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都吃了这么多次豆腐了,也不差这一次
30/239

第12章 都吃了这么多次豆腐了,也不差这一次

  “月月,那女的是谁啊?”元青青夹起一筷子豆腐,问苏月。

  

  苏月很不想提起米璐,但还是勉强回答了,“就一疯婆子。”

  

  元青青吃得满嘴的油,两只手撑着下颌,似笑非笑地盯着苏月,苏月抬头刚好对上元青青那双故意探寻的眼神,“你看着我干嘛,我有这么秀色可餐吗?”

  

  “噗——”元青青一副看破对方的模样,“你吃醋了!”

  

  苏月眉毛一挑,用筷子敲了敲元青青的盘子,“你说什么呢?”

  

  “你没吃醋那你干嘛一提起刚才那个女生就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啊?”元青青一脸得意地提起筷子继续扒饭。

  

  苏月翻了个白眼,米璐一直都是她的头号死对头,是一见面就开掐的那种,苏月现在恨不得见一次就手撕一次,这与吃不吃醋有何干系?

  

  “嗳,真巧!你看,苏月也在这儿,”米璐向苏月两人招招手,回过头向身后的顾锦川说,“咱们要不就坐这儿吧?”

  

  真是冤家路窄,哪儿都有你,你俩咋比苍蝇还惹人厌呢?苏月已经没心情好好吃饭了。她只埋着头使劲扒饭,把米饭像塞棉花一样塞进嘴里,使劲地咬,仿佛她吃的就是米璐。

  

  嗯……米饭等于米璐。

  

  元青青尴尬地笑笑,很为难地朝米璐招招手,就当是回礼,然后咽了咽口水,不安地看向苏月。

  

  顾锦川其实也蛮尴尬的,他原本只想找一个近一点的餐桌坐下,并不想直接和苏月坐在一起。

  

  苏月和元青青相对而坐,米璐本来是在元青青这一边的,她刚踏出一步,又觉得这样坐不合心意,怎么能让顾锦川和苏月坐一起呢?于是,她就厚着脸皮走到对面去了。

  

  “我和苏月坐一起吧,咱俩是老同学,有好多话要说呢。”

  

  苏月在心中暗自翻了无数个白眼,谁和你有话要说?你这见人就飙演技的技术不去拍戏简直可惜了。

  

  于是四个人就这样安静地坐在了一起,场面十足尴尬。苏月只想赶快吃完饭走人,她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在这儿多待一秒。元青青看见苏月疯狂扒饭,自己也开始了暴食模式。

  

  顾锦川眉头微皱,他有些不忍心看苏月自虐,呃,这应该就是自虐吧?至少在顾锦川看来是这样的。

  

  “月……”顾锦川好几次动了动嘴唇,但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月月,听说你去了锦川他们班?”顾锦川听完后都不得不被这个“锦川”惊得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咋的?听她这语气是来兴师问罪的?还锦川?你们有这么熟吗?苏月真的很想对她说你管得着吗,但是一想到自己今天丢的脸已经够多了,不想因为一个疯婆子,再次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态出丑。毕竟,这里是食堂,全校的人都看着呢。

  

  她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还适应吗?”

  

  苏月简直是佩服米璐,两人有深仇大恨还能在别人面前装得这么自然。苏月总能从米璐话中听出一种嘲讽的意味,此时的她好像在说,你以前在我们班就混不下去,现在到了新的班级,还能过得好吗?

  

  苏月不说话,一声不吭地继续扒饭。苏月心中默念:我不听,我不听,不听,不听,菩萨念经经……让她说去吧,看她今天能说个什么幺蛾子出来,我就不理睬她,让她自己尴尬去吧。就算是发火也要让她先发火,出丑也是她出丑。

  

  四个人沉默了很久,周围的人吃饭时都有说有笑,聊的热火朝天,就她们这一桌冷得可以结出冰来。

  

  元青青低着头,悄咪咪瞥了一眼笑容逐渐僵硬的米璐,再瞧瞧一直关注着苏月的顾锦川,最后将目光落到苏月身上,此时的苏月,面色很平常,似乎没有一点生气或者其他异样的神情。

  

  元青青在心底把苏月暗自夸赞一番,面对强敌能够表现的如此从容镇定,想必也只有正宫能做到这样吧?

  

  顾锦川觉得这个气氛实在是难受,最终打开了话匣子,“我吃一块。”他贱兮兮地从苏月盘子里夹走一块豆腐。而坐在中间的米璐就这样生生地看着一块豆腐从苏月的盘子里,嗖地一下飞到了顾锦川的盘子里去了。

  

  她两眼圆圆地看着顾锦川把这一小坨豆腐含入口中,然后细细咀嚼,眼睛微眯,一脸享受的模样,然后咕噜一声吞下肚,就像是把一颗粉红的心吞了下去。

  

  在米璐和元青青眼中,顾锦川的这一系列动作都像是电影里的特效回放,令人印象深刻。

  

  不知为何,苏月似乎是习惯了和顾锦川怼架,即使是米璐这样的人如何挑衅她都懒得搭理,唯独对顾锦川,非要狠狠地怼回去。

  

  “你吃我豆腐干嘛?”苏月这句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周围的人都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顾锦川硬是憋住气没有笑,趁机回答道,“都吃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次。”

  

  “……”顾锦川这个杀千刀的,被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忘调戏她。

  

  元青青实在是憋不住了,一口饭渣子喷到米璐脸上,米璐几乎快要气晕了,连忙捂着脸冲出食堂,大概是去洗手间了吧。

  

  ……

  

  晚上,女生寝室。

  

  “苏月,你好,我叫乔小露,叫我露露就行了。”一位穿着粉红睡衣的女生自我介绍到。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向她主动介绍自己,苏月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呆呆地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苏月。”

  

  整个寝室的人都被她逗笑了,露露双手捧住苏月僵在空中的小手,欣喜道:“月月,你咋这么可爱!”全寝室都沸腾了,元青青捂嘴笑,“月月,你伸小手的动作好正经!好呆萌!而且,你今上午不是介绍过了吗?”

  

  悠悠模仿着苏月的动作和声腔,“你好,我叫苏月。”紧接着就是一阵捧腹大笑。

  

  苏月不解,自己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尽管如此,苏月看得出来,这种笑并非嘲讽,只是纯粹的打趣,几个女生把她围住,然后送上温暖的怀抱,露露说:“欢迎你加入咱们头号青春寝室!”三个女生同时鼓掌。“为了适应我们寝室的风格,今后你就叫月月了。”

  

  呃,一点新意都没有,这个称呼不知道被多少人叫惯了。顾锦川,苏阳,元青青……

  

  露露,悠悠,青青,月月……可还行。她们互相交换了QQ。

  

  ……

  

  苏月惊讶地发现,自己很快便融入了这个寝室。这里的人都很和善,待她很好。要知道,文科班女生多,是非也多,想要和每一个人相处融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苏月还发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这个寝室的人都没有交手机!她们不是实验班吗?居然不交手机?一熄灯,整个寝室灯火通明……

  

  想当年,苏月高一的时候,打个电话都胆战心惊,一定要等到全寝室都睡着了之后才蹑手蹑脚地躲到厕所里与自家哥哥通个短短的电话,也正是因此,苏阳时常熬夜等她的电话。倘若运气不好,苏月一直没找到机会,或者说刚找着机会下床,还没走进厕所,就有人像灵魂一般突然出现在她后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像这种半夜打的电话,一般不会是什么好事,大多数时候都带着些憋屈。尽管打的次数并不多,不算频繁,可苏阳不想错过任何一次倾听妹妹心声的机会。可是,这样做的结果也不会太好,一般苏阳在接到电话后,第二天就会来学校找人,记得有几次,他和班上的男生打了架,伤得还挺重,最后还进了医务室。自那以后,苏月也满怀愧疚,打电话倾诉的次数更少了。

  

  苏月向哥哥苏阳倾诉的次数少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深夜和顾锦川聊天的次数却越来越多,渐渐地,两人越来越熟悉。再后来,她甚至可以忍受室友的冷嘲热讽,也不愿把自己充满负能量的情绪带给顾锦川。慢慢地,每一个和顾锦川聊天的夜晚,也就成了苏月每天唯一的企盼。

  

  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呢?第二天大半的课程苏月都是睡过去的,即使表面上没睡,大脑也处于极度困顿的状态,这不仅给各科老师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还直接影响了苏月的学业成绩。一学期下来,苏月的成绩直线下滑,由最开始的名列前茅降至了班级末尾。

  

  学业和同学给她带来的打击接踵而至,最终因为综合成绩太差,她进入高二后就被分到了平行班。

  

  这简直就是个恶性循环,永无止息。

  

  还好上天给了她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既然大家都没交手机,自己也不用再像从前那般拘束了。她发誓,今后绝不会再走进顾锦川这个死胡同。

  

  熄灯后,寝室里很安静,只听得见翻书和写字的声音。

  

  原来,寝室里的姐妹之所以不交手机,是为辅助学习,不愧是实验班。

  

  “班主任知道你们不交手机吗?”苏月一个人打破了这片宁静,虽然怪不好意思,但她还是忍不住想问。

  

  悠悠合上书本,关了台灯,寝室瞬间又暗了一些。“当然知道啊,这手机不就是班主任让带的嘛。”

  

  “还有这种操作?”苏月只恨自己为何没有在高一的时候就遇到这种班主任。

  

  元青青毕竟和苏月做过一年同学,对于苏月心中的疑问多少有些了解,“月月,这个手机是用来查阅资料和收集新闻的,我们有很多作业都需要在这上面完成。”

  

  苏月轻轻地“哦”了一声,不想打扰到正在学习的室友。

  

  “那……我晚上可以打电话吗?就在厕所里,保证不会吵到你们。”苏月说这话时心中吃紧。

  

  元青青和露露相视一眼,“当然可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