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藕花深处田田叶,叶上初生并蒂莲(23)
176/415

第一七四章 藕花深处田田叶,叶上初生并蒂莲(23)

  不知过了多久,慕九九幽幽醒转。

  映入眼帘的是身侧缓缓燃烧着的火堆,散发着温暖的光芒,抬头望去,李慕维的身影默默坐在火堆旁,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身周,顾平生、郁知夏、小粉玦均已悄然睡去,静谧无声。

  她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伸手想要将自己撑起。

  细微的声响立时引来了李慕维的目光。只见他微微一皱眉,起身走了过来。

  “怎么样?”

  慕九九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干渴,仿佛要冒烟一般。

  李慕维瞧了她一眼,伸手递过来一个水囊,慕九九眨了眨眼表示谢意,低头凑过去。一口气灌完大半囊水,这才觉得缓过些神来,有些茫然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李慕维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被人骗去放血,幸好小粉玦挣脱了禁制,带你跑了出来。”

  慕九九闻言有些疑惑地偏头想了想:“放血?我……我怎么……”

  “不记得了?”李慕维抬了抬眼皮,见她依旧一副茫然之色,心中大约有了计较。

  于是随手丢过一个卷轴:“是她么?”

  慕九九有些狐疑地打开卷轴,一位紫衣异族少女跃然纸上:“安莎依!你认识她?”

  李慕维的笔法自然不同于小粉玦,这一幅工笔小像,画得神形俱效,少女狡黠的神色,仿佛下一刻就会有许多歪点子冒出来一般。

  李慕维点点头,果然不出他所料。

  “还记得发生了些什么事么?”

  他起身,随手给慕九九掰了块饼。

  慕九九接过饼,放到口中,细细回想:“那天,你我说话之时,有人偷听,你还记得么?”

  李慕维点点头,自怀中掏出那半截银制脚环:“那人就是安莎依,是吧?”

  虽然是问句,但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慕九九轻轻嗯了一声:“当夜,我在睡梦之中,只觉得迷迷糊糊,似乎有轻微铃铛的声音,始终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你有听见么?”

  李慕维摇摇头:“看来,她应是对你一个人使了幻术,因而,虽然我们几人都在隔壁,却只有你一人听见异响。”

  “之后,我只觉得闻到一股奇香,很特别,说不上是什么味道……”

  李慕维轻哼一声:“不过是他们用来迷惑人心的把戏罢了。”

  “打开窗后,便有一对幻术化就的紫色凤蝶,引领我前行,我一路跟行,便见到了安莎依。”

  “然后呢?那个女人把你带去了哪里?”

  慕九九皱皱眉,似乎有些不理解李慕维为何这般咬牙切齿:“随后,她告诉我说,她听到了我们之间的谈话,知晓我是雪莲一族的后人,求我助她救一个人,我便同意留了下来,之后,与她在一间无人的小竹寮中住了几日,醒来后,便看到你们了……你……怎么了?”

  慕九九说话,便见李慕维怒气腾腾地站了起来,不由吓了一跳。

  “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些什么你都不记得了么?”李慕维的声音听起来压抑着一股强大怒气。

  “我……”慕九九眼神一缩,似有些不自然。

  李慕维瞧她这般模样,便心知肚明,伸手一把抓起她葱白的玉腕,指着脉门处那到触目惊心的伤痕道:“她差点放干你的血!你竟如此轻易地被她骗去,直至此时还觉得她是好人么?”

  “不……不是的!”慕九九急匆匆地回应道,“她也是有苦衷的,倘若不是用雪莲一族的血,是解不了蝶蛊这般强大的蛊毒的……何况,如果蝶蛊能解,兴许可以如法炮制,此后也能将离魂蛊一并解了……”

  慕九九说到这里时,声音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确实不愿让李慕维知晓她此时此刻心中的想法,安莎依的话至今还言犹在耳,雪莲一族生而就有净化万物之力,因而在妖界中,也享有很高的礼遇。

  只是,身为半妖,父系那里的血脉注定了她不能像纯粹的雪莲族一样,拥有那么高深的法力,所以,要想解除高等级的蛊毒,她和安莎依只能舍命一搏。这一切,她其实,早在答应安莎依的那一刻起,便知道了。瓦依族人自幼炼蛊,在蛊毒一系上颇有造诣,作为交换,安莎依也将自己族中秘不外传的养蛊、解蛊之术授于慕九九,虽然时间短暂,尚不能全然理解通透,但也多多少少摸出些门路来。

  “我去找她。”李慕维猛地一咬牙,放开慕九九,转身朝洞穴外走去。

  慕九九回过神来,心道不好,赶紧跟上道:“等等,你不能去。”

  李慕维全力之下,御剑瞬时消失不见,又岂是慕九九能够跟得上的?慕九九无奈之下,只得一个跺脚,将小粉玦、郁知夏、顾平生几人一一推醒,几人策动着小粉玦疾驰而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