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1/283

楔子

  青山妩媚,流水沉稳,满山常青树秀丽,夏初不甚萧瑟的风呼呼地刮,玉树长身的中年男子站在矮崖上,背对河水而立。

  他一袭玄色衣衫,风吹衣袂飘飘举,手中长剑紧握,殷红血液顺着剑尖滴滴落在泥土里,晕染开去。

  饶有兴致望着远处的手下败将,他禁不住嗤笑道:“顾淮安,你纵使再天纵奇才,在我手里也走不过百十回合,倒不如乖乖将九转回还丹还给我,我倒也能留你一个全尸。”

  站在他对面的青年男子身着藏青衣衫,背脊挺得笔直,好似青松挺立,虽是强弩之末,却还稳若泰山,面上并无多余的表情。

  “九转回还丹,我没有。倒是你佟翾飞,自身难保了,还在痴心妄想。”

  佟翾飞闻言,下巴颏一抬,眯着眼望了他一望,“那九转回还丹不过是你趁着我与朝廷鹰犬交手,鹬蚌相争,你捡了个便宜,如今还给我,我也好留你全尸。”

  顾淮安冷声轻哼,“阁下现在自身难保,这九转回还丹交给在下保管,不也为阁下减轻压力?”

  摄政王佟宥书入狱,身为独子的佟翾飞近几个月来过得很是糟糕。朝廷捕快,权贵爪牙,江湖自告奋勇的义士,或是责任或是贪财或是为了他手上的九转回还丹,无数人想要至他于死地。

  近日东躲西藏,实在狼狈不堪,可是对于这九转回还丹,他也有非要不可的理由。

  “不愧是体面人,就会说大话,这么信誓旦旦说着小孩都不会信的话,我都替你脸红,你也不嫌臊得慌?”

  语罢,他望了眼顾淮安身后小道,笑话他:“怎么,往日跟在你身后那两条忠心的狗不在,说话还这么猖狂?难不成是方才没吃够教训?”

  将手中长剑往前递了一递,他又道:“我给自己这剑起名青霜,你以为只是说着玩玩?方才刺在你身上那一剑,虽没要你的命,但你少不得要将养些日子。当然,前提是你乖乖把九转回还丹交出来,否则,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你。”

  佟翾飞握着宝剑,很是自信。他手中那剑剑光青凛若霜雪,难怪敢以“青霜”自称。

  顾淮安闻言,并没开口,面上仍旧紧绷着,眼角却在瞧身后来时路,心中怨怼凌肖凌敖等人速度慢,说好此地会和,拖延这许久,人影也不见。

  佟翾飞瞧见他这番作态,不由得大笑,“亏你还敢来阻截我,你那几条装腔作势的狗反水了还不自知。”

  顾淮安仍旧不答,握着佩剑的手紧了紧,面上仍旧冷淡,“真佩服阁下还能有如此心态,自顾不暇了还有时间担心在下。”

  他本不是雪岭山上寒梅腊雪,在外人面前保持冷漠也只是习惯,如今跟前只有佟翾飞一人,难得多说了几句话。

  “嗯……”佟翾飞点点头,“顾世子说得很对,既然你身上没有九转回还丹,那我也就不和你叨叨了,直接杀了你,去找你那几个奴仆是要紧。”

  话音未落,他便猛然间提气而起,手中青霜剑泛着凛凛青影,破空而来。他轻功极快,转瞬间只在身后留下一道残影,电光火石间,就到了顾淮安面门。

  顾淮安死死抿着唇,丝毫不敢小瞧佟翾飞这一剑,握着剑柄的手紧的泛白,硬着头皮而上,死死抗下这一剑。

  “噌”的一声,两剑相交,激烈处碰撞擦出零星火花,顾淮安忍着身上剧痛,喉头一阵腥甜,“噗”的一声,再次吐了一口血水。

  佟翾飞更是得意,攻势也越发急切且不留情面。他本就是以轻功奇佳闻名,手里一柄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青霜剑更是如虎添翼。

  顾淮安是年少成名,再怎么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是“青霜剑”佟翾飞的对手。

  两人交战不过三两回合,顾淮安就彻底落了下风,只任由佟翾飞打压,自己则只能防御,身上已是伤痕累累。

  佟翾飞打得酣畅淋漓,兴趣高涨,冷不丁瞧见顾淮安那张白玉般的脸,直道:“你这小白脸难怪多年来桃花运不断,不如我今日给你脸上也添道疤,替你斩桃花!”

  话才说完,佟翾飞手下青霜剑刹那如幻影,变换出无数幻剑朝顾淮安刺去。

  天下武功,唯坚不催,唯快不破。佟翾飞的剑更是将此发挥到极致。分明他只有一个人,一柄剑,顾淮安却觉得周围全是他的身影,全是他的剑影。

  佟翾飞说完话不过片刻,手中长剑眼看着就要落在顾淮安白壁的脸颊上,剑锋泛着清影,映着他脸上那道不偏不倚正在正中央的刀疤,显得格外扭曲与险恶。

  顾淮安敛气屏声,闭了眼,只侧耳聆听青霜剑破空而来的声音,在青霜剑朝他面门袭来之时,将之拦下。

  佟翾飞没想到顾淮安如此机敏,手中原本照着他脸中间的一剑,生生被及时拦下,手下一颤,那剑尖擦着他额头上狠狠划过去。

  顾淮安脸上顿时血流不止,从伤口沁出血珠流下,几乎将他整张脸盖住。

  就连佟翾飞也赞叹不已,“好小子,竟能接住我这一剑,这下是万万不能让你离开了。”

  他这话里暗含杀意,满身的杀气铺天盖地而来,搅得顾淮安心神不宁,只望了眼矮崖之下席卷翻涌的河水,眸色微暗。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佟翾飞最忌讳放虎归山、放龙归海,顾淮安来头不小,如今已是撕破脸皮,为避免来日无休止的缠斗,他是确确实实不打算留活口。

  佟翾飞陡然增加的杀意,凌厉的攻势,都叫顾淮安不看小觑。好容易拖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短时间内,凌肖等人是不可能赶来了。

  他不是佟翾飞对手,唯有避其锋芒,眼下这一处矮崖,只有翻涌的河水能救他一命。思及此,顾淮安也不再多思量,只一味防守,将佟翾飞引到身后,趁着他没防备,自己纵身一跃,落入这滔滔不绝河水之中。

  佟翾飞没成想这人能躲,提着青霜剑,望着那一处染血的河水,恨恨道:“原以为是少年奇才,原来也只会水遁。只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若是被老子逮到,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