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剑
5/1431

第五章:剑

  这里是万古宗剑峰。

  无数的剑插在这座山峰之上。

  如一座座墓碑,整座山峰,皆被凛冽的剑气笼罩。

  峰上上来了一名女子,一袭纯白道袍。

  是那日破了三境,已是四境的赵十三。

  她能听到无数的剑在鸣叫,在啸鸣。

  她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些剑的善意,往峰顶走去。

  寻常弟子,二境便可来剑峰择剑。

  她却等到四境。

  她想再来试试那把剑。

  那是小师叔留下的剑,雷劫里淬过身,锋芒无比,对于赵十三来说,还有特别的意义。

  她希望离那位小师叔,更近些。

  她看到了那柄剑,依旧是在峰顶的位置,静静地矗立在那,却有种说不出的气质。

  中庸。

  很少有剑会让人想到这个词,但这柄剑就如同一位儒家君子般屹立在那,这是君子剑。

  赵十三伸出了手,洁白如玉。

  似是邀约,只是剑不为所动。

  她握上了剑柄。

  几个呼吸后,却又放弃。

  哪怕她已有搬山之力,依旧无法拔起这柄剑,她有些苦恼,坐在了剑边,靠了过去。

  如同依偎着心爱的人。

  “你说,他会不会回来。”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满山的剑在啸鸣。

  剑在颤抖,赵十三心中微微一动。

  山下来了一个人,也是纯白色的衣服,却不是万古宗的道袍。

  那是个男人,却长着如同女子般妖魅的脸。

  “好看。”

  她赞了句。

  叶小为抬头,微微一笑。

  她有些好奇,这个人身上没有丝毫灵气波动,是如何走上剑气逼人的剑峰的。

  叶小为自然不会回答她的心中所想。

  他看向了那柄剑。

  那柄剑便朝他飞来。

  围绕着他转了个圈,似是主人回家,迎接他的小狗。

  叶小为摇了摇头。

  “我只是来看看你。”

  这话更像是对赵十三所说,可是他依旧看着剑。

  他终究没有碰剑柄,哪怕那柄剑飞至他的身前,剑柄朝他,像是邀约。

  他示意其回去,那柄剑似乎心不甘情不愿,他苦笑。

  一脚踹在剑上,剑便重新回到了那处地方,插在那里。

  赵十三有些愕然,也只是愕然罢了。

  “它好像等到它要等的人了。”

  叶小为摇了摇头,随即席地坐下。

  哪怕这座山峰剑气纵横,两人也未曾有丝毫的影响般,赵十三修为在四境,天资聪慧,也是深受这些剑的喜爱。

  叶小为呢?

  时间太过久远,有很多的事情他也不大记得了,执剑的感觉,似乎离他越来越远。

  “我不是它要等的人,至少现在不是。”

  赵十三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极为好看,如一潭清泉。

  她的心也安静下来。

  “你是哪一峰的天骄,我似乎没有听过你。”

  她好奇地问道,虽然常年埋身修行,并不大注意宗内的弟子,但天资惊艳之辈,她也有耳闻。

  眼前这人,分明是凡胎一具,却能自由上下剑峰,那便只有两个可能。

  一是他隐藏了修为,至少赵十三看不出。

  二是他先天剑体,受这些剑的欢迎。

  她看不出来是哪点,只是眼里好奇色渐浓。

  “你很不错,这般年轻便已四境。”

  叶小为真实年龄不过才十六,却对着十七的赵十三指点道,如师长点评弟子,不温不火。

  “但太过追求于境界的飞跃,并非好事,我希望你能明白。”

  赵十三不为所动。

  “哪怕是数百年前的那人,天资艳艳,不也泯于天劫。”

  赵十三眼里开始带起了敌意,她自然知道叶小为说的那人,就是她的小师叔。

  “你不配评论他。”

  她眼里开始带着厌恶,仿若叶小为玷污了她心中最骄傲的存在。

  “不论万古宗怎么去圆他,怎么去说他证道成功,由圣飞仙,但明眼人都知道,他陨落了,否则他自己的剑,为何不带走,而是留在这光秃秃的山峰。”

  赵十三想要开口辩解,却突然被打住,她发现的确是这样。

  如果小师叔活着,为什么不取回他喜爱的剑。

  “小师叔没有死。”

  她只能这般说道,看向了旁边的那柄剑。

  “他可能的确没死吧。”

  叶小为起身,下山。

  再不看那漫山遍野的剑,真正的剑在他心中只有一把,他已经见到了。

  当弯月直挂天际,他才回到望天峰的洞府,玉华不在,洞府内更显冷清。

  他在竹椅上躺了会儿,思绪又开始迷乱起来。

  他可以感受到天地间的灵气,只是这灵气如风一般。

  而他更像是在风中一栋破烂的木屋,风从中穿过,并未停留。

  他闭上了眼,进入了一处小天地。

  那是如玉华还有其他修士一般,体内都会存在的小天地。

  只是叶小为的这一处小天地,没有河流,没有异象圆月。

  唯有一颗枯树,一口枯井,一座破烂的木屋。

  叶小为探查了井底,才发现了一滴水。

  他将水凝炼而出,滴在了那棵枯树之上。

  水滴转眼便消失,只是枯树还是枯树。

  他叹了口气,睁开眼睛,便回到了洞府。

  身上不知何时披挂着一件毯子,玉华静静地躺在床上,呼吸均匀有力。

  他靠了过去,手慢慢抚上那处柔弱的腰肢,轻轻地抱住。

  哪怕老天不让我争这一世天命,我已然够本。

  夜深了,玉华轻轻地扯了下他的手,似乎放在腰间很不舒服,而是把叶小为的手往上挪了挪。

  于是,他的手便感受到一处柔软,温热的……小山峰?

  第二日叶小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便是看见玉华有些愠怒泛红的脸颊。

  他的手下意识地抓了抓。

  一声尖叫震破天地。

  叶小为讪讪地抽回手,回了个白眼。

  “少爷是冤枉的,昨夜你二话不说,爬上本少爷的床,还将少爷我的手,强行拖到你的……你的胸脯上……”

  叶小为越说越委屈,玉华的脸却在极速的变幻着。

  由红转青,由青转黑。

  “少爷你不要说啦,我有事要跟你说。”

  两人就在被窝里,面对着面。

  叶小为愣道。

  “什么事。”

  “少爷你也要修行……”

  “我懒得,再说他们不都说了少爷没有道根,没有修行的命嘛。”

  玉华脸色黯淡下来。

  “可是我昨日听师尊说,有些人纵使没有道根,天资平平,依旧凭着努力,成功入境了呢。”

  叶小为点了点头。

  玉华以为他答应了,嘻嘻一笑。

  “而且少爷,我会努力修行,然后找到治好你病的方法的。”

  叶小为还是点头。

  “我今天还要回去修行,晚上再来噢,师尊不许我出峰,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嘻嘻……”

  “快回去吧。”

  玉华赶忙起身,快速的整理了下衣衫,头发随便的梳理了几下。

  “我走啦。”

  随即又一停,转身说道。

  “师尊说还有半月便是试剑大会,如果能在那天前入境,就有参加的资格噢,到时候就能去各峰修行啦,少爷你要加油,我在天璇等你,嘻嘻……”

  随即她才如个孩子般蹦蹦跳跳地出去。

  叶小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在那天晚上,却没有再看到玉华。

  第二晚,玉华依旧没有来。

  竹椅上有根竹子断了。

  叶小为便找了把柴刀,去后山伐根竹子修补竹椅。

  这是第三夜,清冷的月光透过洞府的天窗,叶小为躺在竹椅上。

  玉华弓着腰推开了门,看到叶小为便嘻嘻一笑。

  她又爬上了床。

  整个人裹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望着叶小为。

  叶小为摇着竹椅,透过窗台看到了那处天空。

  他终于有好好想想,该以何种态度活着。

  她看到了玉华手臂上的伤。

  便笑道。

  “别藏啦,是你那好师尊干的?”

  玉华嘻嘻一笑,眯着眼睛。

  “没事就别来了,好好修行,月圆的时候来一次吧。”

  “师尊他没有恶意啦,只是怕我不专心修行而已,少爷你别在意。”

  “疼嘛?”

  叶小为语气极为平静,如洒在他脸上的月光。

  “不疼。”

  “少爷都没有打过你,他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少爷,真的没事啦,师尊还教了我很多有用的法术呢,嘻嘻……”

  “嗯……”

  叶小为应着,闭上了眼睛,似是要进入梦乡。

  他有来到了那处天地中。

  枯井、枯树、木屋。

  枯井里泥缝中,有两滴水。

  他将水凝炼而出,浇灌在枯树根上。

  他就如同一个诚恳的园丁般,每日如此。

  不知何时,那枯树上吊着的枯果,似乎微微一震。

  只此一震,整个天地间却如同平静的湖面中,投下了一颗石子,掀起了阵阵波纹。

  叶小为看着那棵枯果,笑了。

  在往常流逝的岁月里,这里本应有条大江,木屋也非木屋,而是一座府邸,那棵树,本生机勃勃,结出无数道果。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