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宋凌渡背后强大的宋家2
39/339

第38章:宋凌渡背后强大的宋家2

  想到如今的宋家,宋奕阳就不由一阵头疼,他很怀疑,宋家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否则,宋家的香火怎么会这么单独?

  

  大伯只有宋凌渡一个唯一的亲生儿子,而他爸也是只有他一根独苗,可偏偏宋家根基权势又那么大,然而可继承的人,却连挑的资格都没有,真是愁死人了。

  

  当然,宋奕阳并不是替他爸愁,而是替宋凌渡的爸,也就是他大伯感到无奈。

  

  大伯宋远,一直都四十岁才有宋凌渡这个儿子,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宋凌渡的母亲竟然带着还未出生的宋凌渡逃跑了,十一年来了无音讯,而一直在宋凌渡11岁那年才被宋家找回。

  

  然而这11年宋凌渡经历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宋奕阳还清楚记得,宋凌渡被带回宋家时的场景,那时的他已经22岁了,刚成为中尉,原本是回来通知这个好消息的,而正好就见到了当时年仅11岁的宋凌渡。

  

  宋奕阳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幕,一个小少年,一米二不到的小子,瘦不拉几的,还穿着松垮的黑色连帽衫,衣帽遮盖住了他半张脸,只瞧见他紧抿的薄唇,双手插衣兜里,脏旧的黑色裤子,脏兮兮的鞋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像个小死神。

  

  这时当时宋奕阳看到他的第一想法,而之后也证明,这个孩子跟正常人不一样,吃饭会三餐照常吃,洗完澡还会自己洗衣服,一屋子的女佣差点要急哭了,小少爷干嘛跟她们抢工作自己洗衣服啊,那她们这些人留着还有什么用?

  

  然而,无论谁去劝都没用,宋凌渡回到宋家一年后,才不自己洗衣服,然而却有了喜欢摔东西的坏毛病,更让人无奈束手无策的是,他不说话,谁也不知道怎么惹他生气了。

  

  宋凌渡回到宋家后就没说过一句话,也不搭理任何人,就跟自闭似的,学校自然也没有去上,在家里给他安排了家教。

  

  宋凌渡虽然不说话没表情,但好在喜欢发呆,于是让他一整天坐着听课,请来的老师永远在自问自答,这么安静的学生,老师也教的有点害怕,但好在宋凌渡每次都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任务,老师这才敢确定,他一直都在听着。

  

  其实在宋凌渡回到宋家时,宋远已经另娶了一个女人了,一个跟他母亲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宋远不喜欢她,但她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因此尽管她离过婚,还有两个儿子,宋远都义无反顾的娶了她。

  

  因此,宋凌渡其实有两个哥哥,不是亲的,却比他这个亲儿子还要称职,会讨好他的父亲,乖巧懂事,聪明伶俐,简直甩了宋凌渡好几条街。

  

  而宋奕阳一开始也与这个自卑阴暗的堂弟没有丝毫好感,连句话都没说过的人,谈的上好感吗?

  

  一直到宋凌渡14岁那年,宋奕阳接了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犯罪杀人,凶手已经抓到,证据也齐全,可该死的是这个凶手不是普通人,他的背景太大,在法庭上,除非他亲口承认自己杀人,否则,法律无法将他绳之以法。

  

  那个凶手是他的朋友,宋奕阳也是因此原因才接下这个委托的,结果无论使用了什么办法,他就是死也不会承认,人是他杀的。

  

  宋奕阳当时头发都快愁白了,所有人都在想办法洗脱他的罪名,而被他残忍杀害的穷苦家人却毫无办法,而就在上法庭最后判决的前一天晚上,他在家里把自己喝的烂醉如泥,迷迷糊糊间就看到大晚上依然戴着衣帽盖住了半张脸的宋凌渡。

  

  宋奕阳现在想想,自己当时肯定是喝疯了,否则也不会将烦恼一股脑全部都告诉了他,最后竟然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他求助,如今一想起,宋奕阳都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丢脸!

  

  然后,那天晚上,这个四年来没有说过话的小子,竟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摘下衣帽后对他开口道:“我能让他在明天的法庭上说出自己是凶手,但,你能给我什么?”

  

  能给他什么?靠!这是一个正常的14岁少年该说的话吗?而且,他哪来的自信能让一个九头牛都掰不开嘴的人说出自己是凶手的话?

  

  然而奇迹还真的发生了,对方隔天就真的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部说出来了,还要求法官判他死刑,那一刻起,宋奕阳看着宋凌渡的眼神就变了。

  

  两人之后私底下都有相处,宋凌渡18岁那年能离开宋家独立生活,也是靠了他说好话的缘故,可以说,在宋家,唯一知道宋凌渡会说话,并且还拥有变态催眠术的就只有他了,而在其他人眼里,宋凌渡还依然是那个哑巴自闭什么都不懂的小子。

  

  宋家非常大,权势与财力,可以让你就算每天挥霍也能够花几辈子。

  

  宋远的身份地位涉及军事,商业,政治,而他的地位是需要继承的,这个他花了一辈子才拥有的位置,他必须传给下一代,否则,他死也无法瞑目。

  

  而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宋远今年已经60岁高龄了,年轻时不在意的身体老年后各种问题都出现了。

  

  宋远也随时作好退位的准备了,然而,能继承他位置的除了宋凌渡外,别无他人,那两人儿子不是他的,他不会将宋家的一切给他们的。

  

  可从未与他这个父亲说过一句话的宋凌渡可以继承吗?宋远很清楚,不能,倘若交到他手上,宋家不用一年就会垮,毕竟,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哑巴自闭儿童能成什么大事?

  

  而那两个儿子就算准了这一点,两人为了得到宋家的一切财产以及身份地位,可是争的头破血流呢,宋家的唯一独生子宋凌渡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他们要对付的,是对方,这兄弟俩,从一开始就在明争暗斗了。

  

  宋家虽不是皇位,但却也差不多了,由此可见,宋家的权威有多大了。

  

  而让思绪回到现在,看着眼前依然漫不经心的宋凌渡,宋奕阳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这小子,何必装哑巴扮无能?只要他说一句话,这宋家还不是手到擒来?可偏偏他就不愿意。

  

  这小子,一出生就是来折磨人的,宋奕阳无数次期待过,这世上会不会有个人说话,他会愿意听,甚至还会去做。

  

  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宋奕阳觉得自己就是在白日做梦!

  

  在这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