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榻冷幔失颜.叁
9/415

西厢榻冷幔失颜.叁

  

  媚骨惊恶看着她,紧紧握住了胸口,不肯松开一毫。

  

  老鸨似是早就想到她会拒绝,从怀里掏出一块腰牌,摔到了绸缎铺成的地上。

  

  随着腰牌落地,媚骨也跟着跪了下去,那是一块金镶玉腰牌,天下只有一枚,正是出自父亲。

  

  “顾将军说了,你要是不听话,他就不用活了。”

  

  媚骨抱着腰牌,如同抱着父母亲族一般,哭泣出声。

  

  “他可安好?”

  

  “自然,只要你听话,他便安好。”

  

  皎洁双目,慢慢趋于坚毅,她咬紧了牙关,站起身来,颤威的手摸索到腰间,扯下了丝结。

  

  这里的衣服是有规制的,能简则简,最好的就是那一种转一圈就一丝不挂的,媚骨尚未接客,穿的有两层,可遮住肌肤轮廓。

  

  如今扯下外搭,剩的就只有一身轻薄里衣,微风浮动,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让那坐着的人心动几分,忍不住站起身来。

  

  大手一捞,握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猩红眼底,涌动着厚重情欲,媚骨往后退着,腰重重的磕在梳妆台上,几乎断了骨头。

  

  “你干什么?”

  

  媚骨脸上的惊恐更甚,曾在闺中得知,妓院里的老鸨发狠起来,男女不分,如今这般,难道是要污了自己?

  

  这一句干什么,将老鸨的思绪拉了回来,满是脂粉的脸上扯出一丝微笑,颗粒分明的胭脂抖落了一地。

  

  她重新坐下,一只腿叠放在了另外一只腿上,手往后张,磕住了桌子,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惯用的动作。

  

  媚骨看着他,迷雾似的眼睛流转,黛眉微微紧蹙,更添几分风姿。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里滋长,让她忍不住身体轻颤,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怎么不脱了?”

  

  她拿了一盏茶,吹开漂浮的的茶叶,仰口而尽,灼灼鹰目,看着她单薄的躯体。

  

  媚骨的手抖动得更加厉害,解纽扣的时候软弱无力。

  

  随着纽扣解开,玉骨冰肌慢慢明朗,她闭上了眼睛,一滴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溢出,落在了红色丝绸上。

  

  “跪下。”

  

  老鸨转动着手上的腰牌,命令着。

  

  膝盖重重磕在地上,彻骨的寒冷让她本就虚弱的身子更加颤威,就连跪着也摇摇晃晃。

  

  她满意的看着,修长白皙的手扼住她的下巴,挤动着她脸上的肉,迫使她睁开了眼睛。

  

  泪眼婆娑,浅雾迷蒙,好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她的心动了几分,手上动作柔和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拭去冰凉的眼泪,从手边抓起了红色的丝绸来,裹在了她的身上。

  

  “穿上。”

  

  那一身衣服,是媚骨从来没有见过的,像是波斯传入的,全身都是薄纱,只有胸前和下体被遮住,其他地方皆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更让人不耻的是,肚子一圈空空如也,就连肚脐都能明明白白的裸 露着,这对她来说,是莫大耻辱。

  

  换好之后,老鸨狠狠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提到了镜子前面,将那一头青丝挽起,露出了雪白的天鹅颈来。

  

  “媚骨,记住你的名字,也记住你的责任,今夜,可是你的初夜。”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