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七章 少年只取一快乐,谁念划根腥血毛(29)
219/415

第二一七章 少年只取一快乐,谁念划根腥血毛(29)

  几下商议过后,几人打算分头行动。

  袁天潼自是先回府中迎接父亲,借机陪同父亲一同入宫面圣,而拍卖会一旦被烧,幕后人等纷纷蛰伏不动,这条线索,却算是断了。

  袁天潼见众人神色冷峻,不由冷哼一声:“乾坤门身为第一大捉妖师门派,竟然连这些事都摆不平……”

  他话说得嚣张,一些年幼的弟子听着当场就要发作,却被长老们强行拦了下来。这也难怪,这家伙,自打进了乾坤门的第一时间起,就在不断地吐槽了,什么门派地处山峰,上下不便啊;还有什么殿宇厢房规制不佳啦;甚或连花园里花种不够名贵都拿来说了一通,那个聒噪,直教人听了想将他的嘴给缝起来。

  李慕维自然也没什么好气:“那不知袁大公子有什么办法,将这条线索继续下去?”

  袁天潼干咳一声,有些无奈地低声道:“我知道一个珠宝商人,就是靠东珠发的家。去问问他鲛人的传说吧。”

  慕九九敏锐地感觉到袁天潼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不由略略偏头问郁知夏道:“他怎么了?介绍个商人而已,脸色这么不自然?”

  郁知夏也偏头与她交头接耳:“我知道他说的是谁,天宝楼的东家蒋老爷嘛,他未来的岳父大人,他当然这种脸咯。”

  慕九九一惊:“他……他定亲了?”

  郁知夏不知他们昨夜发生了什么事,见慕九九这般大反应,不由吓了一跳:“是……是啊,怎么了呢?莫非九九你……”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他!”慕九九慌忙否认。

  “喂喂喂,小丫头,你这是什么话?!怎么?看上本公子很委屈你么?”袁天潼关注的点似乎总有些不在其位,这不,又为了一些奇怪的事闹腾起来了。

  不过,这么一来,郁知夏也知道,确实是自己误会了,不由暗暗放下心来,继续道:“要说这蒋老爷的发家史呢,确实是京城一大传奇了。”

  “什么传奇?”顾平生最喜欢凑这种热闹,赶紧也将头凑了过来,饶有兴致地听着。

  “理论上,袁公子出身高贵,寻常商贾之家怎可能般配皇族宗室子弟?只不过,这蒋老爷可算是宏安的一号人物,据闻,他年轻时不过是一渔夫,那一年死了娘子,又留下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孤苦伶仃,甚是可怜……平日里,蒋老爷只得背着女儿前去挖蚌,说来也奇了,这蒋小姐,京城素来有传闻说,这可是一名福星转世,但凡只要是蒋老爷背着女儿挖的蚌,每开一只,势必会挖到一颗巨大的珍珠……很快,蒋老爷便发了财,买了田地安置产业,又开了天宝楼,不过,他很疼爱这个独生女,为了她,可是一直都没有续弦呢!”

  “那……这两家的婚事又是怎么回事?”慕九九的双眸仍是不停在袁天潼身上转悠。

  郁知夏不明白为什么慕九九对于袁天潼的事那么八卦,但她只消知道慕九九对袁天潼并没有特别的意思,便也无所谓道:“蒋老爷愈发富裕,很快便成了京城第一的皇商。他生财有道,待人又和气,除了珠宝外,也做柴米油盐等生意,价格公道,货物的质量也很有保障。只不过,若要论他最大的产业,自然还是当属珠宝玉器了。宫里的娘娘们平日里的穿戴用度都是自天宝楼订购的,据闻有几位娘娘为了争抢几件首饰,还曾经闹过不愉快。蒋老爷在京城地位显赫,蒋小姐的亲事自然也是众多娘娘们争相关切打点的重中之重了。”

  “所以……”慕九九斜着眼,偷偷瞟向袁天潼。她现在可算是有些理解袁天潼的苦楚了。

  “是啊,你想啊,蒋小姐这自幼‘福星托世’的名声,三王爷自然也是乐意的。京师之中,最有名的贵胄公子便是袁大公子了,品貌一流,才学嘛……”

  “喂喂喂,本公子才学怎么了?”袁天潼似有不满。

  郁知夏掩唇笑笑,未在说话,只一双俏眼却似有若无地瞟向另一边的李慕维,看得袁天潼一阵怨愤。

  慕九九仔仔细细思想了一下郁知夏话中的意思,忽然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那日圣上赏赐给贵妃娘娘的那颗东珠,也是出自蒋老爷的手笔吧?”

  袁天潼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出奇地严肃。

  “自那日以后,说来也奇怪,蒋老爷就再也挖不到珍珠了。有人说,他定是将此生挖珠的运气全数用尽了,也有人说,他确实也到了该退休的年纪,偌大的产业也已足够他荣宠一生,是以在此时激流勇退。而蒋家姑娘,则不知为何,在那次之后,便似生了一场大病,如今一直卧榻在床,遍寻良医也不见好。”

  慕九九眉头微皱:“那你不曾去探过她么?”

  袁天潼面色有些尴尬:“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野丫头似的么?”

  慕九九无端挨骂,心头自是不愉快 ,当即回嘴道:“分明是你无情无义!”

  “好了别吵!”李慕维沉声打断,“去天宝楼。”

  随着众人纷纷下山,乾坤门终于回归平静。

  “师兄,你看……”无光悄悄靠近无为身侧,小声问道。

  无为看着年轻人们下山的背影,拈须微笑道:“看来,还未到我们几个老家伙出手的时候……由着他们去办吧。”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