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人面桃花相映红
111/115

第一百零七章  人面桃花相映红

  1.   桃花运

  

  叶树铭陪江妈妈和江如练一起去机场接机,接到江爸爸后,他赶紧过去喊了一声“Uncle.”,接过江爸爸的行李手推车。

  江爸爸黝黑而严肃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小叶,我来之前还和你爸爸打了两场球,他说你跟着小如在学球?”

  他莫名舒了一口气,看了江如练一眼说:

  “是啊,她是我教练。”

  江爸爸一听开怀大笑,得意地对江妈妈说:

  “我的球技和老叶不相上下,他一号木开的比我远,不过,咱们女儿的球技比他儿子厉害。”

  江如练也机灵地讨好父亲:

  “当然啦,初中爹哋就开始教我打球啊。”

  叶树铭和江如练偷偷交换眼神,相视而笑。

  他想起读初中时爸爸也有叫他去练习学球,不过他更迷【六界一统】的游戏。

  回到江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外公已经睡下,江妈妈热了炖汤和煮了鲜美的肉蟹虾米粥,给他们当宵夜。

  晚上睡觉他不敢喊链子上来了,倒是和她一直用手机发信息聊天,聊到睡意来袭为止。

  两人无所不聊,他问她为什么也是独生女儿,毕竟香港又没有实施计划生育政策。

  链子说她妈妈临产前,发生了脐带缠绕胎儿颈部的意外,幸亏抢救及时,母女平安,事后江爸爸惊惧过度,不让江妈妈再怀孕生育孩子了。

  叶树铭猛地想起妈妈在生下他之后,发生大出血昏迷的意外,爸爸也是吓得魂飞魄散。

  顿时,他觉得和链子的命运轨迹如此相似,简直是劫后余生。

  他安慰她:

  “古人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看你长大以后,多么聪明绝顶。”

  链子回复:

  “所以,就算遇到再痛苦再打击的事情,我也会坚强面对的,我不能辜负父母对我的珍爱。”

  他怔怔地看着这条信息,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链子曾经经历过惨痛的打击似的。

  翌日,他陪江家老少一起去逛花市,他发现香港人买花很讲究吉利的“意头”,水仙花是水为财,金钱桔是吉祥招财,郁金香是富贵花,桃花树是春风得意。

  他悄悄问江如练:

  “家里插桃花不是旺桃花运吗?你爸妈是特意买来旺我们的吧?”

  她今天恰巧穿着一件珊瑚绒立领外套,粉粉的颜色就像桃花花瓣,衬得肌如凝雪,面若朝霞,一听他这么说,她略带羞赧微微一笑,嘴角那抹弧度恰到好处的美好。

  他呆了呆,看着她精致的小脸,双颊沉酿出的绯红,艳压桃花,他几乎想伸手去触摸,碍于她家人在旁,尤其江爸爸一脸的不怒而威,连牵她的手都不敢。

  到了晚上,接风宴安排在列治文市的“麒麟”中餐馆,江爸爸还邀请了Kelvin一家赴席。

  江如练提前和他解释说,Kelvin的父母是早期移民温哥华的香港人,经营室内装修设计公司,平日里也爱打高尔夫球,只要江爸爸过来温哥华度假,就会约Kelvin父母结伴打球。

  有时候江妈妈到多伦多陪她,温哥华大宅只剩下外公和钟点佣人,会请Kelvin一家守望相助。

  叶树铭静静听着,心绪如潮,如果不是因为他,链子一定不会选择就读多伦多大学。

  Kelvin父母一见到叶树铭,颇为意外,江妈妈连忙用粤语介绍:

  “他叫铭仔,小如的大学同学,以前我们在S市,和他家也是邻里。”

  叶树铭温和恭敬地向他们打招呼:

  “Uncle,auntie. 晚上好。”

  他也和Kelvin互相say hi.

  大家落座后,Kelvin妈妈一直看着叶树铭,笑着侧头凑近江妈妈说:

  “是Olivia的男朋友吧?咁靓仔,好似明星,和你们家女儿天生一对。”

  江妈妈听了笑不拢嘴,轻轻颔首,等于承认。

  Kelvin脸上立即流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情,迅速地看向江如练,她并没留意,鞠身端着茶壶,给外公和长辈们斟茶。

  叶树铭看在眼里,心想Kelvin应该是对链子存有爱慕之心吧,这也很正常,他的链子,如此聪慧美丽,没有追求者才奇怪呢。

  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想起去年妈妈还催促他要积极追求江如练,如今想来,链子没被人追走,是他的幸运。

  恰巧她依次斟茶到他桌面位置,他忙端起茶杯。

  她语气关切:

  “放下就好,茶很烫。”

  他站起来说:

  “我来。”

  她莞尔一笑,轻轻说:

  “没事,茶杯放下吧。今晚我负责斟茶递水,你得负责斟酒敬酒。”

  他看一眼餐桌,还好,今晚喝红酒。

  当晚,江爸爸的酒量一如江如练所说,叶树铭仅仅是作陪随意喝,再加上敬外公和Kelvin父母,觥筹交错,到晚宴结束,他的脸色虽然看上去尚且无事,但走起路来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步履蹒跚。

  走向停车场时,江如练忍不住搀扶着他的手臂。

  江爸爸摇摇头笑道:

  “小叶,你的酒量比起你爸爸,差远了,你爸的酒量,那叫一个豪爽,我都要甘拜下风。”

  外公也在一旁笑眯眯看着他。

  回到家里,他四肢无力躺在床上,江妈妈冲了土蜂蜜解酒汤,江如练端上来给他喝了,又用冷毛巾给他擦脸敷额头。

  他还是觉得口干舌燥,不禁诉苦:

  “我怎么觉得你爸和我爸肯定经常打球PK,吃饭斗酒,你爸占不到上风,抓我这个当儿子的虐啊?”

  江如练听了笑弯了腰:

  “你的酒量真的不行啊,得锻炼。”

  他握住她的手,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笑嘻嘻地说:

  “你要罩着我啊,还有好几天呢。”

  

  

  

  ~~~~~~~~~~~~~~~~~~

  2.   惠斯勒雪山

  

  幸亏第二天,安排开车带他去惠斯勒镇,参观举世闻名的滑雪胜地——惠斯勒山和黑梳山。

  江妈妈和外公没去,Kelvin驾车和他们一同前往,因为Kelvin的福特SUV有冬季雪胎,允许驶上雪山。

  叶树铭坐在副驾驶座,江家父女坐在后座。

  江如练说,Kelvin是滑雪能手,还是她和江爸爸的滑雪教练。

  就算心里再不是滋味,叶树铭还是保持风度夸赞Kelvin运动天赋过人。

  Kelvin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谦虚地说:

  “我係温哥华出世,这里的小学生放学就去学Skating(滑冰),到中学个个都会滑雪的。”

  江如练忍不住有感而发:

  “比起国内,这里读小学和中学太舒服,下午三点就放学,业余时间充沛,业余活动特别多,local(本地)学生精通十八般武艺,我高中来了温哥华之后,简直像是到了游乐园。”

  江爸爸闻言插了句:

  “初中就让你来温哥华陪你外公外婆,你就是不肯。”

  叶树铭心中百感交集,他清楚江如练还是因为他的缘故,留在S市读初中,可是,自己当时完全忽略她的存在。

  他望向窗外,明净的天空晶蓝辽阔,远山融融,公路建立在风光逶迤的海岸线上,车子仿佛无意间闯入了仙境,沿途由海洋、瀑布、峡谷、悬崖峭壁等绝美景色铺成,公路内侧的树木枝桠交错,银装素裹,饱满的雪粒像一颗颗珍珠似的缀满枝头,阳光下熠熠闪耀。

  温哥华是加拿大名闻遐迩的西岸“花园城市”,江如练在这里有温暖的家,有挚爱亲人,还有,英俊全能的邻家男孩相伴,她还是义无反顾选择来到东岸多伦多。

  从北温哥华沿着Sea-to-Sky Highway(海天公路)一路向北,两个多小时就抵达目的地。

  在山脚下,江如练指着两座山峰陡峭,绵延起伏的大雪山说:

  “这座是惠斯勒山,那座是黑梳山,你看那又高又尖的原始丛林,高空俯瞰,就像一把巨大的黑梳子一样,因而得名Blackcomb Mountain.”

  江爸爸也自豪地说:

  “2010冬季奥运会就在这里举行,中国队取得历史上最佳奖牌榜排名,而加拿大也是奖牌榜世界第一,以14块金牌的成绩,成为历届冬奥会中取得金牌最多的主办国。”

  他们四人坐索道缆车上山,天气晴朗,视野格外开阔。

  随着缆车越升越高,巍峨入云的惠斯勒山在漫天白雪的掩映下,千年冰川,林海雪原,湛蓝的河流湖泊和连绵的山峦峡谷,每一帧画面都像国家地理杂志的风景大片。

  滑雪旺季,镇里的酒店旅馆全部爆满,加上明天就是除夕夜,他们决定今晚赶回温哥华,时间有限,Kelvin给大家租了专业滑雪装备后,和江爸爸穿戴完毕,戴着雪地太阳镜,蒙着脸,全副武装,带上滑板,先行往高级雪道方向走去。

  江如练陪着叶树铭到初级练习雪道,先讲解示范了一些基本动作要诀,再让他尝试着慢慢在初学雪道上滑行,她陪在他的身边,不疾不徐地控制着速度,一看就是已经熟练掌握滑雪技巧。

  他会滑冰,对平衡力的掌握不错,练习几次之后,渐渐可以感受到滑雪的乐趣和快感了。

  再一次坐缆车上来,他自信地对江如练说:

  “我觉得我OK会滑了。”

  “嗯,我和你一起滑下去,记住,重心不能后移,万一发现会撞上别人,自己先赶紧摔倒在雪地里,可以避免互相撞击。”

  滑雪杖一撑,雪橇开始滑行,整个人身子一轻,已经往前飞掠数米,叶树铭觉得自己变成一条飞鱼一样,在雪地上轻盈飘逸地滑行。

  江如练穿着荧光蓝的滑雪服,在他右边和他平行,时而超越他,回头向他竖起大拇指。

  快到坡底减速地段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另一个新手女客人失控了,斜刺刺地快速从叶树铭左边撞过来,应该也是香港人,她大声用粤语嚷道:

  “快滴闪开,快滴闪开,啊,刹唔住啦!”

  听到尖叫,他本能地扭头,就一瞬间,他被一股拉力拽扯,重心向右,雪橇也向右滑开,那个失控的新手唰地贴着他身边呼啸而过。

  他也失去平衡,和用力拉扯他的人,一起摔倒在雪地上,自己还压着她的胳膊和半个身体,是江如练。

  幸亏雪地非常松软,他赶紧爬起来,刚想去拉江如练,她敏捷地自行爬起,对他说:

  “不能在这里停留,很多新手会失控冲下来的。”

  他们重新坐缆车上去,叶树铭想到江如练奋不顾身“救”自己,心中感激,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酸溜溜的:

  “Kelvin教你滑雪的时候,救了你多少次啊?”

  她戴着绚丽的双层大球面防雾雪地眼镜,凝视着他,镜面是他的倒影,她冷冷地回答:

  “你教骆枚滑冰的时候,不也摔在一起了?”

  他愣住了:

  “你怎么知道啊?”

  链子不会全天候跟踪他吧?

  “梁子聪告诉我的,他说你们去滑冰了,你水平不行,教骆枚,结果摔一起了。”

  原来是阿童木这个大嘴巴,不过,阿童木当时也是暗恋骆枚,把江如练当成秘密心事的倾诉对象。

  他一脸的讪讪然,懊悔不已,鄙夷自己的心胸狭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莫名其妙地也成了醋罐子。

  

  

  

  ~~~~~~~~~~~~~~~~~~

  3.   彼此的天使

  

  吃过简单的午餐后,Kelvin约江如练去高级雪道滑,叶树铭也想见识一下她的滑雪技术,便和着他们一起坐缆车上了高级雪道,他站在山顶一侧观看。

  江如练穿的是荧光蓝,Kelvin穿的是迷彩砖红,十分显眼,两人并肩站在雪道顶端,一眨眼功夫,在陡峭的雪道极速掠出去。

  叶树铭一直追踪着一红一蓝的身影,优美的滑姿,忽地滑左,忽地滑右,身形矫健,交错滑翔,行云流水般在飞旋中激起雪雾飞扬,煞是惊险。

  两人就像,神雕侠侣翱翔于皑皑雪峰……

  很快,叶树铭就看不见两人的影子了,他不敢在在这条雪道滑下去,只能原地等待。

  正无聊间,见到一个外国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在附近堆雪人,估计也是在等孩子爸爸滑完上来。

  其中一个小女孩仰躺在雪地里,双臂上下晃动,腿部左右摆动,发出的笑声像银铃般清脆悦耳:

  “Mom, snow angel!”

  他不禁饶有兴趣走近一看,原来小女孩躺在雪地上,用手臂划出翅膀形状,她妈妈蹲下帮小女孩头部位置,在雪地里画了个圆圈,当作天使光环。

  待江如练再次上来,Kelvin问她还滑不滑的时候,她扭头朝叶树铭方向看了一眼,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滑了:

  “Kelvin,你去中级滑雪道睇吓我爹哋,唔该。”

  她转身走近他,他由衷赞美:

  “链子,你让我好自卑啊,你什么都玩得这么好,我怎么追啊?”

  “不用追,我总是会回来找你的。”

  他心头一热,拉着她的手臂,往空旷无人处走去。

  在一片洁白晶莹的雪地上,他学小女孩般大字仰躺,然后冲着一脸愕然的江如练说:

  “链子,像我这样躺下来。”

  她没有说话,在他身边仰躺下来。

  他在厚厚的雪地上,上下晃动双臂,一边晃一边叫她模仿照做,最后牵住她的手,在雪地上留下手印。

  坐起来后,他用手指在两个人体模印的头部,各自画了一个圆圈。

  他拉着江如练站起来,拍了拍手,扬眉笑道:

  “链子,应了现在最流行的一句话,‘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哈哈。”

  宽边的太阳镜片遮到鼻梁,她嘴角上扬,唇线好看。

  他态度认真,继续说:

  “记住啊,在惠斯勒雪山,我们留下独一无二的雪的誓言。”

  江如练轻轻咳了一声,像忍着笑,语气古怪:

  “叶子,你知道吗?呃…这个雪天使,这里的3岁小孩子,就会弄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