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校园 > 千般宠爱
校园 情有独钟 异性恋 this is 宠文 穿书 偏执 小甜饼 现代
/娇得像块嫩豆腐
5/13

/娇得像块嫩豆腐

  她肩线单薄如空心的水晶架,司段鼻尖触到了她柔软的颈侧,嗅到她身上一种像茉莉沾着雨水的味道,馨润又细微。

  

  明明浑身都在这种香气的保围下感觉到了舒缓,连失常的痛觉都没有那么暴烈了。

  

  可他还是猛地用力推开她,沉声道:“走!”

  

  温酉酉被吼愣住了,“司段……”

  

  他眼底迸出更凶戾的光,“我叫你走!走啊!”

  

  他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唇色惨白,额角青筋暴起,冒出密密冷冷的汗珠,恶狠狠地盯着她。

  

  她鼓起勇气再次上前时,他用最后的自控力推开她,从她身边夺门而出。

  

  过身而起的利风,荡起她的裙角,温酉酉随之迈步追到门口时,司段已经冲上了那辆黑色保姆车,车门紧闭后,扬长而去。

  

  温酉酉后知后觉,站在门口喃喃:“是……药瘾么?”

  

  在书中把十年后的司段折磨得不成人样,失眠惊梦,感知觉丧失,使他怪戾暴躁的药瘾,原来是从他十六七岁就开始的吗?

  

  还是更早呢?

  

  想着刚刚司段可怕的样子,她心里又慌又心疼,她能为他做点什么?

  

  三天后,温酉酉按照书里提到的内容,打车来到老城区。

  

  司家的小少爷十八岁前流落市井。

  

  她便打车来到这里——清水巷子。

  

  八月份的午后阳光过分燥炙,失修的柏油马路被晒出滚滚热浪,树叶都被灼烤得耷拉枝头。

  

  视线模模糊糊,温酉酉下车后用手在眼前搭了一个无济于事的小棚,依然在几分钟后被热得头晕眼花。

  

  她这几天上了舞蹈课,但是没学任何舞蹈,反而跟有多年职业病的舞蹈老师学了一套按摩手法。

  

  老师说这套手法特别管用,能舒缓神经,减少躁郁。

  

  她认认真真学了,因为力气小,为了拿捏每个准确的力道和穴位,她繁复练习,胳膊都练到酸。

  

  刚刚学成,就迫不及待要来找司段。

  

  可是……温酉酉看着眼前的巷口,立着两个石凳,一边是一家油污满满的老字号烤鸡店,一边是一家装修俗旧的台球厅,里头有不少流里流气的年轻男人。

  

  人字拖,红黄毛,嘴里叼着根牙签,光朝温酉酉看过来,她都能吓得半死。

  

  只知道司段住在清水巷子,却不知道他家具体在清水巷子的哪一号,她还是得问人。

  

  而目前她看到的人,只有眼前这些带着笑,步步逼近的社会哥。

  

  “小妹妹,你不是我们这儿人吧?来找人?我们这儿都是好哥哥,你看看你想找谁。”

  

  为首的开了腔,其他人就跟着笑。

  

  她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裙子,偏偏就引人心生歹念,想把她弄脏。

  

  温酉酉手指陷在掌心里,一片汗湿,声音都在抖着,一小步一小步地后退和他们保持安全距离。

  

  “别,别过来……我找司段,可以,可以告诉我司段在哪里吗?”

  

  听到司段这个名字,这些人的表情无比默契地卡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流里流气的样子,甚至有人一把拉住温酉酉的手臂。

  

  “找什么司段呐!多闷多没意思啊,哥哥们陪你玩儿,哥哥们什么都会,小妹妹,别躲啊。”

  

  “别碰我,别碰我……”

  

  温酉酉用力挣扎着,她被晒得头晕,这会儿眼底又冒出细小泪花,那些不适感集中到一起,让本就病恹恹的小身子连站着都在腿软。

  

  她终于挥开了小流氓的束缚,也不知道对方怎么就突然松开手,后坐力让温酉酉朝后一倒,紧接着腰侧被一双手臂紧紧扶住。

  

  她转头看去,泪眼朦胧,小奶音一下哽了出来:“司段……”

  

  人委屈极了,呜呜呜哭着往他怀里一倒,哽了哽就没声儿了,娇得像块嫩豆腐。

  

  司段脊背微僵,任由她靠着,扣在她腰上的手不知道是收紧一些,还是立马拿开。

  

  小流氓摸摸鼻子撇清关系,举手作心虚的投降状,“段爷,不关我们的事啊,就开开玩笑,她,她,她可能是中暑晕倒了。”

  

  中暑晕倒?

  

  司段低头去看怀里的小姑娘。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