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 夜深灯火上樊楼(16)
126/415

第一二四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 夜深灯火上樊楼(16)

  “你……你们早知道是我?”薛通伸手抹了抹略显狼狈的脸,似是有些惊愕。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在看到薛通的那一刻,慕九九还是禁不住微微一声叹息,她转头瞧了瞧李慕维,央道:“将他留在此地盘问也不是办法,不若先回房再议如何?”

  李慕维淡淡瞧了她一眼,自是明白她是怜惜那薛通脚踝受伤,一时心软,点了点头便要答应。

  “哎哎哎,不能回房。”顾平生见状,急忙叫出声来。

  “怎么了?”慕九九有些不解。

  “客栈人多眼杂,以他这般名声,若是让人知道我们捉了他,指不定就会有人开口作保,到那时,我们岂非白白忙活这一场?”

  “你……那难道就任凭他这般受着伤不管了?”郁知夏终究是医者父母心,虽之顾平生此话也有一定道理,却最是不忍见血,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一十岁孩童?对着顾平生的语气也便开始有些不妙了起来,显是怪他太不近人情。

  正在犹疑之时,却不料那薛通竟强自挣扎着起身,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泣道:“不不不,求你们千万别带我去客栈……倘若被人知晓此事是我所为,只怕……只怕……”

  他言辞恳切,说得凄婉,言语之间,似是颇有苦衷。

  二女终究性子柔顺,对视了一眼,均觉不忍,于是便自作主张,将其扶起,小心解了那天蚕丝线,由郁知夏负责为其疗伤。

  既然去不了客栈,那便只有在鸡窝里盘问了。

  慕九九和几人对视了一眼,小心开口道:“薛家弟弟,你身为高门富户的公子,又是本地出了名的神童,怎好做下此番下作行径,竟去做贼?”

  “我……我……”薛通抬了抬眼,看了眼慕九九,语带犹疑。

  “只恐怕,你不是因着自己,乃是为了他人才出此下策的吧。”李慕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冷声道。

  “你……你如何知晓?”薛通一惊,出口便是一问。话已出口,才觉自己言语有失,竟似着了李慕维的道,自行招认了,不由双手捂嘴,心下自是着恼自己蠢笨。

  李慕维微哼一声,带了一丝嗤笑:“不仅如此,我还知晓,‘那东西’非是人畜,乃是妖类,此前人畜被啃噬事件,便是它所为,是也不是?”

  此话一出,薛通却是如临大敌一般,警惕地看着他,身形不自主地向后缩了缩,问道:“你你你……你究竟是谁?”

  李慕维还不待说话,一旁的顾平生早按耐不住,一掌拍向薛通的头:“你这小孩儿怎地如此不开窍?今次就教你见识一番,你眼前的这位可是我们大梁第一捉妖师,李慕维李公子,你那些小算盘,又如何能够瞒得过他的眼去?”

  “啊?”薛通愣了一愣,细细品味了一下这个“大梁第一捉妖师”后,忽地面色一变,哭丧着脸道:“不不不,我求求你们,别把它捉去……它不是妖怪……”

  “不是妖怪?”顾平生倒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砸吧着嘴仔细回味了一下这句话后,嘴角一斜,露出一个颇具深意的笑容,“那你倒是说说,不是妖怪,却又是什么?”

  他心中实则也好笑得紧,这薛通说话做事都喜欢故作深沉,平日里人模人样不好接近,倒也不觉,如今这般光景了,才落得露了怯,倒显出几分难得的童真来,竟说出如此“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来。

  郁知夏自是明白顾平生这话音中的怪腔怪调源自何处,不由暗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毕竟这家伙得意忘形的模样着实令人气恼,尤其是欺负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我……我……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那略显稚嫩的小脸一皱,似是就要哭出来般,“求求你们饶过我吧,放我回去……再不去,它便要饿死了……”

  他说着说着,竟跪下磕起头来,言语凄切,几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由有些惊异。

  这薛家也算是此地有头有脸的富户,怎地会容忍自家小少爷落得如此下场?“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竟能让薛家主人有意识地下令将其饿死?而薛通,却又甘愿做贼也要救它?

  这般一想,几人当下便大致有了决断。只是,顾平生犹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故作凶悍地恐吓道:“你既犯下那偷盗之罪,要我们放了你,哪有这般容易的事?否则,国之律例何在?”

  见其面色一紧,一滴斗大的泪珠犹自噙在眼眶周围,顾平生故意顿了顿,又循循诱道:“不过嘛……也不是全然不可能便是。只消有人肯出这银两,替你买下这些被偷盗的鸡鸭,便也是了……”

  薛通也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听便知其意,忙伸手擦了擦双颊泪珠,跪下郑重磕了几个头,正色道:“不知几位有什么吩咐?倘使薛某能办到的,必绝不推辞。”

  他一正色说话,却又不自觉地端出那副故作老成的调调来,着实无趣。顾平生不由拍他一下后脑,道:“改了你那文绉绉说话的臭毛病!小孩子家家,这般酸腐……”

  那薛通倒似是没意识到他竟然对自己的措辞有所不满,不由微微愣怔了一下,旋即许是觉得有些委屈,只得伸手揉着自己被打疼的后脑,委屈道:“是……”

  郁知夏一看,不由伸手环住薛通,一副母鸡护犊的模样。她自幼生于高墙大户,自是明白许多大户人家规矩重,自幼便要孩子这般那般,诸多限制,这才养成了孩子故作老成的姿态,她自己亦曾是受过这般苦的,只是后来去了药王谷学艺,入了师门,这才略略好些。饶是如此,她也是药王谷中,最不苟言笑的那个……

  回想起自己往昔的遭遇,又看了看同样被众人诸多嫌弃性子冷淡、说话不中听的表哥李慕维,便不由悲从中来,愈发将薛通护得紧了。

  “薛家弟弟,你莫要听他的,他同你闹着玩呢。你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不妨带我们前去瞧瞧,我身为药王谷弟子,不敢托大,却多少也算是有些岐黄底子,倘若有什么需要之处,也好帮衬一把。”

  郁知夏一边替薛通整了整他凌乱的头发衣衫,一边柔声宽慰道。

  薛通点了点头,看了众人几眼,眼神复杂,轻声道:“几位请随我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