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顺利逃离
3/76

3顺利逃离

  “吃饭最多半小时,而且司机开车不能喝酒,也许会更快,我的时间最多就十来分钟了,怎么办?”江枫不由得着急起来,江枫突然想抽一支烟,来冷静一下。

  摸了摸裤子口袋,准备抽烟,忽然,眼睛一亮,摸出了那女人给的名片。这是江枫当业务员以来,养成的好习惯:无论什么人给的名片,都会先保存着,过1年才会清理一次。

  江枫点上香烟,拿出电话,取消飞行模式,然后照着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名片上有2个电话,一个是手机号码,另一个是固定电话。江枫打的是固定电话号码。

  “叮叮……”很大的电话声音想了起来,那女人站起来朝店里的电话机走去。

  “就是现在。”江枫飞快地朝货车走去,在车尾抓着绳子一拽,便爬了上去。

  “喂,喂,说话啊,怎么不说话……”那女人拿起电话,那头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喂,请问哪位,说话啊……神经病。”啪一声,便挂了电话,坐在店门口椅子上,眼睛向货车,瞟了一眼,便玩起手机来。

  江枫在趴在车内,寻找合适的位置,货物一般重的在下面,轻的不能压的在上面。江枫先拿下最上面两个纸箱,腾出一个不到长一米宽不到60厘米的空间,轻轻地一点点往车厢中部爬去,还好这车货没有全部装满,还可以挤出空间。

  五分钟后,江枫终于爬到了稍微中间的位置,便蹲坐在货物上,喝了一口水, “等车子开动,上了高速就暂时安全了,”江枫想到,便松了口气,心里却盼着货车司机快点开车了。

  警察局,刑侦科,会议室。

  “这小子跑哪去了?你们觉得他最有可能去哪里?”一名35岁左右的男子,叼着一支烟,对其它人道。

  这人正是h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刑长青。

  “邢队,我觉得他应该会回老家,我们应该找当地警方配合,对其老家进行监控。”一位年轻的女警说道。

  “我觉得嫌疑人应该还在本市,我们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监控上。”另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说道。

  “此人有点不寻常啊,”刑长青皱了皱眉头再查查小旅馆,黑网吧等等。”

  接到报警,江枫逃离出租房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后,刑侦队便已到达了现场。

  拿到江枫的个人信息后,凭丰富的经验,便在各处设卡排查,火车站,各个汽车站,出租车公司,还有江枫公司,同事等这个城市与江枫有关系的人都询问了一遍。

  本以为很快就能抓到他。可五个小时后,一点线索也没有。

  “还有继续就听他手机,散会。”邢长青继续说道,把烟头狠狠地按在烟灰缸内。

  江枫猫在车厢里全身是汗,天气太热,温度高,又不通风,感觉连内裤都汗湿了,喝了口水,拿着假发当扇子扇了起来,好在车子已经出发。

  “再过15分钟就上高速了,请神仙,佛祖,上帝保佑,阿门。”江枫本不信这些,可此时却希望真的有神仙。

  车子很快就过收费站,顺利地上了高速公路。

  由于有油布遮挡着,江枫也看不到外面情况,不过能感觉到车子应该已经上了高速公路。

  在各个高速入口,都安排了警察,每一辆车,都会排查,特别重点是长途客车,更是严格。

  出租车,小汽车,也会要求打开后备箱,相对来说,货车相对好多了,只是看看驾驶室也就过去了。

  过了半小时后,江枫实在受不了了,感觉自己快要中暑。

  看了看时间,拿出钥匙串用指甲刀里刮指甲的小刀,往顶上戳去,好几分钟才戳了一个小洞。

  不过顿时感觉好了很多,有外面的空气吹进来,江枫对着小枫吸了几口气,便继续扎起洞来,在顶上扎了五个筷子粗细的洞后。

  又把两边纸箱移开了些,又在车子侧边的油布上扎起洞来。

  两个小时后,终于开始凉快起来,货车开的速度很快,又是晚上,温度比白天低了很多,有空气的透过小洞迅速流进来,如对着电风扇一样,感觉舒服多了,江枫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

  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下时间,又把手机卡拿出来,从侧面的洞口丢了出去。

  接着又吃了几块饼干,喝了点水,江枫才彻底放松了下来,开始想以后怎么办。

  “女人?江枫打死也不会再相信爱情了,事业?连活着都是一种奢求,也没有必要去想这些了。

  最愧疚最对不起的,也只有父母了。”

  江枫叹了口气,眼泪掉了下来,几个小时高度紧张,都没有觉得害怕,想到父母却一阵难过与心痛。

  江枫出生在赣北一个小山村里,家庭条件很一般,但父亲勤劳,母亲也贤惠,一家人和睦,日子虽然苦些,倒也维持的下去。

  江枫,五行缺木,房子附近有一片野生枫树林,于是便起名江枫。

  江枫从小性格比较内向,善良温顺,与人极好相处,这一点更父亲倒极为相似,也不喜欢与别人争抢什么。

  其实这种人挺好的,独善其身,与人为善,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就天下太平了。

  可人是最复杂的动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者有之。见利忘义,以怨报德,背后捅刀者也有之。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有时候你越不想惹事,便越有人觉得你好欺负,事情会找上门来,恃强凌弱,欺软怕硬,损人不利己的人太多了。

  小枫觉得这一辈子,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感情方面,自己全心全意付出,却伤痕累累。

  事业方面,诚诚恳恳,遵纪守法,努力工作,最后却只是勉强糊口度日,辛苦一辈子却抵不过别人出生便拥有的一切。

  江枫并不仇富,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至少对自己是不太公平的。

  他知道自己普通,但却也有理想,记得星爷说过的,做人总该有点梦想,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小时候觉得自己可以拯救整个世界,成年后才发觉,整个世界都拯救不了自己。

  长大后,江枫最想过的日子,便是腾格尔所唱的天堂里的歌词:蓝蓝的天空,青青的湖水,洁白的羊群,还有那姑娘,那是我的家,我的天堂。

  可这样看似简单的日子,自己却永远也实现不了。

  其实,江枫对这个世界,已没有太多的眷恋。

  他逃跑并不是害怕死,只是觉得应该为父母做点什么,还有就是这些年过得太压抑了,只想过几天真正属于自己的日子,然后再消失在这个世界。

  江枫胡乱想着,用手机照明,也在一个本子上写着自己的心情,慢慢地睡着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