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 夜深灯火上樊楼(21)
131/415

第一二九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 夜深灯火上樊楼(21)

  “不,不是的,小白它不是什么凶兽,它是我的伙伴,是我的老师……我……”

  薛通眼见那老妇怒意愈发强烈,竟有些不敢直视其目光,只得环抱住那妖兽,将脸庞深深埋进它那如同皮囊布袋一般的体内。

  “通儿,你果然在这里。你……你……”

  正在此时,一声突兀的中年男声传了过来,随着人群渐渐让出了一条道儿,只见薛父薛母带着一大队家丁,高举火把走了进来。

  方才薛通拨开李慕维奔出之时,早有不少人认出他的身份,自是火速通知了他的父母家人,他的父母原是带着一队人被小粉玦引去了僻静山林之中,转了好一大圈,却始终再没见到先前那巨型黑影,如今得人知会,方才知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一想到薛通身旁养的那不知名怪物,便心中一阵发毛,倘若……倘若他们薛家的秘密被人就此知晓……

  二人便不敢再多想,急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未料刚一到达,便撞上如此情形。

  “你你你……你这孽畜,通儿好心救你,未料你却恩将仇报,噬人牲畜,伤人性命,我等夫妇好不容易合众人之力将你囚禁于室,想要就此了断,却不料被你咬断铁链逃了出来,如今竟又再度行凶,着实可恨!”

  终究是薛母脑子转得更快一些,在这般紧迫之时,竟还能想出这般托辞,一时间竟将责任推了七七八八。

  “娘,你……”薛通猛地抬头,似是有些不敢置信。他未曾想到,母亲竟会说出这般话来。

  薛母赶紧朝他眨了眨眼,示意他不要多言。

  “不,娘,不是这样的……孩儿……”薛通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其父一把狠狠掐在胳膊侧的软肉处,一时间,痛得他呼不出声来。

  慕九九看得不由心头火起,暗暗自怀中掏出竹笛,横亘在唇边,呜呜吹起。

  烈烈风声中,笛声呜咽,似有无尽萧索之意。

  那笛音多少唤起了周遭百姓些许的记忆,也有不少人认出,她就是此前那一日,在篝火晚会上,与薛家乐师们共同合奏一曲的少女。

  薛家父母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些不素之客。如今隐隐见慕九九有所动作,不由一个寒颤,生怕她再多生事端。

  “小……小通……”风中,忽地传来一阵幽咽声响,似是远古遗音一般,如同梵音低唱,堪堪地直击人心坎深处。一时间,周遭的人群霎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屏息静待,似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发生般。

  薛通只觉心神一震,猛地抬头,四下张望,目光却最后定格在自己身侧的奇异妖兽身上。

  他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小白,小白,是你在唤我么?”

  那绵软的双翼微微颤了颤,似是默默地回应着。

  “小通……吾即将离去……临别之际,能同你做最后的告别,吾愿足矣……”

  薛通身形剧震,忙道:“告别……不!小白,你要去哪里?你不会死的……”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吾本为西山神鸟,名唤帝江,司歌舞笙乐……四年前,遭遇天敌重创,蒙你搭救,这才幸免于难。这四年来,吾随你身侧,为你谱曲,皆为报你当日搭救之恩……如今缘分已尽,恩怨尽消,吾亦该回到西山,镇守一方……”

  它的话音连绵,不愧是擅司歌舞的神鸟,虽是奄奄一息,却依旧有种说不出的韵律感,令人不自觉心神宁静。

  便是方才那纠缠不休的老妇,此刻也在它的安抚之下,眼中暴戾怒意尽褪。

  “不……不……”薛通只是不断摇着头,两行清泪慢慢沿着面颊淌了下来,“帝江……帝江……原来,你叫帝江……”他不曾想过,自己知道小白真实之名之时,竟是这般离别景况。

  “胡……胡扯……是谁?!谁在那里危言耸听,胡说八道?”

  忽然间,一声突兀的尖叫打破了宁静。众人本觉徜徉在韵律之中,无比舒心又颇有些感伤,此刻猛地被惊动,不由皆满面怒意地看着那声音的源头。

  那是薛父。

  他非是不受帝江妖力影响,只是薛家声名和家产来之不易,一想到有可能会失去,就不由得下了狠心。方才他一直留心慕九九的举动,见她执笛而奏,心下更觉不妙,于是一路留心那风中言语,直到听得那句“为你谱曲”,一时之间,只觉得什么都崩塌了下来,忙猛不迭生硬地反驳。

  “爹……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承认么?”薛通一双眸子失去了亮色,神情颓靡。他甚至已经不再去哭、去叫、去闹,只是垂手在帝江身侧,木然扯出一个机械般的笑容。

  “承……承认什么?!你这妖女,不知使的什么样的恶毒法子,竟假造那怪物在此胡言乱语,坏我儿名声!”

  薛父瞥了一眼,知晓慕九九此时正在吹奏之中,无瑕辩驳,这才故意大放厥词,好教周遭的百姓不至全然偏信。

  “哼,是否胡编乱造,你真当旁人的耳朵都是聋的么?当日在篝火大会岂非已是最好明证?”李慕维淡然上前一步,不屑地冷哼。

  薛父面色一变,强辩道:“你又是什么东西?既称自己是大梁第一捉妖师,却又放任妖兽在眼前也不予捉拿,莫不是自吹自擂假扮冒名之辈?”

  李慕维淡淡一笑,眸色骤然森冷:“李某行事,也由得你来指手画脚?你若然果真有理,又怎会连你儿子都要于你?”

  薛父闻言面色自是又变。他自知手无缚鸡之力,倘若果真动起手来,恐怕李慕维一抬手便能将他湮灭,是以诡辩归诡辩,言语间毕竟还是不敢太过于过激,免得他一时着恼当真对自己下手。此时此刻,他只恨儿子竟然如此不识好歹,甚或还隐隐向着外人……他不由眼神轻轻四下扫过围观村民,一个个俱都是熟识的面孔,倘若薛通打死不认,单凭慕九九、李慕维这几个外乡人,便决计翻不过天来。

  几下之后,他心中也暗暗有了打算,于是便不再理会慕九九与李慕维等人,专心转而向素来容易控制的儿子下手。

  “通儿,你快回来,那妖兽已然失去神智,随时可能对人出手。要知道,这世上,唯有爹娘,才是最为你着想之人,旁的皆不可信……”

  “爹!”此时的薛通却似忽地变了个人似的,一声暴喝着站起,面如寒冰,“你究竟还要欺瞒大家到几时呢?你儿子我,压根就不是什么天才,或者说,是个实实足足的蠢材!”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