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咒篇】酒舍
14/172

【长安咒篇】酒舍

  李箸正准备拔腿,似乎突然头昏了一下,差些摔倒,也亏得谭莒眼疾手快拉住了他,他被拉起也没说什么,他眯着眼睛瞧了瞧已经快下山的夕阳,突然笑了一笑,裂出一口白牙:“咯咯咯……”

  这个笑容毫无预兆,笑得竟然有些诡异的感觉,谭莒瞧着他的笑容突然浑身汗毛就这么起了来,他不知道李箸在笑些什么,他只得轻轻道:“少卿,你笑啥,怪瘆得慌……”

  李箸突然又皱了皱眉,用手抵头,晃了晃他的脑袋,听见谭莒的话,停住了动作,漆黑的一双眼睛就这么死死盯着谭莒:“我笑了吗?”

  “您笑了啊,瘆得慌,您该不会是忘了吧?”谭莒奇怪地瞧了一眼李箸,但又不敢做的太明显,立马低下了头,觉得他刚刚若不是鬼/上/身了,莫不就是傻了吧?

  李箸面色突然惨白了起来,他死死盯着谭莒,随后缓缓低下了头,瞧向了自己的手,他似乎是整个人收到了什么打击一般,整个人都开始惨败起来 。

  谭莒似乎也知道了李箸的状态不好,他开始担心起来:“少卿?”

  李箸闭着眼睛,沉默了半晌,随后睁开了眼,他依然还是那个翩翩儒雅贵公子:“没事,走吧,天要黑了。”

  只是他眼睛里,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悲戚,他们依旧是街上走着,但因为李箸的脚步快了起来,导致谭莒跑步跟上,这速度确实快了不少。

  待等到了康顺酒舍门口,李箸瞧着那牌匾半晌,最终叹了口气,随后便进了去。谭莒瞧着他进去了,随即也抬脚跟了上去。

  店小二甩着汗巾便迎了上来,浸/淫/世俗多年,他瞧见了李箸身后的谭莒,也便知道,白衣公子是什么样的人物,立刻谄媚起来:“两位客官,可真是稀客,来来来请进请进。”

  

  这个酒舍很热闹,底下大厅便是许多酒客的活动区域,这个酒舍很是华丽,地板由上好的木材打磨制成,底楼有很多台阶,左右两边各有食客的食案,盘腿坐下便可。

  若是在底楼吃东西,先上台阶,定好座位坐下,便会有店小二前来问你吃什么,通道最里面则是结账之时的收银台,现如今只有一个正在拨着算盘的老板娘。

  二楼上则是比较豪华的包厢了,门是地滑门,门轴在地上,左右一滑便可打开。三楼则是住宿的酒客使用,是一个个独立的房间,具体如何其实谭莒也不知道,他从不住外面。

  “今个儿挺热闹啊。”李箸被领到了上包厢,他也不曾推辞,盘腿便坐在了席子的蒲/团上,双手抬起绕了半弧,随后置于膝盖。

  谭莒在他身后跽坐,听着他的感概,随即解释起来了:“这几个坊间的民众都来这里吃饭,主要是因为这里价钱公道,而且老板娘为人还仗义,遇到难事向老板娘一说,老板娘就会给你个几缗,按时还就行了。”

  李箸瞧了瞧下方正在算账的老板娘,点了点头:“倒是个好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