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流溪镇道士行骗 密林中妖兽初现(4)
11/415

第九章 流溪镇道士行骗 密林中妖兽初现(4)

  李慕维只是淡淡地回答着众人的问题,神情冷漠而疏离,颇有股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

  慕九九撇了撇嘴,心下暗道此人这般作势清高,着实令人讨厌。

  正心想着,却不料李慕维抬手,霎时,周遭原本嘈杂的众人瞬时安静了下来。

  “妖兽作怪,百姓不得安生。如今妖兽已伏罪于我手,诸位自可安心离去。”

  原本拥作一团的村民们听闻这话似是愣了愣,他们还有许多话想要对这位大梁第一捉妖师的少年英雄诉说,也想邀请他到自己的村庄坐一坐,却不料他竟出此语,似是并未打算在此处停留一般。

  慕九九见状,美眸一转,念头刚起,身子早已一跃人前,冲着李慕维大声道:“且慢。”

  李慕维方才便是被她阻了行踪,如今见又是这位少女横加阻拦,不由眉头微皱,脸色不豫地看着慕九九。

  “你不能将这妖兽收服。”

  “为何?”李慕维声音愠怒,隐隐带着些许不耐。

  “哼,自是因为,此妖兽吞噬了这些村民的亲人朋友,此地众多村民皆视其为大仇,恨不能将其挫骨扬灰。若是就这么被你收了去,岂非让大家无法亲手为那些死去的亲朋好友报仇雪恨,让大家于心何安?”

  慕九九此话一出,果不其然地引起了一众村民的窃窃私语。这其中正如慕九九所言,确有许多人的亲朋好友乃是死于那妖兽之手,众人恨不能将其亲手手刃,以告慰那些枉死之人冤魂。只是,这李慕维乃是大梁第一捉妖师,身份尊贵,便是在朝堂之上,也能被奉为上宾。他们这群市井小民,当真要和他争夺妖兽不成?

  李慕维眉头一皱,似是也隐隐有些犹豫,只是不惯慕九九这般略显得意的笑容,冷声道:“那依姑娘的意思是?”

  “很简单。”慕九九拍拍玉掌,将身上浮灰轻轻掸去,“既然这妖兽祸害的乃是流溪镇的村民,又是在流溪镇被擒,自然理当交由流溪镇的村民自行处置,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才是。”

  此番话说得掷地有声,很快便传来周遭一些村民的小声附和。慕九九一面留心李慕维的神色变化,一面悉心留神村民们的反应,见此情形,自是十分得意,眉宇间也不禁带上几分傲然之色。

  李慕维自然也听到了周遭之人的附和之声。他本只是路过,见那道士情状危急,顺手将其救下罢了,也从未存了捉妖邀功的心思,见众意如此,便也不再坚持,微微颔首道:“既是如此,那便将此妖兽交由本镇村民自行处置便是。”

  说罢随手接过周边村民手中的粗麻绳,抬腕甩出,将那妖兽捆了个结实,又顺手将那麻绳一头交给村长道:“此地既已除妖,李某便先行告辞了。”

  那些村民还待挽留,却哪里及得上李慕维的术法?只见他执诀念咒,一柄精钢飞剑自天外飞来,将其身形托起,一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乃神人啊!”周遭村民目光一路追随那遥不可及的仙踪,俱都喃喃,神色艳羡之极。

  众人一路将那妖兽抬行,兴高采烈,似是在庆丰年一般。

  一路上,慕九九显得有些沉默。刘婆婆见她状色不对,也凑过头来同她说话,只是慕九九似是无心应对,只是草草几句应付过去便算了事。

  于是就这样,一路回到流溪镇。

  众人将那妖兽关押在村中一处简陋的小柴房,打算过了祠堂祭了那些枉死的先人们便将其宰杀。流溪镇村民一贯擅猎,自不会将这妖兽大好的皮毛肉块白白弃了,慕九九已经可以料想它的结局,无非是放干了鲜血以告慰那些枉死的人们,再者就是剥皮抽筋,切了肉块分与全村之人大快朵颐罢了。

  不知为何,她只觉得有些倦了。

  是夜,村民们举行了盛大的篝火晚会,村长喝得有些多了,双颊酡红,花白的须发在夜风中胡乱飞舞,慕九九远远地坐在一旁,隔着人群,只觉得这个老头儿当真是老了,走路都有些颠了。只是,他怎么这么兴奋?要夺去一条生命,为什么可以令人这么兴奋?!

  她有些想不明白。

  她觉得有点儿气闷,于是便起身出去走走。在这个令人迷醉的夜,一个外乡人的行踪了,着实也引不起多少人的注意。

  她走着走着,不是觉得这边的灯火太亮,便是觉得那处太过喧哗,不知不觉,越行越偏,好不容易寻到一处幽暗清静之地,蜷缩在墙角,刚想要休息片刻,耳畔却不期然传来几丝细微之声。

  “呜呜……呜呜呜……”

  慕九九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凝神细听之下,只觉得那哭声如同一幼童,凄凄悲切,似有说不尽的委屈。

  她不禁起身,朝着那哭声的方向摸索而去。

  “站住,此乃本村禁地,未得族长手信者不得入内。”

  终于寻到那哭声的来源,一道简陋的木门,将慕九九和那始作俑者一隔为二。两名青壮庄丁手执长矛,精铁相互击打的声音唤回慕九九的意识,向她宣誓着自己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慕九九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抬眼看看眼前情景,心下一惊——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来到了柴房门前。

  里头哭声不断,依旧凄切。

  慕九九隔着两人,略略朝内里张望而去,却只见里头黑黝黝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她不由有些奇怪,行了一揖,对那两名庄丁道:“二位大哥辛苦。敢问方才可曾听闻什么怪声不曾?”

  二人面面相觑,似是有些意外。他们不明白慕九九为何突然有此一问,只好冷着脸,语气平板:“我们兄弟今夜一直在此值守,未曾发现有什么异常。此间妖兽凶猛异常,安全起见,姑娘还是快快离开为好。”

  慕九九见二人丝毫没有退让之意,只得悻悻而归。只是那股凄声仍不绝于耳,直震得她心头发慌。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