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 夜深灯火上樊楼(17)
127/415

第一二五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 夜深灯火上樊楼(17)

  几人同乘一驾马车前往薛府。

  一路上,薛通低垂着头,默然不语。

  顾平生瞧瞧他,顺嘴道:“我倒是觉得奇了,那夜李兄和九九方从你府上回来,还未待坐热凳子,小厮就来报说鸡鸭被偷,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薛通闻言一怔,一张脸涨得通红。

  郁知夏不由暗瞪顾平生一眼,微警告道:“就你这般多话?”

  薛通却是默默按下了郁知夏的手,道:“这位姐姐好意我心领了。然则为人当俯仰不愧天地,我既行那偷盗之事,面对盘问,确也是应该。”

  转而对着顾平生正色道:“那日李公子同慕姑娘自舍下离开后,我忙进里屋去看小白,见它奄奄一息,着实心中不忍,于是,便快马加鞭,为它出去寻找吃食……一路上心乱如麻,天地茫茫,却不知该去向何处……也是骤然响起,李公子和慕姑娘提过诸位下榻的客栈,想来客栈这等地方,人来人往打尖的商旅最是繁多,当是有不少鸡鸭储备的,这才生了这般心思,一路跟了来……但见诸位的马车在客栈口稍作停留的空档,便径直去了后院……”

  后面的话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众人却也明白,无非就是行那偷盗之事罢了。

  几人心中自然还有许多疑团未解,但是一想到等下到了薛府便能一切水落石出,便也强自压了下来。毕竟,那薛通不过一介孩童,如此强自剥开他心头痛处也非君子所为。

  于是,就此互相沉默着,来到薛府。

  此时的薛府,正灯火通明,整排整排的大红灯笼,将府门照得通红,只是,不知为何,不见华贵,却只觉有些森然之意。

  几人下了马车,薛通犹豫了片刻,道:“我……我想……”

  慕九九一见这大门紧闭的状态,心中已然有了计较,便顺口问道:“可是不方便由正门而入?”

  薛通小脸刷地一下涨红,半晌微微点了点头。

  李慕维瞧了慕九九一眼,顿时收到了她给的眼神。

  此事也不难理解,薛通半夜偷盗之举,想来定是瞒着父母家人而为,因此不便自正门进出。依着李慕维素常的性子,是决计不肯从后门暗中进出的,只是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要找出那隐藏于薛通屋内的“东西”,多生事端无益,因此略略思忖片刻,也便微微点头,以示同意。

  于是,几人在薛通带领下,寻到后门,悄声而入。

  “站住!”

  一进屋门,几人便知不妙。

  家丁们手执火把,纷纷四下围了上来,待到站定后,方才得见,自众家丁身后,走出一对中年夫妇,想来便是薛通父母了。

  郁知夏只觉薛通小小身躯略略一颤,紧接着马上低垂下头,不做言语了。

  于是,她不由暗暗将那对夫妇打量了一番。男的约摸四十五六,想来也是有些岁数了,一身锦衣绣袍,颇为隆重,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上,一对绿豆小眼眯成一线,闪着精明算计的精光;女的乍一眼瞧不出什么岁数,打扮装束倒是尽力想要妆衬得年轻些,只是面上没有什么半老徐娘的风韵,虽是夜色朦胧瞧不真切,但就着火光也能隐隐瞧出面上干枯之色,隐隐竟比身边的男人更显老态,想来此前确不是什么富贵人家。

  “几位深夜造访,为何不事先通报?”那中年男人率先开了口,说话的时候似是尽力表现得语气平板,可一对小眼还是忍不住狠狠剜了人群中的薛通一眼,警示之意浓厚。

  薛通没有说话,只低垂着头,也不知是否收到他的眼神。

  慕九九心思玲珑,转了转,念及薛通处境,也不想他太过为难,于是便上前拱手,赔笑道:“薛老爷,薛夫人,我们与薛公子交浅言深,一时贪杯,深夜才归,实在抱歉……只是方才我们一位朋友不胜酒力,弄脏了衣衫,薛公子也是善心,这才提议请我们过府稍作休整,换件衣衫。只是夜色已深,不便叨扰二位主家,唯恐二位已然歇息,原想着明日再来登门谢罪的,却不料在这头先碰上了,还望二位莫要见怪。”

  她虽是信口胡诌,却说得言辞恳切,一旁顾平生早就领会,低头咳了几声,仿佛当真喝醉了一般,半倚在郁知夏身上。郁知夏吃重,方想开口怒骂,可一听慕九九的说辞,却也明白了几分,只得装作关切地伸手去扶,另一边却银牙暗咬,恨恨在顾平生腰间软肉处重重一掐——

  顾平生周身一颤,痛呼到了嘴边却强行压下,深深在郁知夏耳侧呼出一口浊气,激得郁知夏眉头狠狠一皱……二人这般模样,瞧着却正像顾平生醉酒,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一般。

  那中年妇人脸上露出嫌弃之色,不禁暗暗掏出随身绢帕,轻掩鼻息向后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

  几人眼神透亮,自是知晓各种涵义,但笑不语。这顾平生分明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借故装腔,趁着这夜色晦暗看不真切之际,方才假作醉酒,那妇人却已如此作态,足可见其人既造作又蠢笨不堪。

  薛通飞速抬眼看了自己父母一眼,把头垂得更甚了。父母的性子他自是最清楚不过,只是当众出糗,却着实让他心中有些难过。

  但他这般的举动,在薛父眼中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只见他朝前迈了一步,端起架子故作威严道:“通儿,此话可属实?”

  薛通看了看父亲,微微点了点头,轻声应了一声。

  “胡闹!”薛父怒喝,“三更半夜,不知修习些有用的学问,却出去和狐朋狗友鬼混!还有脸把人带回来!”

  郁知夏性子最是直爽,一听此话立时就不乐意了。薛父当面教训儿子固然是薛家的家务事,但如此不顾虑儿子的颜面,当面就将他和来访客人一并骂了,却怎么说都不符合待客之道。正待开口,却见薛通脸色一变,急急辩驳道:“爹,他们非是狐朋狗友,乃是贵客……这位慕姑娘,精通音律,此前在篝火晚会上,与我们薛家的乐师们曾合奏新曲,爹爹也是见过的……”

  未料此话不说便罢,一说,却更引得薛父面色一沉:“什么?你就是那日篝火晚会上那个女孩儿?”

  言罢,又借着火光,对慕九九好一番细细打量。

  “哪里来的野丫头,这般不知轻重!我儿好好的一首新曲,被你改得面目全非,此事我还未寻你算账,你倒好,还先行找上门来!”

  薛通面色一变,大呼一声:“爹——”

  “你想怎样?”李慕维自前跨出一步,堪堪挡在慕九九身前,眼神冷冽。

  饶是那薛父方才这般言辞激烈,如今见了李慕维这冷面煞星的模样,也不由一怂:“你……你又是何人?胆敢在我薛府撒野?”

  李慕维冷哼一声:“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李慕维是也。”

  “李……李慕维?!大梁第一捉妖师?!”那中年男人面色几变,面上横肉在火光的照耀下几下抽搐。

  李慕维将他的表情瞧得真切,不由傲然道:“不错。”

  “捉……捉妖师?!捉妖师来我们这里所谓何事?”那中年妇人听了此话,不由脸上也是一惊,一时间,连掩住口鼻都忘了,直凑上头来,小声问道:“老爷,莫不是……”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