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藕花深处田田叶,叶上初生并蒂莲(21)
174/415

第一七二章 藕花深处田田叶,叶上初生并蒂莲(21)

  密林之中,几人脚步错乱,直踩得地上枝叶咔嚓作响。

  顾平生猛地收腿,两手叉膝地喘着气道:“等……先等等……休息会儿……看样子,他们并没有追来。”

  郁知夏也停住了脚步。她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那起伏不绝的胸膛,加上檀口中不断呼出的热气,表明了她此时此刻的状况也并没有比顾平生好到哪儿去。

  唯一看起来神色如常的便是李慕维了。三人之中,本就数他修为最高,即使暗中着了大祭司和安莎提的道的情况下,也依然能勉强和二人一战,只是,一阵强撑之下,终究还是不免透支。

  “你们说……这两人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突然对我们发难?按理说,我们也没做什么事招惹他们吧?”顾平生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颇有些想不通。

  李慕维不置可否,不知他是听见了或是没听见。

  郁知夏倒是抬了抬眸,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怕他们是想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顾平生喃喃地重复了一遍,神情不解,“难不成,他们还怕我们对他们不利?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蝶蛊,并非无解。”郁知夏站直身子,斩钉截铁道。

  “什么?有解?那太好了!我就知道,这两人神神秘秘的,一定没说实话!那看来这么说,知夏你是知道该怎么解开蝶蛊咯?快来说说!”顾平生乍听这个消息,有些兴奋。

  郁知夏与李慕维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些艰难地开口道:“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方才也没有骗我们。除了蛊雕王体内离魂蛊这种特殊的蛊毒外,其余蛊毒,都有一个法子可解,那就是——将蛊母杀死。一旦蛊母不复存在,则蛊毒便不受其控制,除了有些以毒性见长的蛊毒外,其余蛊毒都可通过一些常规手段解除。”

  “就这么简单?!”顾平生有些狐疑地皱皱眉,“那他们还神神叨叨说得很难似的,直接把蛊母交出来不就完事了么?一只毒虫而已,看我不一巴掌灭了它!”

  郁知夏瞪了他一眼,有些没好气道:“说来轻巧,你可知,安莎提那蛊母,早已被她吞服入体,吸食她的精血长大,如不出意外,早已和她化作一体了!”

  饶是顾平生胆大,也不禁有些发毛,微微缩了缩脖颈,试探性问道:“那……那岂不是说,这小妮子就是一只大毒虫么?”

  郁知夏翻翻白眼,自然之道顾平生此时此刻心中在想什么:“收起那些有的没的!尽胡扯!”

  不过,她仔细想了想,似乎此时此刻也没什么比顾平生这个形容更为贴切的形容了,于是只好道:“不过,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意思,你若是要强行杀了蛊母,就与将安莎提杀害无异。蛊在人在,蛊亡人亡。所以你说,他们会怎么对我们?”

  顾平生面色一抽,自然是想到了后果。只是仍有些不解:“既然蛊母和她都成一体了,她又何必以身犯险,将蝶蛊种到李兄身上呢?莫非……”

  顾平生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古怪,视线在李慕维身上来回扫荡,看得人一阵发毛。

  “李兄,你……可还是童子身么?”顾平生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引得李慕维一阵面色铁青。

  敢情,顾平生是以为,安莎提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幺蛾子,春发时节需要寻找目标引种繁衍不成?

  郁知夏一时倒没想明白这个理,但是看见李慕维面色微微一变,也心知顾平生绝对说不出什么好话,伸手抓起地上一块小石子便向他砸去:“我虽不知她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倘若果真如此,事情便又有麻烦了。如今表哥身中两种蛊毒,解也不是,留也不是……究竟……”

  顾平生也微微沉默。毕竟是一条人命,即使神经大条如他也不可能轻易地再说出杀死蛊母,解开蝶蛊,换他们继续上路这样的说法,只得有些无奈地将视线投向李慕维的身上,希望他能拿个主意。

  “什么人?!”哪知李慕维一脸戒备,似乎全然没留意他们说了些什么,自顾自强自提气,伸手按住剑柄,摆出一副备战架势。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