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蜉蝣天地渺一粟,悲风遗响羡无穷(34)
396/425

第三九三章 蜉蝣天地渺一粟,悲风遗响羡无穷(34)

  “这……”慕九九看了看他的举动,又看了看众人,轻声嘀咕道,“这冰壁,当真能通人么?”

  李慕维上前几步,伸手小心朝那冰壁中一探,触手之处,只见那冰壁似是突然消失了一般,没有半分冰凉和阻碍。

  “原来如此。”他不由微微一笑,回头对众人说道,“看来,这冰壁乃是高人设下的幻境,要我们以为前方已无出路,则自然迷途知返,却未料,那障眼法之后,却依旧别有洞天。”

  众人奇异之余,也不由纷纷点头跟上。

  几人穿过冰壁,只见眼前为一处石室,除却一张石床外,一无所有。而先前消失的那人,则正端坐在那石床之上,等待着众人。

  “这……”

  众人见状皆是一愣。这间石室,比起居所来,实在是更像一座牢笼一些。家徒四壁,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又怎能相信,如此一个满身华光、气度超卓之人,竟会居住在这样简陋的居所之中呢?

  “泰逢,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心知眼前这人绝不可能是泰逢,但慕九九依然有些难以改口。

  “泰逢他……还好么?”那人闻言沉默了片刻,半晌才幽幽开口。

  “他已经故去了。”李慕维制止了慕九九,转而答道。

  “是么?”那人又是好一通沉默,目光一片寂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后,方才发出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喟叹道:“生死有命,妖灵虽比人类长寿,却终究也非不老不死之辈。”

  “敢问前辈是何人?”李慕维双目直视那人眼瞳,丝毫不惧。

  “我便是你们要寻的耕父。”那人平静地说道。

  “耕父?那你怎会长得与泰逢一模一样?”慕九九皱皱眉,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并不奇怪。”耕父微微一扯嘴角,似乎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可双眼却一片死寂,全无笑意。

  “我与他本就是一体双生,生得一样也不奇怪。”他缓缓道。

  “什么?!你们也是……”

  慕九九用了个“也”字,目光飞速掠过郁知夏、顾平生等脸上,想来是想起了业蛊村的安莎提、安莎依姐妹,一种不妙的预感迅速浮上她的心头。

  “难道,你们之间也有那些不死不休的规矩么?”终究是口比心快,慕九九还是忍不住将心头的疑虑说了出来。

  耕父神微微一愣,旋即面颊略略一抽:“非也。只是我与他一为吉神,一为瘟神,他护佑一方平安,我的所到之处却只能引发各种灾祸,是以我们自幼便分开两地,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轨迹罢了。”

  “这样么……”

  慕九九尚自有些遗憾,没想到,泰逢与耕父这一对兄弟分居两地的理由,竟是如此。

  恍惚之间又听得一把女声有些激烈道:“不可能!耕父神世代守护我们岐舌一族,又岂会是瘟神?!”

  这声音又惊又疑,正是阿沅。

  “我早说了,耕父并非什么守护之神,只是你们皆不肯信罢了。”耕父唇角一勾,露出一个略带嘲讽意味的苦笑道,“世人就是如此,对自己有利的便信,对自己有弊的便选择不信。”

  阿沅被他说得一张黝黑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理智上早已对耕父的说辞信了八九分,可情感上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何况,我被困于此地多年,无法离开熊山半步,自顾尚且不暇,又哪有本事看护你的族人?”耕父见其默然不语,不由补充了一句。

  “什么?!你不能离开此地么?为什么?”顾平生禁不住叫了起来。

  李慕维却眉头一皱,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试探性问道:“莫非……你也被魔族……”

  “什么?难道泰逢他也……”耕父这下是当真怔住了,朱唇喃喃动了半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黯然瘫坐到石床之上。

  见其这般模样,李慕维心中大抵有了数。想来这泰逢和耕父虽因彼此天生属性相反而分居两地,实则心头依然记挂彼此,却不料造化弄人,竟双双被魔族所收服奴役,囚居一方,再无自由。

  “……这样也好,他也终究可以解脱了……”

  半晌后,耕父才喃喃说出这样一句。泰逢已死,自然不再受魔族势力困顿,只是,他却依然要在这个空无一物的石室中不知渡过多少时日,独自终老……

  “我们带你走吧。”慕九九试探着道。

  “不必了。”耕父先是一怔,复才缓缓道,“那魔人早已和我订立血契,能够随时追踪我的行踪,决计不可能逃脱。更何况……我是个瘟神,若是与旁人一道,怕是只会无端给人遭至灾祸。”

  “可是,余生尚有那么长,你难道就甘愿这般蹉跎一世么?”慕九九犹不死心地道。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