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16)
106/415

第一零四章 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16)

  那中年文士方才离慕九九最近,自是瞧见了那妖物真身的,不由吓得面色铁青,却因着周遭几个垂髫幼童直扯着他的衣袖方才强作镇定。

  慕九九站稳了身形,回头看去,却见一妖兽正龇牙咧嘴冲着自己摆出攻击姿态,仿佛随时会择人而噬一般。

  那妖兽约摸只有不到半人高,长刚过尺,独目,却偏生了三条巨尾,与风中摇曳生姿。只见其张开大嘴,露出两边尖牙来。

  “好一个妖兽!总算现出真形了!”

  慕九九嘴角微微一勾,眼中并无惧意。

  她自打离家起,大大小小的妖兽也见了不少,如同小粉玦这般凶悍或是如同风生兽这般顽强迅捷的俱都见识过,自然对这体型不大,兼且速度不甚迅捷的妖兽无所畏惧。

  “好一个妖兽!总算现出真形了!”

  那妖兽张口,却是吐出了这样一句话,其声调语气,竟都与慕九九方才所言并无二致。

  慕九九眸光一亮——原来是这么回事!

  看来,它的特殊妖法竟是模仿百声,莫怪乎那么多人要着了道了!

  “小粉玦,上!”

  慕九九嘴角斜勾,眸中露出算计的神情。小粉玦得令,哪还有所犹疑,猛地发出一声巨吼,一跃而上,大口一张,口中喷出白色三昧真火,周遭人群见了,连连尖叫四下躲闪。

  就是现在!

  慕九九趁着人群堵住那妖兽逃窜路线,一个闪身,用一根绳子套住那妖兽身体,几下拉扯,迅速打了一个巧妙的结,那妖兽似乎也知道不好,想要挣扎,却不料那结扣打得刁钻,竟越扯越紧,最后,生生把自己给绑死了。

  慕九九露出狡黠的笑意,作势拍拍身上尘土,道:“可算给我抓到了,这下,相信应当可以洗刷岫娘的冤屈了。”

  回身又对着众人道:“这妖兽仿了人声,四下作恶,致使好端端的良家女子平白蒙冤,诸位可愿随我回康城一同做个见证?”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尚有些犹疑。也难怪他们,这些人大多被妖兽掳来多时,终日担惊受怕,此时骤然脱险,唯一念想就是赶紧回家与亲人团聚,这时候要他们出面作证,多半是不愿的。

  只是,这妖兽害人,却要嫁祸他人,要一无辜女子平白为其背负罪名,指不定还会受到什么样的惩戒,思来想去,便又觉于心不忍。

  还是那个中年文士四下环顾了一圈,眼见无人响应,率先拱手一揖道:“如若姑娘不嫌,在下愿意跟随姑娘一同前往佐证。”

  慕九九微笑着还了一礼:“如此甚好,就有劳先生了。我先行谢过。”

  众人见有人响应,倒也四下议论开了,思来想去,竟都愿意跟随大流,先行前往章家见证。

  慕九九笑笑,也不拒绝。实则她倒也心中有数,这些人多半只是好奇心起,想要临时凑个趣儿,只是一想到待会儿便能在那章书呆面前好好地替云岫娘洗刷冤屈,心中便不免有些得意。

  众人浩浩荡荡,押了那妖兽一路前行。康城地处边陲,民风朴素热情,众人一开始心中警惕,这才不太搭理慕九九,如今重拾自由,心中大石早已尽去,人也不由得爽利了起来,见慕九九一孤身女子前来捉妖,便忍不住纷纷上前攀谈。

  首当其冲的是那个虬髯大汉。经历方才那一番事,慕九九早就看出,那虬髯大汉不过样貌生得骇人了一些,实则却是个胆小的,一问才知,这虬髯大汉原是康城有名的屠夫,绰号“一刀切”,乃因其每每喜欢貌作凶悍地一刀劈下大块猪肉,强自塞给主顾买下,若是熟悉的老主顾便也罢了,大家知晓其脾性,不过是嗓门大了些,态度强硬了些,实则却是个纸糊的,只要咬死了价,那“一刀切”最终必会悻悻收回大半,小买卖也是一并做得的。只是那些外来的主顾却不免遭了秧,每每见他提了大斩骨刀往肩上一抗,一拍胸脯的模样,便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终只得买了巨大的肉块来,叫苦不迭。

  相比这“一刀切”,慕九九自是对那中年文士更感兴趣一些,一问之下才知,那中年文士姓胡,乃是康城大街一家药铺的账房,前些日子亲自下山督办店铺采买,这才遭了秧被妖兽掳了去,这几日接连没去上工,只怕店内此时正乱作一团。

  慕九九闻言不禁有些钦佩。这胡账房虽是一介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却端得也是信义之辈,虽然忧心店铺生意,却依旧肯第一个响应自己前去为非亲非故的云岫娘做个见证,因此,心下又不免对他多了几分敬意。

  除却这两人,还有些山上的樵夫走卒,以及东家西家的媳妇子,俱都略去不提。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