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 少年只取一快乐,谁念划根腥血毛(11)
201/415

第一九九章 少年只取一快乐,谁念划根腥血毛(11)

  “说了那么多,这鞭子究竟威力如何,怎么也不现场试一试给我们瞧瞧?”

  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声这么喊道。立时便引起一阵哗然,有人鼓掌,有人叫好,更有轻佻之人竟忍不住吹了几声口哨。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那掌柜似是听到了他的话,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接着对那人回话道,“这位客官既然想体验一下这条鞭子的乐趣,自然也是可以的。不过谁人不知现下妖族踪迹难觅,您这一鞭子下去,咱们的货物可就有所折耗了,就不知……”

  边说着,掌柜那一双绿豆大的小眼边意有所指地盯着方才那个起哄的客人,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嗬,不就是要银子么?大爷有的是。”那个带头起哄的客人也是个门精,一瞧掌柜的架势,便心下了然,一挥手,便有随从送上一个小盒,交到掌柜的手中,掌柜的一打开,自是眉开眼笑:“方才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望张少爷海涵。来人,还不将最后一件藏品端上来?”

  趁着仆役们下去抬货物的空档,慕九九几人忙扫视了一眼方才那个起哄的客人,严格来说,此人生得也算是俊秀,面白无须,一眼瞧着便像是高门大户人家的公子,自幼被好生养着,不曾做过什么劳苦差事。只是那张脸皮未免也有些太白了些,加之举手投足间,都不免有些女气,看着着实有些怪异。

  她忍不住凑过头,悄悄问顾平生:“你说,这客人……”

  “咳。”顾平生轻咳一声,扭过头去,只当没听见。他自然是早看出那位客人的来路,只是实在不便跟慕九九提起罢了。此人这般作态与样貌,出现在京城,只可能是两种身份,一者自然是宫中的公公,另一者,却是做皮肉生意的了。倘若出自宫中,多半不会这么明目张胆来参加这等拍卖会,毕竟有违宫规,若是传回宫中,指不定就是要掉脑袋的。既然不是公公,那便只有……只是这等事,却要他如何说得出口。

  “我……我不知道,你不如问问李兄?”顾平生眼珠一转,恶上心头,伸手掩了掩不住勾起的唇角,假作正经地把麻烦踢到了李慕维这边。

  李慕维怒瞪他一眼,暗中一道疾风射去,直戳顾平生后心,只听一声闷哼过后,顾平生回头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李慕维却抖了抖衣袖,一派轻松地对着慕九九道:“别管这些了,你瞧,那些仆役们抬了什么东西上来?似乎很沉的样子。”

  慕九九原也只是觉得那人有些奇怪,想着顾平生对这种情况看起来比较熟悉的样子,所以顺口问问罢了,倒也没存着什么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思。如今被李慕维这么一提,又想起有正事要办,自然是很快将目光重新投入到台上。

  果然,那些仆役将一口厚重的瓷缸抬了上来,不同于一般灭火瓷缸的圆径,这一口瓷缸,竟是长条形的,慕九九看着微微皱了皱眉,吐舌道:“这什么东西?怎么瞧着像是一口巨大的瓷棺材?”

  慕九九这个形容没错,当那口瓷缸中的人被拎起的时候,几人俱都心神一震,当真只觉得,这口瓷缸与棺材无异,而那缸中的人,也早已与死人无异。

  那个被拎起的人,周身穿着一件水墨色薄衫,浸在水中猛地被拖起,湿漉漉的衣衫瞬时贴在了身上,满是伤痕的皮肉上,隐隐还可看出少年清晰的轮廓。

  慕九九强忍住心头的怒火,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她看得出来,这是一只虾妖。十四五岁的年纪,修为不高,堪堪勉强化作人形而已。不知是天赋欠缺还是被人虐待伤了底子,他似乎没法保持完好的人形,手臂齐肩而断,与其说是人,不如用人柱来形容更加贴切一些。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