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恋恋不舍相思意
83/150

第80章   恋恋不舍相思意

  1.   幸福的味道

  

  回到自己的公寓,收到杨一哲发的信息:

  “Olivia的Dady,给我和Molly的利是钱,每人各两百耶,和土豪做朋友的感觉好爽。”

  叶树铭看了看自己利是封,里面装着薄薄一沓,数了数,十张百元大钞,真是受之有愧。

  他想起杨一哲说的,叶大帅,Olivia爸妈看你的眼神,已经把你当东床快婿了…

  日后若真的能和链子缘定终生,是自己的福分,一定要全心全意,许给链子一世安好。

  幽幽,对不起,你我,有缘无份,骆枚,也是情深缘浅,就像Jess说的,这辈子未了的缘分,下辈子,有机会再还吧,原来人在不可求的情形之下,就会产生辗转轮回的宿命寄托。

  叶树铭觉得自己想通了,释怀了,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人。

  他更用心钻研烹饪技巧了,除了上学放学彻底变成宅男,中西餐都学着做。

  链子太瘦了,不能老吃方便面,她怕油烟味肯定不爱炒菜做饭,她的头发又那么长,冬天洗头万一着凉感冒了更麻烦,自己短发简单,淋浴的时候一并冲洗,用大毛巾擦拭几下就干爽了。

  渐渐的他有几道拿手好菜,连杨一哲试了都说有幸福的味道,给予的评价是好吃到想哭。

  他最擅长做粤式小菜,毕竟从小吃到大,熟悉味道的标准在哪里。

  豉汁蒸排骨,葱油鸡,鱼香茄子煲,蒜蓉蒸开边虾,香芹荷兰豆炒牛肉,还会煲例汤。

  西式的三文鱼或蟹肉牛油果沙律,洒上碾碎的杂果仁,吃起来色香味俱全。

  他要是早放学或下午没课,就会留言给江如练,他会入厨提前准备,让她放学后过来吃晚餐。

  江如练傍晚到他家的时候,桌面已经摆好三菜一汤,热气腾腾。

  她马上露出贪婪似小孩的目光,一脸馋相,吃起来也不顾仪态,嘴角带着油腻,埋头苦干,完全没了以往不可方物的清高文雅,他忍不住捂着脸开怀而笑,心满意足。

  吃完饭,他也不让江如练收拾碗筷,还说他对清洁工作有一套自己的苛刻标准,他先贴心地泡了一杯红茶给她,让她坐沙发上休息,他挽起袖子,径自站在厨房的水池边,低着头认真刷碗洗碟。

  江如练捧着茶杯,走到他身后,语气略带幽怨:

  “你对我这么好做什么?”

  他没回头,含糊其辞:

  “啊,好吗?这样不好吗?”

  江如练不吭声了,他感觉到她默默注视自己的背影,半晌,她脚步声移开了。

  放置碗碟的时候,他看到橘色的灯光下,江如练坐在沙发上,静谧如莲,似乎全神贯注看着厚厚的书籍,深灰色的毛衣领子上,一圈浅灰色的皮草细毛,像薄雾一般轻轻笼罩她落寞的脸颊。

  他心中又是一阵酸楚一声叹息:

  链子,还不是时候。

  老衲和Jess两个要求高的吃货,听说他厨艺不凡,相约过来试菜。

  Amy也一起来了,大冷天外面罩一件oversize超大件羽绒服,进门后一脱,竟然穿着露胳膊低胸的一字领薄毛衣。

  老衲和Amy同居了,肉麻地达令长达令短喊她,令人起鸡皮疙瘩。

  Amy喜欢抽烟,烟瘾还大,一根抽完又接一根,叶树铭暗暗皱了眉,不露声色地把阳台的门打开。

  吃完后,老衲一拍桌面:

  “小子,好手艺!你以后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了,你们知道国内现在网店发展有多夸张吗?以后打工的,就快递小哥、理发师、厨师工作岗位稳定,其他的坐等炒鱿鱼。”

  Amy盯着他的脸,说:

  “小铭,我介绍一个小妹妹给你认识,刚来我们组实习的,大眼睛小嘴巴,漂亮死了,性格也活泼可爱,和你绝配。”

  三人位的沙发很宽敞,她非要坐在老衲的大腿上,大庭广众之下,肉麻当有趣,他不忍直视,拿起茶壶给大家斟茶,表情寡淡,轻声说:

  “我有女朋友了。”

  Jess笑着感叹:

  “没想到,罗门商学院的高材生,沉迷洗手做羹汤,爱情的力量太伟大。”

  老衲闻言说:

  “把你女朋友喊过来我见见啊,我都没见过。”

  “也是我小学同学,现在和我一样在罗门,她这两天感冒了,改天吧。”

  叶树铭根本就不想介绍,老衲无厘头奇葩一个,说话口无遮拦,Amy又烟不离手,穿衣打扮还非主流,乌烟瘴气的一对!断不会给江如练留下什么好印象。

  不过,江如练最近抱恙在身是真的。

  她眉尖愁蹙向他诉苦,自从去了温哥华,就患了春季花粉敏感症,气候一回暖反而总觉身体不舒服,脑子发晕,无精打采,风一吹就不停打喷嚏,流眼泪,皮肤会起小丘疹,严重的时候得带着口罩出门。

  已是四月中旬,漫长的寒冬已过,春暖花开,草木吐绿,处处姹紫嫣红。

  江如练却浑身乏力,萎靡不振,提不起精神。

  

  

  ~~~~~~~~~~~~~~~~~~

  2.   美人鱼公主

  

  叶树铭把自己的打算告诉Jess:

  “既然链子在意我的表白,那我就要精心策划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Jess很感兴趣,追问:

  “你准备怎样安排?”

  “还没构思好,得天时地利人和。不过,我暑假要回国,我决定主动去找幽幽,我会把一切事情经过都告诉她,她如果能原谅我就是最好的结果,如果她不原谅或者根本已经不在意了,也是我能承受的结果之一,总之,我要拔掉心里这根刺。”

  Jess想起老衲口中描绘的幽幽,紧张起来:

  “铭,你就不怕,你见了幽幽,她的外貌气质完全符合你的期待,你为之心动怎么办?”

  “不会的,我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这辈子,除非链子不要我了,我绝对不会辜负她。”

  “不要轻易许下诺言,举头三尺有神明。”

  “如果连链子也辜负,神明就惩罚我这辈子当和尚吧。”

  他笑着说,心里难免也有伤感,就算幽幽是第一个让他情窦初开心动的女孩,但是,比起链子对自己的深情和执着,这些都微不足道了。

  也许最初的最初,在自己懵懂的小时候,自己已经为链子心动,要不然,为什么一直很在意古古怪怪的她。

  学院举办“五月慈善舞会”,不用说,筹款款项又是管理系包尾,毕竟人数上就吃亏,才占学院的16%,勇拔头筹的又是人多势众的金融系。

  舞会有Dress Code(着装要求),他也穿得挺正式,西装领带,毕竟是北美大学,不用像欧洲一些古老大学的舞会,男生还必须穿传统的燕尾服、戴白手套出席。

  他去接江如练,发现她穿着一袭修身晚礼服,就像蓝色的美人鱼似的。

  上半身是抹胸设计,镶满灰蓝色亮片,纤腰盈握,玲珑有致,下半身是渐变蓝色长款鱼尾裙,带层次感蓬蓬的表层薄纱,精致淡雅的花系刺绣,显得华丽优雅。

  “好看吗?”

  江如练双手轻轻拎着裙子,像芭蕾舞动作一样原地转了一圈,笑着随意问他。

  她的秀发全部挽起,盘在脑后,露出线条美丽的天鹅颈和两道明显的锁骨,手臂很细,胸和背的皮肤细腻光滑,轻薄如翼的蝴蝶骨,太瘦了。

  他没出声,只是定定的凝望着她。

  “你是不是,看呆了。”

  她嘴角噙笑,缓步向他走近。

  他侧过脸,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干咳了几声,动作明显的不自然。

  江如练诧异了:

  “怎么?有何不妥?”

  “嗯,美极了,就像美人鱼公主,就是,早晚还是凉的,我们又不开车,夜深露重,你要不要,加一件披肩?”

  “我有带外套。”

  “外套一进宴会厅就寄存,你还是带上披肩,更高雅。”

  江如练黑完脸又红脸,见他坚持,拗不过他,回房间取了一条浅蓝色丝质长披肩,两头绣满同色丝线花卉图案。

  走在路上,他见江如练还是撅着嘴很不爽的样子,故意走的慢吞吞的,干脆伸手牵着她走,她才渐渐绽放笑容。

  舞会上,江如练眼神示意,让他留意一个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学姐,附在他耳边说:

  “她就是这次的舞会公主,香港人,她的筹款金额最高,所以,今晚她的舞伴,也要参与竞拍,才能得到和她同桌共舞的机会。”

  叶树铭望过去,红衣女郎的舞伴,也是一个亚裔青年。

  主持人先致辞欢迎来宾,感谢大家踊跃捐款和筹款,再详细讲述这次慈善筹款的目的和用途,最后,大声宣布舞会开始。

  宴会厅的灯光,瞬间变得朦胧而华光流溢,有乐队伴奏,舞曲响起。

  江如练趋身对他说:

  “我们跳舞吧。”

  “我不会跳。”

  这是实话,他看见舞池里一对对搂得紧紧的年轻男女,酣歌妙舞,香风弥漫,心中甚是艳羡。

  “身体跟着音乐节拍摆动就好了,又不是快节奏的音乐,不用跳高难度指定的舞步。”

  “我真的不会…”

  他面皮薄,不想当众出糗。

  这时,有个穿浅色礼服身材高大的男生走到他们这桌,望着江如练,目光殷切:

  “Olivia,能与你共舞一曲吗?”

  江如练面带歉意:

  “Gary,我刚答应了这位。”

  叶树铭马上唰地站起来,向江如练伸手邀请,她露出狡黠笑意,优雅地把手放到他的掌心。

  他牵着江如练的手,步入舞池。

  音乐在流淌,他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手轻柔扶在她的后背,隔着薄薄的披肩触摸到她的肌肤,就像玉石般光润,滑溜溜的感觉,他有点懊悔叫江如练带披肩了。

  回家的路上,江如练抱怨:

  “我的脚被你踩得疼死了。”

  “我也被你踩了好几脚啊。”

  “没见过这么笨的,就一二一,一二一,左右左摇摆,偶尔转圈,连最简单的节拍都跟不上,不愧是将军的后代,只会操正步。”

  “你怎么知道我爷爷是将军?”

  “你妈妈和我妈妈经常有聊天说起啊,可是,你一点也没有军人的杀伐决断。”

  叶树铭听完倏地停下脚步,二话不说,转身就把江如练拥进怀里,双唇贴下去亲吻她。

  夜凉如水,细得像一弯柳叶的月牙儿,在薄雾云层里缓慢移动,偶尔从云隙里投出几缕银白色的月光。

  叶树铭断定江如练是初吻,全身僵硬,眼睛紧闭,双唇也是抿紧,一点也不懂配合。

  他放开她,轻轻把一簇遮住她额头的秀发拢到耳后。

  江如练睁开眼睛,突然抓狂大叫:

  “你干嘛吻我?!”

  他笑:

  “是不是还要提前写申请报告?”

  “你还没向我表白!”

  读会计专业的女孩,谈个恋爱亲热一下也要步骤分明?

  他抱住她,指尖紧紧握住她的手臂,他在她耳边温柔地说:

  “链子,耐心等待,我一定会认认真真向你表白的。”

  江如练猛地推开他,夜色下漆黑眸子就像深不见底的寒潭,她的语气变得冷咧:

  “你还是忘不了骆枚?”

  他叹了口气,不想解释,去牵她的手,她甩开他就走,他默默跟着她,送她回家。

  一路两人不再说话,到了江如练家门口,她回头冷眼一顾:

  “如果骆枚永远没消息,你是不是,永远忘不了她?”

  他心中有苦难言,怔怔地望着江如练,有口莫辨,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提起幽幽,宁可被她误会是因为放不下骆枚。

  江如练从手包拿出钥匙开门后,没邀请他进去,“砰”一声给他吃闭门羹。

  

  

  ~~~~~~~~~~~~~~~~~~

  3.   暑假暂别

  

  学校已经放暑假了,叶树铭为了等老衲的假期批核,继续读了两个月的summer课程。

  想着七月一日给江如练庆祝生日,她却说六月底要赶回温哥华,和父母外公搭乘皇家公主号邮轮,在温哥华港上船,前往观赏阿拉斯加冰川,历时半个月。

  他送她到机场,入安检前牵着她的手,嘱咐她要万事小心,要多吃一点,要擦防晒隔离霜,不要随意结识陌生人,不要太靠近甲板船舷……有点婆妈啰嗦。

  江如练瞪着他,没好气地说:

  “又没有Jack,我一个人跑船头上演泰坦尼克号也没意思啊!”

  他脸一烫,心想,以后陪你浪漫演一回。

  “你记得我家电话吧?有事就打来,我之前的手机.号,不知道我妈还有没有帮我保留。”

  江如练瞪了他一眼:

  “你之前的手机.号,也没给过我啊。”

  他一窒,噎住。

  她不和他计较,问:

  “嗯,你打算回S市多久?”

  “没什么事八月底才回来吧,难得回去一趟,你的邮轮到不到香港港口的?”

  他在香港见过巨型豪华油轮,停泊在维多利亚港口。

  “没有那么长线的,就算有,等邮轮抵达香港港口,你也已经回到多伦多了。”

  “你八月没事,可以飞回来S市玩玩啊,找阿童木、阿May聚聚,可以住我家,我家有客房。”

  江如练微笑凝视他,她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微微扬着眉毛,一双似笑非笑含情目。

  时间差不多了,她向他挥挥手告别,走向安检入口。

  叶树铭望着江如练的背影,一头漆黑的长直发及腰,随着走动的步伐轻轻摇曳,她回眸一笑,再次向他挥手告别,他也赶紧挥手示意,她的背影消失在入口处。

  他竟惆怅,有一种,恋恋不舍相思意。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