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的都是童话,童话的都是骗人
3/9

梦幻的都是童话,童话的都是骗人

  他见我不肯妥协,偏偏他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那份自尊,终也不留我,放我离开。我知道,他想问什么?想说什么?而我一点都不想与他说,因为,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回到家,任伊笑着和我打招呼。

  “诺诺,你回来了啊,吃饭吧!我告诉你,安岚他做的饭菜可真好吃呢!”

  任伊不知道的是,她自己做的饭菜比安岚更好吃呢!只可惜……

  哀愁没多久,安岚便端出最后一道排骨汤。

  “文编,你回来了啊。”

  我点头,洗了手,便坐下来吃饭。

  饭桌上,任伊说了几件趣事,安岚时不时地搭话,这顿饭,吃的不算寂寞。

  “今晚我洗碗吧。”在大家都吃完饭后,我开口说道。

  安岚和任伊点头,就到客厅里忙着各自的事情了。

  安岚用笔电在努力码字更文,而任伊则是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偶尔会传来几声开心地笑声。我有些心不在焉地把碗洗了个干干净净,之后和安岚还有任伊说了声,“我去洗澡了”便上楼去了。

  我拿着睡衣进了浴室洗澡,澡后,头发未干,便想着躺下休息。躺下没多久,又烦躁不安,起身把床头柜那台笔电拿了过来,登上扣扣,往联系人那“蓝颜”发了消息。

  文字不过尔耳:湛雅,高临亟他回来了。

  隔了好久的时间,她才发了一个很简短不能再简短的字。

  蓝颜:哦。

  我莫名地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自作多情了。

  蓝颜:诺,我不想再见他了。

  文字不过尔耳:他今天突然来找我,我想他应该是向我打听你的。

  蓝颜:呵呵。你没告诉他吧?

  文字不过尔耳:哪能。当然没有。不过,我猜测他总会找到你的,今天看他穿得挺正式的,估摸着也是这几天刚回来,想必学成归来了。

  蓝颜:我早就想到了,现在正在美丽的荷兰风车国呢!【附上:荷兰的几张近景图片】

  文字不过尔耳:早知道就不提醒你了,你丫的全准备好了啊!到荷兰也没知会我一声?

  蓝颜:是紧急出差的,昨天才刚出发的呢!

  文字不过尔耳:算了,不和你计较了。记得带特产给我尝尝鲜。

  蓝颜:遵命,诺老佛爷。

  文字不过尔耳:……

  我很庆幸这时候的湛雅是到国外出差了。随便聊了会天,就退出了聊天框,一条新的验证聊天消息就“叮”地跳了出来。

  【卿晔】请求加为好友。

  验证消息为:我是雪庭网里的网络配音员。

  说实话,看到这个,我有些发懵。网络配音员和自己是很少有任何的牵连关系的,因为,那不是我的负责范围。我犹豫了片刻,点了同意,说不定自己以后会有麻烦到他的地方呢!

  文字不过尔耳:你是?

  卿晔:网络配音员,柠檬不酸让我加你的。

  文字不过尔耳:哦。

  原来如此,难怪他会知道我的扣扣了,感情是柠檬不酸这家伙闲着没事?

  文字不过尔耳:那是有事?

  卿晔:她让我帮你忙。

  我更加疑惑,自己有什么忙让他帮的?

  “叮,您有新邮件!”

  点开一看,我才清楚了,同时,我的脸上尽是无奈加黑线。

  【柠檬不酸】亲爱的蚊子大人!

  鉴于你上次不守约的事情,这次你一定得接受。这是一部完结版的古风文,女角配音就交给你了,至于男角配音,我想他已经加你了,你们若有什么问题也就可以相互交流。最后一句话: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这部绝对绝对不会是耽美文。(ps:咬手帕T^T,怎么都不喜欢啊???)

  我翻了个白眼,柠檬不酸这货简直就是中毒太深的一枚腐女!

  文字不过尔耳:哦,我知道了。

  卿晔:你先看剧本,明晚我们在配音练习。

  说完,他就发了份文件给我。我稍微看了会儿,不觉有些犯困,看了屏幕上的数字闹钟,已经是22点了,难怪了,我作息时间一般都是很有规律的。

  文字不过尔耳:那么就先这样了,白白。

  卿晔:晚安。

  临退出时,我发了消息给某个拖文的家伙。

  文字不过尔耳:今天都快结束了,还不赶紧更文!!!

  遥远的某省某户亮着灯的某个房间,某只不知死活还津津有味看着动漫片的呆萌吓得急跳脚。

  可恶的吸血蚊子,到这个点才来提醒我!完了,完了,我的全勤奖啊~

  傲娇殿下:吸血……蚊子……

  顾不得发消息咒怨了,他赶紧登上网站,开足马力更文码字了!

  我趁着他没发来消息之前便退出扣扣,心情愉悦地可以预想到某个拖文家伙会为了全勤奖更加努力熬夜了,没错,就是熬夜!我才不会告诉他一个月内是可以准许一次不更文的,还有……

  我安然入睡,某只奋力更文。直到午夜十二点,刚赶脚发了文,他全身疲惫地斜躺在转椅子上。

  我是傲娇殿下的真粉:哇,没想到傲娇殿下今天还有三更啊,而且这次的字数比之前多了呢……

  亲爱的傲娇殿下:是啊,是啊!太难以置信了,傲娇殿下从来都只是二更,我没看错吧……

  ……

  ……

  至于傲娇殿下本人这才猛地想起来,他已经发过两更了,还是吸血蚊子早上就提醒的了……尼玛的!他有种想爆粗的郁闷啊,他那美容觉啊,努力码出的字又不能是记在明天的账下,等于是无效功了……他欲哭无泪,谁叫他的脑子突然短路了……

  ——我是睡梦切割线——

  “湛雅,我告诉你。我家隔壁搬过来了一户新人家,人家的妈妈邀请我去她家做客呢!可是我一个人不大敢去,你陪我,行吗?”我对着电话里的蓝湛雅请求道。

  “好啊,什么时候?”蓝湛雅很爽快地应承了。

  “下午,会不会和你打工的时间重合了?”我问。

  “就算重合又怎么了?在我心里,你比较重要啦!”蓝湛雅毫不在意地说道。

  “好吧,我知道你最好了。”

  午后,我和蓝湛雅一起到了隔壁一家做客。

  对方家是一家三口,周阿姨一脸地和善可亲,高叔叔有些严肃,高临亟则是温和且彬彬有礼的样子,聊天的内容无非便是邻里间相互关照关照的客气话。

  周阿姨热情地说,“诺诺,雅雅,我们家阿亟明天就到圣衣中学上学了,你们俩可得替阿姨好好照顾他哈。”

  我和湛雅都点了头,只不过说话聊天的多是湛雅,“好啊,阿姨,我们会替你好好照顾他。”

  第二天,我和高临亟一起去上学,至于湛雅,她的家是反方向,若真要来等他们一块儿上学,那更多的是费时费力。但在学校里与高临亟多接触反倒是湛雅,他们俩的关系自然比我和他的关系好多了几倍。而我和他只不过是上学,放学时段一起回家,随便聊几句的平淡之交。

  对于他们俩日渐生出的好感,我并非丝毫都不察,但身为学生副会长的我每天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事务要处理,以至于我总忘了提醒她几句,找她好好地说一番话。

  直到有一天,那双总是焕发光彩如今却满是绝望眼眸的主人湛雅伤心地抽噎着且混合着泪珠来找了我。

  “诺诺,我很爱他……”

  “诺诺,我没想到周阿姨会如此地反对我们……”

  “诺诺,爱一个人没错,可为什么总有人找我麻烦?”

  “临亟他竟然对我发怒……”

  “我不小心发现了他即将出国的信件,可他还想瞒着我,以为我就这么傻乎乎地什么都不知道……”

  “唔,呃……诺诺,我再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最后,湛雅哭累了,满身疲惫地躺在了床上。我不禁叹了口气,感情这东西……竟也可以让一向自信傲骨的湛雅伤得如此这么深。

  “叮咚~叮咚~”我开门,一看是高临亟。

  “诺诺,雅雅在你这儿吗?”高临亟一脸地担忧之色,湛雅最近几天也不清楚到哪里去了,他有着莫名地恐慌。

  “高临亟,你可真是令人失望,失望透顶了。”不答他的问话,我与他对站在门口处,神情淡漠无已。

  “诺诺,事情不像是你看到的那样。”高临亟有些皱了眉,急忙解释道。

  “哦?你的意思是你就是对的了?高临亟,给了童话般的爱情,再来狠狠的现实残酷,你以为你就是对的?”我不顾之前和他的交情了,冷然地说,比之前其他人所说的话更加理智而又犀利。

  “我……”高临亟顿时哑口无言了。

  “高临亟,烦请你以后别来打扰我们了,你我那淡得可怜的情分也随即散了吧。”我冷血地说,顺便把门也给关上了。

  高临亟没想到发起火来的我会如此地冷漠,从头到尾他都无力反驳,最终是自尊心作祟,望着禁闭的大门,他说,“ 从此,陌路各自走,谁也不干涉谁。 ”他心里很清楚,这话不仅仅是和我说,更是他与湛雅之间的最后一句话,分手之话。因为,湛雅若是失踪,没来找我的话,我是不可能会在这里与他平静地说话。

  几个月后的某天清晨,隔壁窸窸窣窣的动静声把我吵醒了,高临亟彻底地离开了我们,仿佛从来都不曾认识那般。

  湛雅情感上的失利,在学业上却是得利的,高考的那次她考上了她理想中的大学,X大。大四实习时,表现优异,终被留在了科研软件技术开发总公司任职。

  看着失落的湛雅慢慢走出感情的阴影,我替她高兴,但又明白湛雅的心是死寂了,被重重的荆棘包围着,很难会再对别人敞开,重新一段新恋情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