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咒篇】两具尸体
5/172

【长安咒篇】两具尸体

  新年有案件,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宋辊气得差些当场昏厥过去。

  虽然他名字并不好听,送滚送滚听起来挺不好听的,但是也还算是尽心尽责,没做错什么大事情。

  从个九品芝麻官做到现在,已经是非常辛苦了,对于没有背景,没有关系的平常官员来说,做到金吾卫右将军这是个挺好的差事,之前将军升职了,所以轮到他去当右街使这个职位的时候,都认为祖上坟上冒青烟了。

  现在他只想问祖宗一句: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谭莒知道他心情不好,安置好宋辊之后,又把尸体带回了衙门。

  

  偏东南一隅过去便是右金吾卫衙门,占地不过数顷,基本上衙门的配置俱全,形制样貌也同诸司各部没什么区别,大概是在皇城外,所以似乎是比其他的部司要小些。

  虽然小,但是鸟语花香,那是因为前朝秦明将军闲来无事,故在金吾卫衙门内种植草木百花,却不想这官署府邸却在这些东西的映衬下变得不再那么严肃冷煞了。

  衙门后院左边一座独立的小屋子便是所谓的停尸房了,一些死因蹊跷的,没有家属认尸的,还没有验尸的,都会摆在里面,今天死了的自然也会搬到里面,两个金吾卫捕快将尸体搬进去放于木板上之后,又扯了一块白布将尸体盖住,顺便草草巡查了一番便马上离开了。

  

  验尸房的仵作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试想一下好不容易过个年,喝个老酒要被抓过来验尸,钱又少,还触霉头。

  幸好没有女性尸体,来的不是坐婆(女性仵作),不然坐婆如果不高兴起来,怕是把整个衙门碎碎念到疯过去。

  “这是一刀毙命啊,你瞧这切入角度,啧,精准狠,应该是练家子,不然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把整个气管全部切断,这人也挺惨,演着戏呢,就莫名其妙死了……”

  这个仵作是个年轻小伙子,主要是因为他师父确实是不想来,死活拉不动,喝酒醉醺醺还发酒疯,所以谭莒手下的捕快也不敢随便抓他,就怕被这仵作的刀给划破了喉咙,只得请了尚年轻,十五岁的阿宝过来。

  阿宝是个话唠,和师傅一言不吭不同,他则是另一个极端,滔滔不绝。

  

  “啧啧啧,瞧这脏器,新鲜得很,以前哪有这么新鲜的尸体,都是腐烂超过一个月的……”他嘟囔着摘下了手套,随手将一条小肉肠丢进了嘴里。

  “呕——”一旁站着的一个小捕快实在是受不了血腥的味道了,再加上阿宝吃肉肠,视觉嗅觉双重刺激下,吐的稀里哗啦的。

  “诶呀,你怎么吐了?中午吃的鱼啊?兄弟,你消化不太好啊,你看看……”

  

  阿宝将尸体验完之后出了验尸房,他伸了个懒腰。

  他其实长得不丑,甚至还有些好看,只不过身材太娇小了,显得有些像女人,但是他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上次金燕子来的时候,瞧着他身板,还想收他为徒练轻功,说他骨架轻,身体身骨很适合练武,当然,这都是阿宝一面之词,谁也不当真。

  宋辊目光有些呆滞,就这么木然听着阿宝的汇报,也是有些心灰意冷。

  两具尸体其实没有不妥之处,那么为什么一个人,要杀了方相氏然后自 杀?

  这是最有疑点的问题。

  杀人无非也就下头几个原因:

  仇杀、情杀、雇凶杀人、随机杀人,这无论是哪种,如今也都算是无头案,宋辊的头都大了几圈。

  他只得派谭莒去方相士的家去搜查一番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