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说书先生口若涛 英雄慕维战蛊雕
7/415

第五章 说书先生口若涛 英雄慕维战蛊雕

  慕九九一路下山,直奔北方彭州而去。

  待抵彭州,不见慕君言踪影,抬头却见黑压压一片乌云蔽日,眼见着一场大雨就要倾盆。慕九九微叹一声,既是如此也不好着急继续赶路,只得先寻了一处酒楼,叫了些吃食,修整一番再做盘算。

  很快暴雨来袭,外头雷鸣电闪,酒楼里却人头攒动,大多是些避雨的客人,酒足饭饱,却不料暴雨来得突然,一时倒也没处去寻雨具,只得停留此处,天南地北地胡吹。

  这样热闹的场面,很快便引来了说书人。只见那中年文士檀板一拍,拉起一张条凳便开始口若悬河,说的却是近日风头正盛的少年捉妖师李慕维大战蛊雕王之事。

  慕九九失去父亲下落,心焦如焚,却碍于大雨阻碍行程,便也只得凑合着坐着听那说书先生开扯:

  “……话说那蛊雕本是昆仑神鸟,其声嘶哑,体型巨大,展翅足一丈有余,凶悍异常,又善空中突袭,便是凶猛如豺狼虎豹,都无法抵受其一击之力。”

  “既是神鸟,又怎会成了妖王?”下面不禁有人插嘴道。

  “唉,世事无常,人尚且会为了一己欲念入魔,何况区区一介禽兽呢?堕入魔道的蛊雕,比之原先更难以对付,竟不惜袭击人类……哎,你们听说没有,前些日子,京师宏安有所传闻,京郊有些百姓走在街头,突地被鸟类尖喙啄破头骨吸取脑浆……哎哟那个惨哟!”

  围观众人纷纷倒退开去,口中不断发出啧啧之声。

  “那……那这般光景,岂非百姓都不能出屋了?”

  “若是不出屋能躲过倒也罢了,但那蛊雕竟似有所神智,知晓百姓闭门不出,便用双翅煽动,卷起大风,将茅屋连顶一并掀开……一家老小到了这时,岂非就跟瓮中捉鳖一般么?”

  “那京郊人心惶惶,官府怎地也不管管?”

  “就是,这蛊雕也忒嚣张,天子脚下竟还敢如此逞凶,当真没把人族放在眼里。”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怎么没管?听闻官府集结了大批官兵前去猎杀那蛊雕,但你想想,人马脚程,焉能和飞禽相比?更何况,这蛊雕王狡猾非常,既知官兵是前来绞杀与它,又岂会傻傻坐以待毙?是以时常露个踪影,引得官兵满山跟随,临到末了却又拍拍翅膀一飞冲天而去……几番折腾,自是人困马乏,蛊雕没逮到,那些个官兵却早已疲惫不堪,偶有些掉队落单的兵士,甚至反遭那蛊雕王偷袭,被吸食了脑浆不算,还在尸首上连连发出尖啸之声,直引得官兵们四方赶来方才振翅而飞。”

  “照你这么说,那蛊雕王岂非将官兵们当猴耍?”

  “可不是?”

  “天下那么大,难道就没什么能降住这孽畜的克星么?”

  “哎,这位兄台,您这话可问得妙了。正所谓一物降一物,这蛊雕王虽然凶悍,可遇着了那位少年捉妖师,也总算是栽了跟头!”

  “捉妖师?”慕九九听闻这三个字,不禁眉头微微一皱。她可没忘记,青竹正是死于捉妖师的逼迫之下。

  ************************************************************

  “哎,这位姑娘,您可是对捉妖师有兴趣?”

  那说书先生眼尖,一眼就瞟向了角落处的慕九九。

  “呵,是有些兴趣,愿闻其详。”

  慕九九微微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那说书先生一看有人响应,立时来了精神:“话说,这捉妖师也算是隐修的一种,虽然身为人类,却修习一些法术,也多有法宝傍身,寻常妖物遇见他们,只有闻风而逃的份儿……”

  “哦?有这般厉害?”慕九九抬眉。

  “那是……就拿这李慕维李少侠来说吧,传闻中,他有一宝器‘六尖幻影枪’,那日,那蛊雕照例啄食了一个落单兵士脑髓,尖啸着引来大批围观官兵后正待展翅而逃,忽听风声鹤唳,一眨眼的功夫,那飞到半空的蛊雕却被一把扯了下来,一众官兵急忙上前一看,你说怎么着?那蛊雕双翼竟被六根枪尖生生洞穿!这猛禽之所以为猛禽,皆因其仰仗双翼进可攻,退可守,一旦双翼被废,便与普通家禽并无二致,是以直接被官兵生擒,而李少侠也因此一战成名,御前册封为高级捉妖师。”

  “呵,这么容易变被一举洞穿双翼?听起来,这蛊雕也没有多厉害嘛,先生未免也太言过其实了。”慕九九放下手中碗筷,一抹嘴,甜甜一笑,笑容中却有着满满的不以为然。

  那说书先生眼见被慕九九反驳,倒也不恼,只是摇头喟叹道:“姑娘你有所不知,这蛊雕周身羽片坚硬如钢,寻常刀剑根本无法伤其分毫,若非这六尖幻影枪的法宝之力,只怕今次又要平白牺牲许多兵士,空手而回了。”

  “那也不过说明这六尖幻影枪威力非凡,又干这李慕维何事?”不知为何,慕九九就是对李慕维高级捉妖师的身份很不满意,隐隐地,竟存了几分刻意抬杠的意思。

  “唉,不是非常人,何为非常事?若那李少侠不过一介庸人,又怎能驾驭如此法宝?姑娘若不豫老夫在此胡吹便罢,可李少侠为百姓除去一害是真。妖族为患多年,袭击百姓之事时有发生,恕老夫直言,倘若李少侠不曾为民除害,指不定哪日,那遭受不测被蛊雕王吸食脑髓之人就是你我……姑娘既然同受其恩,言语之间,总该多谢敬意才是……唉,现下的年轻人呐……”

  那说书先生摇摇头,大袖一拂,喟然一叹,竟似不欲再言,收摊欲走。围观众人见此,忙纷纷作留,转而投向慕九九的眼神中,不免多多少少带了些责备之色。

  慕九九心知此事自己也有不少理亏之处,眼见众人情绪高涨,只得寻了店家结账,匆匆狼狈而去。

  幸好暴雨初歇,一路北上出城,倒也顺遂,只是此番初下山便不免落荒而逃,令得慕九九不免在心中对这素昧平生的李慕维生出诸多嫌隙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