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6)
116/415

第一一四章 忆得承平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6)

  在一众人群的连番喝彩声中,晚会进入高潮。压轴演出自然是神童薛通的最新力作。只见一行十二少女各执一件器乐,款款而上,于演台正中列成一队曼妙姿态,或立或坐,或倚或靠,容色俱佳。还未开奏,便是光看这款款美态,已足以教人心旷神怡。

  慕九九兴奋异常,踮起脚来凑上前去,无奈人群接踵而至,边疆地区,不乏身形高大魁梧之辈,往前头一立,自是什么也瞧不见。

  李慕维似是淡瞥了一眼,容色不变,掌心微动,周遭众人只觉一股强劲气流将自己往旁边推去,还未待看清所以,便见一绿裳少女兴高采烈地窜至眼前,抢先一步占了个好位,众人自是相当不满,待得周身气力一松,便一拥而上,想用身子将那插了好位的少女撞开,却不料念头骤起,便觉身遭那股蛮横的劲力又至,任他们如何努力,却始终碰不着那少女周身一分一毫,于是只得干吹胡子瞪眼,口中骂骂咧咧不停地由她去了。

  慕九九一路冲在前方,自是无从关注身后事宜,尤其是她不通边疆言语,是以并不觉周遭之人对其的诸多不满,倒也乐得清净。

  只是慕九九不知,顾平生走南闯北,却是多少见过一些市面的,尤其那股劲气来得古怪,顾平生自是心知肚明,不由得噗地一声笑出声来。

  郁知夏走在最后,不明所以,见顾平生容色古怪,不由拉了拉他衣袖,轻声问道:“笑什么?”

  顾平生好不容易止了笑,刚想伸手指给她看李慕维私底下那些小动作,忽地心思又是一转,直掩口道:“没什么,前面人群中有人出糗呢。”

  郁知夏略有狐疑地朝前方看了几眼,未看清所以,不由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地如此坏心,瞧见有人出糗,非但不出手相助,还要在一旁百般嘲弄……”

  顾平生心下暗暗叫苦,索性他是个机灵的,忙扯开话题,拉着郁知夏往另一边挤去,口中不断:“哎,别说那么多了,你瞧,演奏就要开始了,我们去那头……唉哟,方才谁踩我一脚……”

  待得那十二名少女排列妥当,纷纷执起手中器乐,或弹或吹,开始演奏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摒弃了呼吸之声,凝神细听,生怕错过了仙音袅袅。

  整个会场,只有那冲天的篝火之声,噼里啪啦地与那乐声相互交映。

  慕九九听着听着,不由地便微微皱起眉来,神色有些怪异。

  她扭了扭头,只见身后众人俱都闭目凝神,似是颇为沉醉其中。

  于是身形又转,好不容易才寻到身后不远处人群中李慕维和顾平生、郁知夏几人的身影。

  顾平生不愧是个猴精,一路拉着郁知夏东窜西窜,竟不知何时已然挤到了她身后不远的位置,如今瞥见慕九九回头,自是心领神会,扯了李、郁二人又再度向前挤了挤,总算和慕九九凑到了一起。

  “汪,汪——”

  突然间,乐声中掺杂出几声突兀的犬吠之声。慕九九心道不好,忙不迭用心念相传:“小粉玦,快住口!”

  那犬吠之声自然是小粉玦发出的,被慕九九暗中喝止,它自是心有不豫,只是随便哼了两声倒也消停了。

  慕九九长舒一口气,略略环顾四周,幸好没人发现,方才那犬吠之声的来源,刚待开口,却听身遭顾平生窃窃低语:“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神童薛通所作得曲子……好想听起来也不过如此嘛……”

  慕九九眼神微动,瞟他一眼,悄声应道:“你也觉察到了?我只当自己音律上造诣不精,这才有此之感呢。”

  除两人之外,郁知夏和李慕维也是双双互看了一眼。

  李慕维摊手道:“莫要问我,我素来不精此道。”

  郁知夏也是面露难色:“我也……只是,确实觉得此曲既平庸又烦闷得紧,平白期待了许久……”

  顾平生见众人纷纷同意自己的观点,不由得意道:“我说吧,便是九九你随意吹上一曲,亦能胜过此曲无数了。”

  忽而心中一动,复道:“哎,你何不就此拿出竹笛,与她们和鸣一番呢?相信这些人听闻你的笛音之后,定能察觉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之理。”

  慕九九面色一红,道是:“快别折煞我了,你也只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边疆地土,哪轮得到我们放肆。”

  “怕什么?不过就是吹奏一曲罢了,若是他们寻衅,大不了就假称那演出太过于精彩,一时之间没忍住以笛音和鸣一番罢了。他们还能寻你麻烦不成?你瞧,定是这曲子太过于平庸,就连小粉玦都听不下去了。”

  听其提起小粉玦,慕九九倒是有些讶异地朝人群之外的小粉玦投去一眼。小粉玦素来极通人性,绝无可能在这样的情形下胡乱吠叫,莫非,当真是对此曲也有诸多嫌弃?

  顾平生见其有些动摇,忙继续添油加醋道:“你就吹一曲嘛,好歹也叫这些边疆化外之民见识见识,非是我中原无人。”

  慕九九对于顾平生如此托大颇有些无力:“顾公子,你……”

  “你就吹一曲吧,我也想听呢。”

  还是郁知夏悠悠开口,她倒没像顾平生那样动了太多心思,只觉比起这些杂乱无章的器乐堆砌,她更乐意听慕九九吹奏来得多些。

  慕九九有些无奈地瞧了瞧李慕维,见其并无阻拦之意,心下也不由大胆了几分,遂缓缓自怀中取出竹笛,轻置檀口,缓缓御气催动。

  泠泠笛音宛若清泉流水,又如微风扑叶,慢慢自那竹笛中流淌出来,与那些少女手中器乐相互交杂,倒并不显突兀,反倒将那些原本杂乱无序的曲调慢慢牵引了过来,也不见做了多大改动,只微微偏移了几分调性,却硬生生多出几分良宵美乐之意。

  周遭围观人群纷纷朝此处看来,只见一绿裳少女与人群最前方执笛而立,袅袅婷婷,仪态万方。

  众人不明所以,只当这少女乃是隐藏乐手,乃是此曲特设的一个噱头,不由纷纷兴起,生生将慕九九挤到了舞台正中,与那十二位奏乐的少女一起。

  那十二位少女俱都着了边疆华服,珠光宝气,好不富贵,偏生慕九九只一袭青衣素裳,只是那衣袂承风,暗彩勾勒出深深浅浅的婆娑竹影,似是随时会御风翩然而去一般。

  一曲终了,围观人群暴喝出如雷般掌声,经久不歇。慕九九站在那些少女之中,一张俏脸羞得通红,直低下头去,方才她只一心想着如何将这原本杂乱无章的曲子给挽救过来,却不曾想自己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如今可算是当面打了人家神童的脸,却不知该如何收场才好。

  一揖之后,趁着人群散去的空档,慕九九赶紧退了下来,微微吐了吐舌头:“好险,方才怎地一下子就把我往上推去了?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还怕不好收场,索性总算蒙混过去,往后你们若是再喊我做这等事,我却再也不肯了。”

  慕九九说着,便往同伴堆中钻去,一头又道:“趁着现在人群四下散去,尚无人发现,赶紧走了,回去换身衣衫,再换个装扮,做得不甚引人注意便是了。”

  几人微哂一笑,正盘算着离开,却不料前方忽地冒出一个家丁模样的中年人,伸出双手拦阻了几人去路。

  “几位贵客,还请留步。”

  那人满面堆笑地迎了上来,脚底下却是用了点小手段,恰恰封死了他们去路,使得他们即便有心想要绕开却也是不能。

  李慕维眉心微蹙,长身而立,负手昂然道:“何事?”

  那人也不着恼,转而露出一个更显和善的笑容道:“我家小主人有请这位姑娘过府一叙,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你家小主人是?”慕九九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家小主人便是此处有名的神童薛通。”那人朗声,颇有些得意地道。

  果不其然!

  慕九九面色微僵,暗中和伙伴们交换了一下眼色。想来定是自己方才太过放肆,砸了人家的场子,使得人家面子上不太好看,这才背地里寻衅来了。

  说来说去,都是顾平生这厮出的馊主意!

  慕九九不禁暗瞪顾平生一眼,事到如今,却也只得硬着头皮,尝试着先行推辞一番再说了。

  她慢慢踱着碎步而上,缓道:“这……如今已经入夜,我等不过过路客旅,明日还需赶路……可否请先生回了府上小主子,夜色渐深,我等还是不作叨扰为好……”

  那家丁似是早有预料,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傲然道:“姑娘说得哪里话,我等虽然边疆之地,但基本的待客礼数却还是周全的,哪有客人路过却不作挽留之理?只怕说出去徒惹人笑话了。更何况,本家离此处只消稍作移步,为恐客人不胜脚力,我家主人特命我备了马车,送几位一程,倘若不去,只怕小人回去亦不好交差,还望几位客人多多包涵才是。”

  慕九九面色尴尬,还未开口,李慕维却是有些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强留人深夜过府做客,便是你家主人的待客之道?”

  此言一出,不仅那家丁,便是慕九九面上都不免更添了几分僵硬。

  她微微一叹,这大木头,纵是好心,可没回说出的话,却足以让人气得半死。此事说来本就是他们不对,原本只是过路罢了,便是这薛通神童之名有什么言过其实之处,也不过就是听过看过就算,偏是要争这一时之气,如今落了人家面子,这才引来如此事端。

  自己原本在大庭广众之下已经下了人家一回面子了,倘若今夜相邀再不去,只怕这梁子越结越深,将来更不好收场。看这薛通在此地拥有如此高的声望,想来应是当地大户,如若闹了不快,唯恐又要多生事端,更会影响到之后行程。

  于是心下几番思量后,暗暗有了决定。

  “既是神童诚意相邀,我等这就去府上拜访便是,还望主家不要嫌我们叨扰,请先生带路。”

  那家丁微微一笑,却并不动身:“我家小主人说了,想请姑娘您单独过府一叙。”

  “什么?”郁知夏惊呼出声,“这是什么道理?如今已然夜深,你们怎好叫一个姑娘家孤身一人前往?倘使有什么差池,却又要如何交代?”

  那家丁一扬下巴,显得有些倨傲:“这位姑娘未免有些多虑了。我们薛家在此处也是大户人家,此地虽属边境,却一贯治安良好,便是那些胡人马匪,也需给本家几分薄面,安全问题自然无虞。”

  郁知夏被一阵抢白,面上自是有些不太好看,她其实想,就是怕你们薛家在其中使坏才是真,但这话当着对方的面自是不好说的,只得撇撇嘴干瞪眼,心下焦急。

  还是李慕维开口解了围:“我陪九九一同去走这一遭吧。你们二人不妨就先带着小粉玦回客栈等候便是。”

  郁知夏微微点头,表哥的战斗力她自是放心的,只是……那人不是说,薛家只请九九一人前往么?

  有着这般担心的,自然不止郁知夏一人。那家丁动了动唇,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李慕维一语堵住:“如若不肯,今夜之行就此作罢,你自去同你家主人交待,与我们何干?”

  慕九九垂眸,耳根微微泛红了起来,轻轻扯了扯李慕维的衣袖,低声道:“其实你大可不必……”

  李慕维昂然一笑,微偏头瞥了她一眼道:“方才是谁说寸步不离的?”

  听闻这话,慕九九这下一张俏脸可是彻彻底底红了个通透,一时间,竟是连应声也不敢了,直直往前走去,差点撞在那家丁怀中。

  李慕维微微一笑,信步而行。他就不信,这薛家偌大一个府邸,竟还能只派出一辆仅供一人乘坐的马车不成?

  果不其然,前方不远处,一驾装饰华美的马车正安然停放,那家丁看了看慕九九,又看了看李慕维,终究慑于李慕维那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森冷气势,撇了撇嘴不敢再提,只得跳上马车驾座,驾车而行。

  这一边,顾平生伸出手,摆在郁知夏眼前摇了摇,道:“走吧,别看了,他们都走远了。你就放心吧,有李兄在,一定没问题的。”

  郁知夏白了他一眼,表哥的战力惊人,她自是不担心的,只是……方才这两人……

  面对顾平生依旧在那里拉拉扯扯喋喋不休,郁知夏突地只觉一阵烦闷,想要发作却又无从发起,只得暗暗瞪了他一眼,捂住耳朵一路小跑回客栈。

  “哎哎,师傅,你别跑那么快啊,等等我……哎你捂住耳朵做什么?是不是方才那曲子太难听了……好了好了都已经结束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