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不离
10/283

9. 不离

  “当家的,真的不关我的事,你要相信我。”任青青连忙拽住任家九,脸上眼泪鼻涕横流,“当家的你藏的银子,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动呀。”

  任家九面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任青青仍旧无动于衷,“你的意思是不同意和离?”

  “对!”任青青连忙点头,“不和离,不和离。”

  任家九“哦”了一声,只淡淡道:“你要是不实话实说,我就请人写休书了。”

  任家九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劈得任青青当场愣住。

  无独有偶,任芸娘亲也闻讯而来,直接开口质问:“死丫头,老娘丢的那五两银子是不是你偷了?我就说嘛,前几天就你觉得神神秘秘不对劲,喊你你也老是发呆。这银子肯定是你拿了!”

  任玉泽属鼠,胆子比老鼠还小,不等她娘亲开口,就哭哭啼啼道:“阿娘,是任芩姐喊我偷你的银钱的。她说要是这事我不参加,以后就不带我玩了。”

  本来任青青和任芸还打算抵死不认,任玉泽这话让她们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了,任芩、任芸、任青青、任玉泽四个人雇人掳走任梓栎,害得人家名声受损。

  任玉泽哭哭啼啼抹眼泪,只把责任都推到其余三人身上,问她一句,她就来一句,“不关我的事,都是任芩姐的主意。”

  见此,任芸、任青青纷纷把责任都推到了任芩身上。可想而知,从今以后,任芩的名声也彻底没了。年纪轻轻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不知会做出什么恶事来呢。

  任芩午时才会到摊子上帮忙,任芸等人都以她为首。这件事情被戳穿,几人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还说了许多之前任芩针对任梓栎的事。

  直到午时,路上的商队旅客增多,围观的人才渐渐散去,开始各自招呼客人。

  任青青几人自证清白,末了,还恬不知耻地向男人讨还她们之前交付的银两。

  任家九看着自家妻子向人讨债的模样,心里越发气恼。

  “搞笑,”任婶子对此嗤之以鼻,“你们雇人做事,事情被揭发,还想要回定金?人家没不依不饶管你们再要五十两就是仁至义尽了!”

  任婶子是打心底里看不上这几个人的行事作风。

  任青青却不置可否,在她看来,丈夫要同她和离,无非就是为了那十两银子。这才不过两三天时间,她可不信这个脑子坏掉的男人已经把银子都花光了!

  “任婶子,这事是我们和这个傻子之间的事,你又在这里横插一脚算什么?他脑子不好,也没几天可活了,那银子本来就是我们给他的,现在要回来也与你无关吧?”

  任青青可不想和离,一双眼珠子都快黏在男人身上了,恨不得他立刻掏出银子还给她才好。

  “真是好笑,你去镇上卖菜还讲究个银货两讫呢,拿出去的钱又眼巴巴想要收回来,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婶子说的什么话,他都已经这样了,银子留在他身上,指不定哪天就被那些不要脸的人骗过去了。与其便宜他人,叫他还给我们,难道不好吗?”

  “要点脸吧!任青青,你这样的人,活该人家要和你和离!”

  任婶子不想和任青青废话。官道上人多的时候就在午时和申时。为了这事她已经在这里耽搁够久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