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流溪镇道士行骗 密林中妖兽初现(1)
8/415

第六章 流溪镇道士行骗 密林中妖兽初现(1)

  慕九九一路北上,几日后终于到达了流溪镇。

  虽然已经入秋,天气却依然暑热难耐。行走了大半日,慕九九举头望了望头顶的骄阳,打算找一户人家借用个食宿,先避避暑。

  很快,她找到了一户普通农家,拍了拍门。

  “有人在吗?”

  小半晌后,门吱呀呀地被推开了,露出一张苍白且满是皱纹的脸:“谁呀?”

  慕九九微笑着迎上前去:“婆婆,我是途径此处的旅人,想借您的宝地暂且休整一会儿,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那老妇伸头张望了一下,眼见慕九九生得面善,心下也去了几分警惕,微微拉开了门,迎她进屋。

  慕九九稍作休整后,环视四周,一边顺口与那老妇攀谈。

  “婆婆,平日里就您一人独居此处吗?”

  那老妇闻言,轻声微叹:“老身膝下有一子,平素与儿子同居此处,只是,唉……” 话未说完,却摇摇头,似是不愿多提。

  慕九九刚待张口再问,却听门外一阵喧闹,似有四五个大汉急急拍门,想来是有什么要紧事。

  那老妇急忙将门开了,还未待看清来人模样,就听门口有人气喘吁吁地大声唤道:“刘婆婆,刘婆婆,不好了——刘青……刘青大哥他……”

  那老妇一瞬间似是慌乱了神色,手足无措急急问道:“怎么了二牛?出什么事了?”

  那个名叫二牛的大汉抚了抚胸脯,好不容易平了一口气,这才又道:“今天我和光武照例上山打猎,却在村外的小溪边发现了刘青大哥……看来已是不好了……”

  那老妇倒退几步,眼看着就要晕倒,慕九九急忙伸手扶住她。纵然她初来乍到,可却也听得真切,想来,那个叫刘青的,应该就是这老妇的儿子吧。只不知他却出了什么事,瞧那老妇这般反应,倒像是早就料到儿子恐将遭遇不测一般,不经令人有些生疑。

  “儿……我的儿啊……” 那老妇悲鸣一声,硬生生地推开人群,冲着前来报信的二牛道,“快,带我去见见他……”

  众人蜂拥而出,带着那老妇,径直去了村里的义庄。

  那老妇先前尚可忍耐,待到看到那一卷草席包裹住的人形后,禁不住径直扑倒在那尸首身上,泪水涟涟。

  在场众人都忍不住纷纷侧头,不忍见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

  慕九九受了这老妇一饭之恩,见她悲恸,不忍就此离去,只得悄悄上前,暗中扶住那老妇身体,几经折腾后,忙里忙外,总算也入了夜。

  入夜后,照例要为亡者守灵。村中邻居陆陆续续离开,只留那老妇与慕九九二人。

  那老妇看来也是个知理的,虽然悲痛欲绝,却也哽咽着起身向慕九九回礼道:“今次多谢姑娘,如若不是姑娘,老身只怕无力支撑,更罔论替我儿刘青料理后事……姑娘大德,老身无以为报,我儿若在天有灵,想来也当感激姑娘恩德。”

  “婆婆,您快别这么说……” 慕九九心情沉重,急忙扶起将欲拜倒的老妇,“令郎遭此不测,实属不幸,只是……”

  慕九九略一沉吟,继续道:“今日我在义庄,似是听到了一些奇怪的传言……”

  那老妇闻言微微一愣,长叹一口气,又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道:“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瞒姑娘的,只恐尸首狰狞,污了姑娘的眼……”

  “婆婆何出此言?倘若刘青大哥当真有什么冤屈,若不能查明真相,为他平冤,只怕他在九泉之下亦不能瞑目。”

  那老妇点点头,道:“姑娘若是不怕,便随我来。”

  说罢,便提起一盏灯,径直去了灵堂正中央。

  待到那草席被掀开的那一刻,慕九九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具尸首死状惨烈,似乎是被什么凶兽一口咬断喉咙,脖子处缺失了一大块,几乎要身首分离。

  慕九九强行忍住将要吐出来的冲动,轻声宽慰:“请节哀顺变。”

  那老妇神情黯然,却难得能保持一丝冷静,沉声问道:“姑娘可看出些什么来?”

  慕九九一愣,试探性地问道:“敢问婆婆,此处附近是否有什么猛兽出没?”

  那老妇摇了摇头,低声道:“几个月前,村子里就陆陆续续传出有猎户不断遇害的消息,今番临到吾儿,已是第四人了。这些遇害的猎户,无一不是这般死法……”

  “这么说来,确实像是山中野兽所为,接连发生此事,村里难道没有组织人手上山围猎,将其绞杀吗?”

  “有倒是有过几次,只是……村人们遍访山林,却未曾见什么异常猛兽,只偶尔听得山中阵阵犬吠,倒似十分凶悍。”

  “犬吠?”慕九九微微皱眉,“可是谁家豢养的家犬么?”

  那老妇摇摇头:“老身久居此处数十载,邻里邻舍都十分熟稔,纵使有人养犬,也不致会在人际罕至的深山之中。”

  慕九九似是隐约觉得有些怪异,一时间却又难以明了,这怪异究竟来自何处,只得继续问道:“那刘青大哥既然明知山中凶险,怎地还独自一人上山?”

  那老妇微叹一声:“说来惭愧,若不是家贫,吾儿又怎会铤而走险,踏上这不归之路?”

  她说着说着,神情又不觉悲戚起来,连连伸手抹泪。

  慕九九不知该如何安慰于她,只好扯开话题:“既已接二连三发生不测,那村民若是不再上山打猎,是否就会安然无事?”

  那老妇略略一顿,若有所思:“此事说来也奇怪,此山为彭州与阿坝交界,若想北上,直穿山脊只怕能比寻常大道多省三日脚程,是以不少商旅为了贪图便利,也有时常走这山路横穿而过的,近来虽然发生诸多不测,但仔细盘算下来,死者皆为我村中猎户,寻常商旅或是脚夫之辈却丝毫未受影响,是以,村中甚至有不少人在传……”

  “传什么?”

  “说是村中受了诅咒,有妖物盯上了本村村民!”

  慕九九闻言忍不住低声暗道:“怎么什么事都赖妖族?分明是毫无根据的胡乱推测。”

  一旁的老妇却没发现她的异常,只继续絮絮叨叨:“前些日子,听光武说,村中来了一位厉害的道长,能降妖除魔,村人们都受够了这般提心吊胆的日子,想着纵使花费再大代价,也得把这妖给除了,是以村里各家纷纷凑一些银两细软,乃是要交给那道长用以除妖的。只赖老身家贫,未能凑出银两来,那道长不悦,便说了几句狠话,让吾儿给打了出去……现在想来,当真得罪了老神仙,可不是遭了现世报么?”

  那老妇越说越伤心,竟是连连自责起来,双手握拳,死命捶着自己,仿佛这般举动便能使丧子复活醒转一般。

  慕九九忙拉住她衣衫,宽慰道:“婆婆也莫要自责,倘若那老道当真是神仙,又岂会因着凡人的不敬便降罪与他?如此草菅人命,便是神仙也非什么善类!”

  长夜渐深,孤灯冷尸,总不免凄凉可怖。慕九九纵使初生牛犊不怕虎,却也何曾见过这般阵仗?于是便与那老妇来来去去地闲扯着,既是宽慰也权当壮胆了。

  一夜过去,暗自提防了一整晚的尸变终究是没有发生,慕九九不禁长舒一口气,捶了捶有些酸软的腰背,起身推门。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