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榻冷幔失颜.陆
12/393

西厢榻冷幔失颜.陆

  

  乞丐背起了媚骨,从采耳指定的地方离开,矮小房檐出去,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身上,勾起了全身的毛孔,响天厮杀的声音,鲜血弥漫在整个巷子。

  

  小乞丐不知道哪里死人,只知道顾将军带了大批人马,将岸芷兰围得水泄不通。

  

  媚骨的脑袋很清楚,身体却沉重的紧,采耳做的周全,用宽大的斗篷裹着她,她什么也看不见,可是隐约之间,依旧听到了哀鸣。

  

  那哀鸣之音是军中禁忌,只有主帅薨逝才可以奏响。

  

  那厮杀的声音,刀剑磕碰,她几乎已经明白。

  

  今夜,不仅是自己的初夜,也是尔家军队覆灭的日子。

  

  顾彦辰夺了兵权,流放了父亲还不算,竟然连尔家的军队也不愿放过。

  

  雨越下越大,厮杀的声音慢慢减弱,鲜血的味道更加厚重,巷子凹处,全部都是水坑,没有人分得清那是雨水还是血水。

  

  小乞丐脚力不错,踏着血液奔跑,只要把小姐背出去,就安全了。

  

  在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那个馒头,那是第一次有人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给自己一个完整的馒头。

  

  因着这个馒头,万死莫辞。

  

  鞍马之声,铁骑之声,魔鬼之声。

  

  小乞丐看着几十米外的城门,脸上扯出了一丝微笑来,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朝着那里奔去。

  

  忽然,脚下刺入一箭,身体跌撞,稳稳倒在了前面,一口雨水呛进去,让他片刻迷离。

  

  高大骏马上,他背着大弓,握着长剑,身上有几处伤口,血液却已经被冲洗干净。

  

  巍峨,俊朗,无情,他的所有标签,都在民间传颂。

  

  小乞丐恐惧的看着他,挪动着身子,一把抱住了媚骨,将那快要落下的斗篷紧了紧,用手上的红布遮住了她的眼睛。

  

  这可怕的东西,小姐是不能看的。

  

  媚骨亦感受到了大事不妙,神经绷的紧紧。

  

  “我说过,你要听话,不然会死人的。”

  

  恶魔的声音传来,媚骨恐惧的朝着小乞丐怀里蹭了蹭,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

  

  这样的场景落在顾彦辰眼底,无异于催命符咒,她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躺在别人怀里。

  

  妓女,果然是妓女。

  

  小乞丐惶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罗刹,虽然手无寸铁,却也视死如归。

  

  几十年的流亡,早已经练了一副逃跑的本事,他跌撞着站了起来,狠狠的撞向全身甲胄的顾彦辰。

  

  以卵击石,破败不堪。

  

  顾彦辰冷哼一声,一脚踢在了她的胸膛,可怜那不知名姓的小乞丐,未能挣扎就死在了城墙之下。

  

  到死,目光都看着小姐,嘴唇挪动,竟连一句小姐也叫不出。

  

  处理完小乞丐,顾彦辰毫不怜惜的拽住了地上的媚骨,扯开了她的布条。

  

  充血的双目,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冰冷的液体,滑在他的手腕处,凝成了沙砾。

  

  他的心一颤,更加用力的搂住了她,飞身上了大马。

  

  “今夜,可是你的初夜呢!媚骨。”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