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诱敌深入(上)
4/252

004 诱敌深入(上)

  胡强亲自查看地上布袋子的物品,看过之后说道:“韩文龙,你可以带小鬼子离开了。下次见面,你自己做事当心点,当铁杆汉奸没有好下场。”

  

  “八路军官长,我知道了,我这就带他们走,今天休战一天不变。”韩文龙说道。

  

  “休不休战,我们不在乎,我们就在阵地上候着。”胡强很强硬地说道。

  

  韩文龙叫小鬼子离开,12个小鬼子马上慌不择路地向山下跑去。

  

  看到小鬼子的举动,八路军战士在阻击阵地上欢呼叫喊。

  

  “小鬼子,快逃命去吧!”

  

  “小鬼子,走慢了,大爷赏你一粒花生米!”

  

  “韩汉奸,小心你的家人,都让小鬼子都灭了。”

  

  “当汉奸,不得好死!”

  

  陆连长看到袋子里的东西,不可思议的说道:“胡连长,小鬼子真是不敢不给。药品只有3袋,还是少了。”

  

  “陆连长,我当时就没有当真。真的送来了,我们当笑纳。这些东西不能直接用,必须让医生鉴定是否能用。

  

  还是那句话,小鬼子不可信。”胡强说道。

  

  “胡连长,我们什么时候撤离?”陆连长问道。

  

  “陆连长,我们没有电报机,派个人送信来回也要半天。

  

  我正想跟你商量,你连护送后一批伤员和战利品回去,我们在后多呆3个小时。

  

  如果,营部有什么新的命令,请通信兵沿来路送过来。”胡强说道。

  

  “好吧,也有必要有人打掩护。”陆连长说道。

  

  胡强叫李排长等人,拿走12个布袋子,送到后山集结地,再把3连的人给带回来值守。

  

  4连开始撤离,3连过去换防。

  

  到4连阵地,黄坚强问道:“班长,我们守候3个小时,这是为什么?”

  

  “胡连长的思路,我猜不透。以我估算,是胡连长唱的空城计之一。”周河山笑道。

  

  “班长,空城计,不是一个空字的骂?”黄坚强不解道。

  

  “班副,这是过门。待3个小时后,阵地上便空无一人。

  

  也许,在我们离开之前,胡连长还有别的手段。”周河山说道。

  

  “班长,胡连长这一招真好。4连差不多有100号人,搬东西和运送伤员,确实是想快也快不了。

  

  有了3个小时的撤离,至少也能走出十几里山路。”黄坚强说道。

  

  “胡连长也是防小鬼子使阴招,我们只有67人压阵,一旦撤离,走的速度更快。”周河山笑道。

  

  “班长,你是沂蒙山人,家里有老婆和儿女,真幸福。”黄坚强说道。

  

  “这。。。没什么,我在18岁时就结婚,老婆17岁生下儿女不算什么,你的情况呢?”周河山原宿主的记忆还在,他也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在原宿主的记忆中,周河山在沂蒙山的老家里,有爷爷、奶奶,有父母亲和两个叔叔,外嫁的三个姑姑。

  

  与周河山同辈的家族里,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两个小妹。有十八个堂弟,四个堂妹,五个表弟,六个表妹。

  

  周河山儿子周志伟今年8岁,女儿周小妮6岁,老婆刘翠花是邻村富裕人家的女儿。

  

  周河山想到在前世复员后,刚退伍就谈有对象,可是连睡一觉的机会都没有,他很是遗憾。

  

  如今,无奈地穿越到1940年,却拥有老婆和一双儿女,还有一大家子人,真让他感慨万分。

  

  这却是一种因穿越失落之后,周河山重获的幸福,他虽然没有时间去认这个家里的亲人,现在想一想,也当然是有了家的一种幸福感。

  

  “班长,我家人往西边逃难,有哥哥姐姐照顾父母亲。我因家穷,还没有讨上老婆。”黄坚强答道。

  

  “现在打仗到处奔波,有家也照顾不上,过几年再成家也不迟。”周河山安慰道。

  

  “班长,我也是这样想的。何况,我的家人往西边逃难,我都不知道他们逃往何处,真为家人担心。”黄坚强说道。

  

  “班副,这个话题太沉重,我们换另一个话题。你看,小鬼子搬尸体,好像是让村民搬的。”周河山说道。

  

  “啊。。。真是的。这么说,小鬼子一定在耍阴谋。”黄坚强提醒道。

  

  “耍什么阴谋。。。班副,你是想说,小鬼子养精蓄锐,在尸体搬得差不多的时候,对我们发起进攻?”周河山问道。

  

  “班长,我认为有这个可能。”黄坚强说道。

  

  “班副,你死盯着的下,我去找李排长,看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周河山说道。

  

  周河山离开作战位置,手上还拿着歪把子机枪和4个弹匣,箱子里还有6个弹匣,让黄坚强看着。

  

  走出许多作战位置,周河山才看到李排长、陈排长,和连长胡强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周河山没有再往前走,而陈排长已经看到他过来,顺手推了李排长一下。

  

  “周班长,你发现什么事情?”李排长问道。

  

  “报告李排长,有事向你汇报。”周河山说道。

  

  “周班长,你过来说说。我们也想听你的建议。”胡强说道。

  

  “报告连长,我没有什么建议,是发现小鬼子抬尸队都是村民,这里面应该有阴谋。”周河山敬礼道。

  

  周河山敬的是标准的军礼,让胡强多次的疑惑。现在又看到周河山的敬礼姿势,他都有心要学一学,今后给更高一级的军官敬礼,一定很有面子。

  

  “周班长,你说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你可以谈自己的看法。”胡强说道。

  

  “胡连长,敌人在养精蓄锐,侍收尸队干完活,肯定炮击我们的阵地。而且,有老百姓在他们的手上,我们无法反击。”周河山说道。

  

  “周班长,你的看法和我们一样。我们讨论的是,如何救下这一批村民再转移。”胡强说道。

  

  周河山沉默不语。他无法想象,仅仅有67个八路军战士,怎么能从一个中队的小鬼当家手上,抢回那么多的村民。

  

  “胡连长,我坚持自己的意见,我们救不了这批村民。只是我们出手救了人,也许会害了他们。”李排长说道。

  

  “李排长,我们不救,与我们八路军的身份又不相符,这是最难的一个解点。”陈排长说道。

  

  周河山还是听听连排干部们的意见,本来这个会议,只是连里排级干部会议,他没有资格听的。

  

  “两位排长,你们的本意是救老百姓,可是有老石姓混合在小鬼子的队伍里,让我们投鼠忌器。。。

  

  周班长,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法子?”胡强问道。

  

  “胡连长,我的心好乱。第一,在阻击阵地上,我们3连不能很好阻敌,阵地很快就丢失。

  

  第二,我们能不能用游击战术地诱敌深入。后边一路往纵深走,都是羊肠小道,我们可以用一个班好人马,到处去袭扰小鬼子,在运动中歼敌。

  

  第三,诱敌深入,本来就是我们的任务,不能把小鬼子打怕了。

  

  放几枪冷枪就撤,让小鬼子拼命来追击,到一定的时候,老百姓会在混乱中逃出一部分人。”周河山说道。

  

  “周班长,你的建议好!我同意按这种游击战术,与小鬼子周旋,若离若弃,是这一战的要点。

  

  两位排长,还有什么补充的?”胡强说道。

  

  “胡连长,以班为单位进行袭扰,人数是不是太多了?”李排长问道。

  

  “胡连长,以三个人为一组,也许更加灵活一些。”陈排长建议道。

  

  “三个人为一组,我们67个人,就能布下22个阻击点,我担心火力不足,小鬼子根本不上当。

  

  还是5个人为一组,我们有13个阻击点,再有队员回拢,我们还可以继续布下更多的阻击点。”胡强说道。

  

  “我同意胡连长的安排。”李排长说道。

  

  “我也同意胡连长的安排。我建议马上分组,再晚就来不及了。”陈排长担心地说道。

  

  “两位排长都同意了,那就这么分兵地干。分兵好了之后,留下两个小组的十个人,在阵地上监视小鬼子进攻的动向,其它小组,立刻进山分地点地设伏。”胡强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李排长说道。

  

  “我们排,坚决完成阻敌任务。”陈排长说道。

  

  “李排长,你和周班长各带一个组的组员,在阵地上监视小鬼子。视情况,及时撤离进山。”胡强说道。

  

  “胡连长,请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李排长说道。

  

  3连只有两个排66个人,胡强是连长,留下一个通信兵相随。

  

  周河山的人马是从二排分过来四个人,黄坚强随李排长这个组。

  

  周河山也没有什么厌言,把手下四个人都熟悉之后,就分配三个人为一个战斗小组,他带一名战士拿弹药,这叫大组分成小组,便于分点阻击,又能相互配合,形成两个交叉的火力掩护点,便于在战场上的迅速撤离。

  

  当然,在战场上,战事的瞬间万化的变动,也不是按既定的套路来打的。

  

  周河山之所以有信心这么干,除了他有一挺歪把子机枪外,每个人还有50发子弹和两个“甜瓜”。

  

  事情却是周河山估计的那样,小鬼子在收尸队把小鬼子的尸体搬上卡车后,一阵炮击马上光临八路军的阻击阵地。

  

  周河山和李排长的两个小组,监视小鬼子时,看到小鬼子在村民搬光山下的尸体后,就考虑到躲进防炮洞里。

  

  “啾啾啾!。。。轰轰轰!”

  

  小鬼子不守信用。果然炮击八路军的阻击阵地。

  

  小鬼子炮击约半个小时,就组织士兵进攻山头。

  

  周河山观察到在前面冲锋的小鬼子,根本不打枪,只端枪去往上冲。

  

  这些在前面冲锋不放枪的人,身着小鬼子的军装,却让周河山怀疑是小鬼子让村民假扮的。

  

  “先别动,我怀疑前面的小鬼子,是由村民装扮。”周河山对组员说道。

  

  “组长,我们再不开火,小鬼子在十分绅之后,让冲上阵地。”

  

  “周班长,马上撤退!”李排长在另一边喊道。

  

  “收到!全体撤退,退回山中打阻击。”周河山喊道。

  

  在李排长和周河山带队撤退之后,小鬼子顺利上山,占领八路军的阻击阵地。

  

  在小鬼子派兵占领八路军的阻击阵地时,周河山的一组人,已经离开阻击阵地有千余米。

  

  “八嗄!土八路大大地坏。”

  

  “腾田少佐,土八路在拿到药品之后,一定从山里逃跑的了。”翻译官韩文龙说道。

  

  “哟西!佐佐木,你派出搜索队,继续迫击土八路。”腾田下命令道。

  

  “哈依!第1小队的全部开路,给我的杀基基!”佐佐木挥东洋刀喊道。

  

  韩文龙看到佐佐木杀气腾腾,率队奔向山中的小道,他说道:“腾田少佐,您亲自出马,一定马到成功。”

  

  “那是,那是,我们是皇军的精锐部队,一定横扫这批沂蒙山的土八路,统统地死啦死啦的有。”腾田眯着眼睛笑道。

  

  “腾田少佐,您指挥对土八路的作战,大大的高明。”韩文龙说道。

  

  “哟西!哟西!哟西!哈哈哈!哈哈哈!”腾田放肆地笑道。

  

  韩文龙抓准时机地问道:“腾田少佐,这批村民追土八路的没有用了,把他们放了,回家大种粮食。

  

  明年,皇军还要从他们种的粮食中,大大地征收充作军粮的。”韩文龙说道。

  

  平时的韩文龙可不敢这么干,今天被八路军营长(胡强唬他时说的)要清汉奸的帐,让他不得不考虑后路。

  

  “韩君,你良心大大地好。皇军喜欢良民,把村民都放了,我们上山去追土八路。”腾田说道。

  

  韩文龙把一位村民拉住,认真地说道:“告诉大家,赶快走,能躲就躲。下次再被抓,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惊魂未定的这位村民说道。“韩大哥,我们知道了,是,是,是,马上告诉大家。”

  

  村民惊恐地四下逃散,他们也不知道小鬼子是不是反悔。

  

  其实,小鬼子也不会把这些村民当一回事,他们都是占领区的村民,逃不到那里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