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1)
91/415

第八十九章 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1)

  出了兰城,再往北便是荒地,几人斟酌再三,决定往西而行,很快,便到达康城。

  康城自规模上看,并不比兰城这般雄踞一方,但终归也是一座中型城镇,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几人一路劳顿,露宿山野,多少有些灰头土脸,尤其是两位姑娘,接连几日不得悉心梳洗,只觉浑身说不出的不舒坦,而今好不容易见了一座大城,面上都不自觉浮现出几丝微笑来。

  “可算见到城镇了……”郁知夏声音轻松,似是心情上佳。

  “是啊,今次一定得寻家清净的客栈,好生打理一下才是。”慕九九一边附和着,一边东碰碰、西瞧瞧,果然,姑娘家一旦踏足集市,便一心被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吸引了去,便是怎么拉都无法拉回了。

  李慕维不禁摇摇头:“你不是说,要赶紧寻家客栈落脚么?怎地还扒着人家的摊位不走?”

  “啰嗦。”慕九九颇有些兴意阑珊地放下手中刚拿起的镯子,撇撇嘴,几步跟了上来,似是颇为不满。

  郁知夏虽没有她这般夸张,却也是被一旁一个摊位上的酥糕吸引了过去,尝了几块,却又不好意思不买,见李慕维在催了,只好手忙脚乱地摸出一两碎银,也来不及要找钱,忙摆摆手示意摊主请便后,便直直跟了上去。

  顾平生心思玲珑,一点就透,自是明白两位姑娘的心意,见此情形,自然是想寻个借口,要李慕维走得慢些,也好让两位姑娘多逛一会儿。只是自打上回在兰州,阿提西拿他和郁知夏开涮后,郁知夏对他就一直没什么好声气,弄得他颇为委屈。此刻他纵是有心想要为两位姑娘讨个人情,却也不好太过于明目张胆。

  “哎哎,李兄,李兄……”顾平生急急拉住李慕维衣袖,“姑娘家事多,出门在外,总得多些打点,不如我俩先行去客栈安顿,由得她们女儿家慢慢逛吧,毕竟有些东西,只怕我们两个大男人在场也不太方便……”

  他本意是想一笔带过,给两位姑娘多增一些闲逛的时间,却不料这话堪堪出了岔子,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不止郁知夏,就连慕九九都一下羞红了脸,也不知想哪儿去了。

  “顾平生!你找死啊……要你多事!”郁知夏怒然抄起脚边一颗石子,甩手便朝着顾平生掷去。那小石子在郁知夏手中,竟也发出呼呼声响,原是郁知夏这一记着实动了真怒,竟是把那石子当了暗器使用了。

  顾平生学艺不精,猝不及防下,哪还不吓得直躲?饶是他这般猴精,竟是晓得绕到李慕维身后,堪堪扯过李慕维,将其挡在自己身前。

  “你出来!还敢躲在表哥身后,你……”

  郁知夏犹自余怒未消,还待去抓顾平生,忽听一声“唉哟……”,心下就是一突。

  坏了,方才那一下,没打到顾平生,竟是打到无辜路人了!

  郁知夏心下歉然,急急朝那呼声的方向走去。自己方才那手用了多大力道她自是最为清楚,虽不能说有什么伤筋动骨,但皮肉青肿纵是免不了的。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那遭遇池鱼之殃的是一个青年书生,约摸刚过弱冠之年,眉目清俊,倒有几分疏朗之气,那书生见了郁知夏歉意的神情,也不便再追究,只得隔着书生巾,摸摸自己被砸肿的头,笑笑道:“算了,不碍事,姑娘莫要自责了。”

  郁知夏颇为不好意思地帮他拾起散落一地的卷轴,摊开一看不禁啧啧赞叹:“哇,好漂亮,这是你画的么?”

  她的眸中闪动着些许光芒,那书生腼腆地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慕九九不禁心下有些好奇,不由也凑过头来看,却见那卷轴上,赫然而立一杏衣女子,手执花扇,约摸二八年华,刚挽上妇人髻,巧笑着眉眼如钩,说不出的情意流转。

  慕九九嘿嘿一笑,焉有不明白之理:“你娘子啊?”

  那书生刷地一下面红到耳根,一双手捧着其余的卷轴,竟不知往哪儿安放,半晌才微微点了点头。

  慕九九不由被他这般模样逗得笑了,忍不住打趣道:“看来是新婚燕尔?公子好福气,竟能娶得如此如花美眷。”

  那书生虽说比慕九九还大上几岁,却是羞得满面通红,忙道:“姑娘莫要再打趣在下了,时日不早,我还要赶着去卖画呢……就此告辞了。”

  还不待他迈步,却听郁知夏一把叫住他:“哎,等等……”

  那书生有些疑惑地回头,收住脚步。

  “你……你的画怎么卖?我……我想买这个。”

  郁知夏伸手一指他手中另一幅卷轴。

  “哦,哦。”那书生似是幡然醒悟般,微微笑了一下,自怀中抽出郁知夏选中的那幅卷轴,正想展开与她瞧个究竟,却忽地眉头轻皱,面露难色道,“呀……实在对不住,这幅卷轴想是方才落在地上,有些脏污了,姑娘若是喜欢,不若换一副如何?”

  郁知夏跺了跺脚:“我……我就要这一幅。”

  慕九九淡瞥她一眼,不由暗笑。相识这些时日,对于郁知夏的性子,她也算是有了几分了解。这姑娘看着硬气,实则只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罢了,就像方才,明明是她眼尖,瞧见了这幅卷轴落地有了脏污,怕那书生不好卖,这才看也不看便开口想要将其买下,却不料这书生也是个实诚的性子,竟未能领情……

  “这……姑娘,这只怕不太妥当……在下……”

  “好了好了,都别争了。”

  慕九九有些受不了这两人之间的酸腐气,径直上前,对着那书生道:“这位郁姑娘呢,是觉得自己弄脏了你的卷轴,心下过意不去,这才想要买下给予赔偿,你既不愿作出有失君子之风的事,不若这样……我瞧着,这卷轴虽然脏污了小片,却未算十分糟糕,你既有才学,不若就在此自然污迹上平添几笔进行补救,这样,既不损毁苦心画作,也不枉郁姑娘买下你的画卷,这样可好?”

  那书生闻言眼前一亮:“如此甚好,多谢这位姑娘提点。”

  于是,随手将那卷轴一铺,提笔沾墨,在那已经污损的画作上添了寥寥数笔,远山漫水自倾泻而出,竟有一丝说不出的写意洒脱。

  画卷作完,那书生似是犹自意犹未尽,沾笔题诗:“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

  “好句!”慕九九不禁抚掌赞道。

  “姑娘见笑了。”那书生腼腆一笑,将画作卷好,交于郁知夏之手。

  郁知夏自是满心欢喜,自囊中摸出十两银子交于他手,那书生无论如何也不肯收,直说区区拙作,要不了那么多银两,几番推辞,方才收了二两银子作罢。

  告别书生,几人继续上路,临近午时,不免腹中打鼓,几人略一商量,拐角便上了一间酒楼。

  此前在兰城,因着阿提西死后,几人将他的银两分给了一众边关百姓,见着百姓连年征战之苦,几人不免心下动容,竟是连先前阿提西给的五十万两也一并分了,仅存了少许银两盘缠,以供路上花销。

  一提起这事,顾平生就不免连连哀叹,边嚎叫着边迈上了酒楼二层,颇有豪气般凭窗大喇喇地坐下后,问了问价,却只敢点少许清粥小菜,引得店小二连连侧目。

  慕九九自是觉得丢脸至极。她倒非是舍不得那些分出去的银两,而是因着顾平生分明没什么银两,却还硬装出这副自己是大爷,好酒好菜随便上的态度,让她颇有一种想要坐到旁边一桌去的冲动。不过,很快,这种冲动却被压了下来。

  “咦,你们瞧,这不是那书生么?”

  这位着实不错,凭窗而望,街角集市,各种风土尽收眼底。

  而那街对面的书画摊,堆满了各种字画,清隽舒雅,却鲜少有人光顾,定睛瞧去,那摊主不是方才那个书生,却又是谁?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