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短暂的寒假
15/90

第十三章  短暂的寒假

  1.   生日

  

  幽幽穿着新衣,骑着小驴,兴高采烈地说:

  “你既然上线了,咱们就去刷一刷新春活动吧,今年推出雪球大战活动呢,可有趣了!”

  叶树铭本来没打算玩游戏,但又不忍扫了幽幽的兴致,便一口答应。

  幽幽显得很高兴,她又买了一只新的飞行祥瑞,是一只金灿灿的大金鱼,也能坐五个人的。

  她先邀请了叶树铭坐上去,然后开始发信息给小魅儿他们。

  小魅儿和魔龙坐着祥瑞出现了,魔龙说幺幺有事不在。

  只剩下四人组不成队,魔龙就说雪鸢追风在线,喊他过来一起组队刷任务。

  幽幽带队,刚把队伍组好5人,正准备出发,保姆陈姨来敲门,告诉叶树铭说有同学来找他。

  是阿童木和骆枚。

  阿童木上午才和叶树铭打过电话闲聊,知道他在家没出去。

  下午和骆枚聊着QQ,就临时起意,两人没提前和他说,就直接过来找他了。

  “怎么不早说,我刚上六界呀,和我们帮主约了队伍,要去刷新春活动任务。”

  两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令他感到意外。

  骆枚笑了笑,瞄了一眼游戏画面,带着娇嗔的语气说:

  “不就游戏嘛,明天你再玩吧,你自己肯定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哦!往年都没给你庆祝,今年我们都在S市过年,今晚请你吃大餐,我们也已经订好票啦,晚饭后,去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听说票房可火爆了。”

  叶树铭这才想起来,今天确实是自己新历生日。

  阿童木想过来强行关电脑,叶树铭急忙拦住:

  “别啊,我去行了吧,等一下,我得请示一下先行告退,她们都是我游戏里的老大。”

  阿童木吃惊骇笑:

  “不会吧,你在游戏里这么卑微啊?”

  “他们都是大神级人物!我靠她们罩着的。”

  他赶紧发信息给幽幽:

  “幽幽,不好意思啊我得下线了,我同学来找我出去看电影,要不我打电话给老衲吧,让他和你们一起去刷任务。”

  “啊?你要马上走?”

  “嗯,班里两个同学一起来找我呢,他们已经订好电影票,要去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我也想看这部电影。”

  “哦,好吧,你去吧,我们自己再找人组队。”

  “嗯,88,改天我再来玩。”

  叶树铭说完,急急下线了。

  

  ~~~~~~~~~~~~~~~~~~

  

  2.   滑冰

  

  叶树铭和阿童木、骆枚从地铁站出来,到了万象天地购物广场。

  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商场里游人如织,处处都能感受到过年的气氛。

  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点早,他们三人到了商场四楼的滑冰场。

  阿童木是滑冰高手,叶树铭被他带着玩了一段时间,也学会了。

  骆枚摇头摆手,坚决不肯玩。

  叶树铭笑着对她说:

  “没事啊,我扶着你慢慢滑,保证不让你摔着,要不然你一个人多无聊。”

  “我就站这儿,看你们滑就好了。”

  骆枚还是拒绝尝试。

  结果,阿童木不由分说,已经买了三张入场劵,租了三双冰鞋,还特意帮骆枚租了一顶头盔。

  “你这么怕死,我连头盔也帮你租了,你自己看场内,只有三岁小孩子才戴着头盔在滑,你别说这样也不敢下场。”

  骆枚只能嘟着嘴,满脸不情愿戴上头盔,一看到冰鞋底部就两片薄薄的刀片,又紧张得呼吸急促。

  “我们两个人保护你,你就试着体会一下,真的不行,就离场好了。”

  叶树铭耐心地说服她。

  他扶着颤颤巍巍的骆枚进到场内,阿童木已经像大鹏展翅在场上翱翔了两圈,一个潇洒原地转圈回到骆枚身边。

  阿童木和叶树铭一边一个,架着骆枚,拖着她缓缓滑动。

  骆枚感觉脚下失去重心,慌得尖叫:

  “不行不行,我站不稳啊。”

  “你的动作不对,重心老是留在后面,肯定滑不动。”

  阿童木说完,让叶树铭自己先去滑几圈。

  然后站到骆枚对面,双手牵着骆枚。

  教她先在冰上站立,两刀片成外八字支撑平衡,两脚与肩同宽,重心在左脚,右脚尝试蹬冰,把身体重量送到往前滑行的左脚上,他自己在前面慢慢拖着给她助力往前滑。

  等叶树铭滑了几圈回来,发现骆枚已经没那么害怕了,在阿童木的专业指导下,能慢慢悠悠滑几步。

  他对阿童木说:

  “轮到你去滑几圈吧,我来扶着骆枚学。”

  结果,阿童木一圈还没滑完,就看见叶树铭和骆枚两人,摔成一团。

  他们三人嘻嘻哈哈尽兴地玩了快两个小时,骆枚总算能勉强单独站稳滑几步。

  把冰鞋头盔退掉之后,就近在商场内,找了一家名叫“芙蓉秋雨”的川菜馆吃晚饭。

  吃完,直接上商场顶楼五楼的电影院。

  

  

  ~~~~~~~~~~~~~~~~~~

  

  3.   迷上魔法世界

  

  第一次接触魔法学校的题材,而且将神奇的魔法融入光怪陆离的幻想世界。

  三人看完电影都兴奋莫名,一直热切地讨论电影剧情停不下来,就到商场的星巴克坐下来继续聊。

  骆枚洋洋得意地说:

  “你们不觉得这电影,赫敏才是最最聪明的魔法学生吗?”

  叶树铭点点头:

  “嗯,赫敏一出现就开启学霸模式了。”

  阿童木反驳:

  “但是,哈利.波特是有魔法师天赋的,他的父母也是魔法师,他妈妈留下了的血液诅咒,就能对抗伏地魔。”

  叶树铭也加入了讨论:

  “赫敏的父母只是麻瓜,但是她照样拥有魔法能力,要不然不会收到魔法学校录取通知书,说明魔法不一定就靠遗传。”

  骆枚双手合拢托着下巴,嘟着嘴微嗔:

  “没看这部电影以前,我以为巫婆、魔法都是像童话故事里,那样丑陋可怕…”

  她眼神发亮,充满期待,略带激动说:

  “我要是能像赫敏那样拥有魔法多好啊…听说这部电影,会拍长续集…下一部什么时候才上映呢?我想去买原著来看了。”

  阿童木撇撇嘴,皱眉说:

  “这部小说有N个续集,听说作者还没写完呢,我还是等电影续集好了。”

  叶树铭看着骆枚对魔法无比沉醉、期望的表情,心想,如果她像幽幽一样,会玩【六界一统】,其实也能在游戏里飞来飞去,无所不能。

  聊了好一阵子,看看时间九点多了,三个人离开星巴克,穿上薄羽绒外套,搭地铁回家。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开启了十年魔法世界的序曲。

  叶树铭、梁子聪、骆枚和电影里那群懵懂可人的小演员一样,结伴同行走过青春岁月,渴望坐着魔法飞天扫帚,迎接属于自己精彩的人生舞台。

  但愿魔法之光永远照亮黑暗,但愿伏地魔永远消失殆尽。

  

  

  

  ~~~~~~~~~~~~~~~~~~

  

  4.   中年男人

  

  叶树铭和骆枚先出了地铁,阿童木还要继续坐一个站才到家。

  地铁站口离他们两人住的小区很近,他们慢慢步行回去。

  骆枚问他寒假过的怎样?每天在家看书吗?

  叶树铭笑了:

  “我真的不是来自爱读书星球,不骗你,我恨不得赶紧考完试放暑假,每天可以玩游戏。”

  他说完,突然想起“不骗你”三个字,是幽幽的口头禅。

  “就是下午在你家里,你在玩的那个游戏吗?”

  “对啊。”

  “有这么很好玩吗?连你也会上瘾啊?”

  骆枚觉得不可思议。

  “嗯,也不算上瘾吧。”

  叶树铭嘴里这么回答,心里却反问自己,不算上瘾吗?

  “游戏里的那些人,你说是老大,什么意思啊?”

  “就是游戏里有帮派的,有帮主,长老,左右护法,他们几个都是游戏大神。”

  “哦,就像班干部,他们在游戏里是班干部,你是普通学生。”

  “嗯,可以这么理解。”

  “哈哈,笑死我了。”

  骆枚家住在西湾公寓一期,叶树铭家住在二期,中间隔着一个大花园,叶树铭陪着她走,先送她回家。

  到了一期小区的铁栅栏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从地下车库缓缓驶出来,停在他们两人旁边。

  驾驶座的车窗降下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深色夹克衫的中年男人,探头出来和骆枚说话:

  “小枚,看电影回来了?”

  那男人也看了叶树铭一眼,带着笑意。

  叶树铭不知道该怎样喊,心想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骆枚说过的,她妈妈的男朋友吧。

  骆枚快速地应了句:

  “嗯,我和同学去看电影,现在回家。”

  说完,就拉着叶树铭往旁边的小铁门走去。

  他回过头看,那辆黑色的房车驶进夜幕,绝尘而去。

  骆枚用一种无助和无奈的语气说道:

  “这个男的,有老婆孩子的,我妈妈以前说他会离婚,可是,到现在也没有离。”

  “我妈妈,有时候会和他吵架吵得很凶,然后关着门,抱着我弟弟哭,我都知道的。”

  骆枚越说越小声,有点难为情地低下头,两扇长长的睫毛下垂,微微颤动。

  叶树铭听完,没吭声,根据骆枚以往偶尔提及的家事,这种猜测早就在他思维里分析过,只是现在得到骆枚的亲口证实。

  他很想找到合适的话,来安慰骆枚,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妈妈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浮现在叶树铭的脑海:

  “这么复杂的家庭关系!”

  是啊,复杂。

  或许在成年人眼里,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就像天真的外表一样单纯,其实,他们的内心,具备超乎想象之外的敏感和洞察力。

  

  ~~~~~~~~~~~~~~~~~~

  

  5.   骆枚准备了生日礼物

  

  叶树铭正打算告辞回家,骆枚叫住他说:

  “你和我一起回家,我有东西要给你。”

  “哦,好吧。”

  虽然住在一个小区,但他还没上过骆枚的家。

  电梯升到18楼,骆枚家住在E单元,骆枚按门铃,一会,有人来开门。

  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貌妇人开门后,望向他们两人。

  叶树铭知道是骆枚的妈妈,开家长会的时候他见过,骆枚长得酷似她妈妈。

  他是班长,班级开家长会,他得负责帮老师准备很多杂务,派发考试试卷给家长们看。

  很多同学的家长,他都认识。

  “妈,我和叶树铭、梁子聪刚看完电影,我借了本习题参考书,上来拿回给叶树铭。”

  骆枚在撒谎,脸色气定神闲。

  他忙喊了一句:

  “阿姨新年好!”

  骆枚妈妈看到他,笑逐颜开。

  “哟,是小铭啊,快进来。”

  骆枚家是三房两厅,崭新的装修,家具摆设,沙发餐桌都是奢华的欧式风格。

  骆枚妈妈热情地说:

  “小铭,一会带点我们老家宁波特产回去。”

  叶树铭赶紧推辞说,不用了不用了。

  “过年过节的,要的,你先坐坐,我去准备准备。”

  乘妈妈到厨房取特产,骆枚拉着叶树铭进了她的房间。

  一进去,就被她床上的一只超大号懒人抱枕惊到了,是一只粉白色闭着眼睛的毛绒玩偶趴趴猪。

  窗台也堆着各种可爱的卡通玩偶,有小动物,有漂亮的大眼睛公主娃娃,还有粉红色的Hello Kitty。

  他一下子就想起,江如练房间也有一个大的窗台,上面摆满宠物小精灵。

  不过,那是几年前的时候了,说不定,现在也和骆枚的房间一样。

  骆枚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精美纸盒,说:

  “祝你生日快乐!”

  叶树铭的生日是一月18号,基本上年年都是放了寒假接近春节。

  除了家里人给他买蛋糕庆祝,他从来没和同学一起举办生日聚会。

  不过,他妈妈总是挑农历年日子给他庆祝生日,所以和新历生日不是同一天。

  “以前你生日我都回老家了,今年可不能错过啦。”

  他心想还是女生有心,阿童木和自己更加老友鬼鬼,却一次都没送过礼物给自己,有时候,连问候都省略了。

  最过份的是,他还得年年送生日礼物给阿童木。

  因为阿童木太会挑日子了,12月24号,平安夜生日。

  还没到生日,阿童木就会郑重其事地对他和骆枚说:

  “你们要用心准备礼物给我哦,生日礼物加圣诞礼物,一份顶两份,你们多占便宜啊!”

  叶树铭收下礼物盒子,笑着对骆枚说了一声谢谢。

  刚走出骆枚房间,就见到骆枚妈妈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出来,对叶树铭说:

  “上次我买这房子的房贷手续,还是你妈妈帮我在她工作的银.行搞定了,省了我好多事,我都没怎么谢谢你妈妈呢。”

  “这里面有白茶,笋干,年糕,都是我们老家的土特产,拿回去给你妈妈,不要嫌弃。”

  盛情难却,他拿过沉甸甸的塑料袋,说了声:

  “谢谢阿姨,我先回家了。”

  “好好,有空多来玩,小枚和你一起玩我最放心了,成绩都进步不少。”

  骆枚妈妈笑眯眯地送他到门口,他回头望了一眼骆枚,她向他调皮地眨眨眼,挥了挥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