么厉害,想必也是能学一些的。”

  曲安笑笑,进到房间里准备更衣,正要脱衣服时,才想到靖妄在此多有不便,便让其在门外等候了

  不多时曲安一身长袍走了出来,褪去战甲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高大慈祥的父亲罢了

  曲靖菱还在老老实实地呆着,适应了这么一个小孩子,倒也觉得小小的挺可爱,也让曲安不仅想到,或许有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儿逗弄着,也许就能够弥补长久以来自己和靖菱的疏离了吧

  “丫头走吧,你不是说跟我做杂活也能学东西?那我今儿就教你,说起来你还是我府里最小的丫头呢,几岁了?”

  跟在大步如飞的曲安靖妄后面,自己还险些跟不上,才赶紧回到:“听其他乞丐们说,我看起来也是有六岁了。”

  曲安听得此话,心里也不得心疼几分这个丫头,不知是从何就开始流浪,连自己的年龄还是旁人告知。

  到了花园曲靖菱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曲安捡箭,跑来跑去的靖妄也一时忙得无法抽身

  同样的曲安看着如此认真的靖妄也感受到了靖妄真的很想留下来了:“别捡了,过来,我教你射箭。”

  抱着一大把箭的靖妄,顿时跑得飞快,然而却连弓也拿不起来,曲安才想到将弓箭换成能够锻炼靖妄的尺寸

  而一天下来靖妄也了解了一些弓箭弓弩,曲安也看出靖妄对于弓箭的热爱,无论多苦也从未有过一句怨言,结束后曲安也让人安排好了靖妄的住所

  终究是放心不下曲靖菱,靖妄还是来到了曲靖菱的房门前,端着饭菜叩响了门扉,以为自己会被驱逐的靖妄忐忑地等待着,然而不多时却是曲靖菱亲自开了门

  “进来吧,一起吃吧,我一个人也没意思。”

  看着曲靖菱坐在长桌边对一桌的珍馐美食无动于衷,而在靖妄这里却是无比诱人,毕竟进府后也只是吃了曲安给自己的一个馒头

  看着双眼发光的靖妄,曲靖菱也第一次笑了,伸出手来将人拉到桌边:“既然这么想吃,就告诉我啊。”

  靖妄受宠若惊,看着面带微笑的盛女眉眼间都是温柔,一身素色深衣,未施粉黛的精致面容宛如慈母一般和蔼,和刚进府时高冷的样子仿佛是两个人一般:“您是盛女,我只是一个婢女,怎么可以和您一起用饭呢?”

  曲靖菱摸了摸靖妄的头:“这里就我和你,别人不知道的,我愿意和你一起吃饭。”

  靖妄突然眼睛酸了,不知道已经有过多久别说能够正常的吃饭,就连一起吃饭靖妄也从来不敢想过

  “多谢盛女。”

  曲靖菱自己没有吃多少,倒是很乐意看着靖妄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莫名感慨

  自己也仿佛就是这个丫头的长姐一般,而好在这个丫头也从来不会有别的心思,不会考虑是否有损曲家和皇家的颜面

  吃饱了的靖妄才后知后觉,原来曲靖菱碗里干干净净的,一时脸红才知道自己吃多了:“对不起盛女,你是不是没有吃饱,我再跟霞姐姐要些饭菜来。”

  “不用去了,还有不能再说要了,要说拿,懂吗?你的名字我给你的,所以不需要太过低贱。”

  靖妄看着曲靖菱,一下子觉得心里暖暖的,从未有过的信任,在一瞬间仿佛充斥了整个心灵,靖妄坚定看着曾经自己眼里高高在上的盛女,第一次无比肯定:“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今天老爷教奴婢射箭了,以后奴婢也是曲府有用的人了,可以保护您了。”

  曲靖菱无可奈何地笑笑:“我如今就快不能接受你的保护了,不久后我就是太子妃了。”

  靖妄赶紧说来:“那我到时候可以跟您去太子府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可得多苦练武功哦,要不然去了太子府,如果我受了欺负,你就不能保护我了。”

  “一定会的,今天我练箭都没有怎么休息,很快的,那您一定要等我。”

  曲靖菱点点头,又拿出一些自己的小食给靖妄,一来二去两人也说了许久,等到夜时,随着靖妄回去,曲靖菱难得得睡了一次安稳

  不多日听到两人交往越发密切的曲安,也拜访了一次曲靖菱,虽然两人席间并无多话,好在两人对于初来乍到的靖妄印象都还不错

  一杯茶盏后,谈话也进到了尾声,一如既往语气里充满着盛女独有的淡漠,一如既往般恭敬的父亲,局促的谈话,最后却被一声淡然的“父亲”打破了

  曲靖菱平静地看着,眼神里还有着惊讶和喜色的曲安:“已经记不得多久没叫过您父亲了,她让我觉得安心,恰好她一无所有,一切皆是曲家给予她的,曲府便是她唯一的守护,所以我给了她名字,想必父亲也很喜欢她吧。”

  曲安叹一口气,略有怅然:“你如今走到曲女的位置,想必也没有人能够对你再有恶意了,在我出征的日子里,我也不能给你应有的父爱,如今你也快要出嫁了,终究我们的父女缘分还是淡漠了。”

  曲靖菱苦笑一声,看着窗外空无一物的天空:“从小到大我都是盈朝定好的盛女,曲家战功赫赫,而我的降世刚好带来了祥瑞,然而却也带走了我的母亲,我甚至不知,我究竟是天朝的气韵,还是母亲的祸患,后来订了婚约,又是未来的太子妃,再后来我一个人在这个广阔的府邸里,做着众人瞩目却是最孤寂的盛女,还好我遇到了我幼时最想成为的人。”

  曲安听着波澜不惊的话语,心里却是心里酸酸的,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女儿如同正常的少女一般了:“我不知原来你过得这么苦,是父亲的错,不应该剥夺你自由的人生,你也不用自责,你的母亲是最疼爱你的。”

  曲靖菱回过目光,看着愧疚的父亲,自己其实并无太多的可悲之情,只是觉得整个人都空空的:“我很好,一切都拥有了,不是吗?而她?好歹也是我养起来的忠犬,所以永远也不会背叛我,不是吗?”

  曲安一时愣住,一时还不知如何回复曲靖菱这话好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