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慕家有女初长成  少女寻父辞山林
6/415

第四章 慕家有女初长成  少女寻父辞山林

  慕九九不知自己是怎么返回家中的。

  据慕君言所言,那一夜,他苦候九九不归,心焦如焚,高举着火把,漫山遍野地寻人。

  最后在山脚处看见了失魂落魄、全身血迹的九九——她还穿着那件碧青色的轻罗纱裙,衣摆处,用缂丝技法挑经显纬地勾勒出竹影婆娑……

  “九九……”

  她的样子着实可怖,像是失心魔怔了一般,慕君言甚至不敢大声唤她的名字——天下父母哪个不忧心儿女?见她痛苦如此,只恨不能代为生受。

  “爹……”

  不知过了多久,慕九九才仿佛突然回过魂来一般,一头扎进慕君言怀中,一阵嚎啕。

  她哭得惨烈,却不愿说明原委。慕君言也不多问,只静静搂着女儿,伴她在山林野地里尽情宣泄。

  他也曾体会过此番痛彻心扉,又如何不能理解?

  此后,慕九九有好几个月未曾出过家门。她常常只是呆呆坐在榻上,眼神空洞,无悲无喜。那一件她视若珍宝的轻罗纱裙,也被她好生收了起来,压在箱底。

  慕君言偷偷惋惜地将那纱裙拿出,细细摩挲……

  这般柔软飘逸的料子,外加那织法精妙无双极为耗费时日……慕君言悄悄瞥了一眼里屋木无表情的慕九九,心下一阵叹息……何人为她竟这般用心?只可惜……

  他轻叹口气,静静将纱裙重又收好——那精密纹织的裙摆处,竟沾染上了大片血迹,任九九洗了多少次,都无法将它抹去……

  大抵,心上的烙印也是如此吧。

  时日总不至为谁停留分毫。很快,慕九九迎来了18岁生辰。

  自从上次那件事后,慕君言都没有出过家门,只是静静在家中陪着女儿。这一日,他很早就起了身,上山打柴、下山赶集,待到里里外外忙得妥当了,却已不知不觉到了午时。

  “九九,你长大了,爹也老了。也许爹以后不能再一直照顾你了……你从小便没了娘,说是妖族血脉,却不见有什么异于常人的本事……爹其实心里挺高兴……正所谓‘匹夫何罪?怀璧其罪’,你娘因着妖族的身份被魔人们害了,其余那些大大小小的妖人们,有些因着异能被那些富户豪绅们买去当作奇货可居的玩物,有些也因着心术不正而被捉妖师们收走,魂飞魄散……相比起来,做个庸人平淡度日,反是好事,至少性命无虞……”

  慕君言夹起一大块肉放到慕九九碗中,一边沉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人容不下妖族……不分青红皂白,甚或仅仅为了一己私欲就将妖族肆意凌虐残杀?!”

  不知是否慕君言的话触动了她的心事,慕九九空洞的眼神似是突然释放出一丝灼热,恨声同时,竟将手中木筷生生掰成两截。

  “九九,你……”慕君言面色微变,忙将慕九九手中断筷清理干净,确认她毫发无伤后这才又道,“世人只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又哪会去管那么多?爹只希望,你在往后的日子里,也能如现在这般和常人无异,什么妖力之类的,还是没有的好。做个庸人平安度日,总也强过风雨飘摇。”

  慕九九微摇了摇头,半晌无言。就在慕君言以为她不会再回答自己,只想安心低头吃饭时,却听细如蚊呐的声音传来:“爹,娘是怎么被魔人害的?”

  慕君言闻言一顿,放下手中碗筷,定定神看了慕九九一眼,旋即长叹一声道:“九九,爹本来不愿你知晓这些事,只是你年岁渐长,如今也已届满十八,既然你如此问起,爹便告诉你……你娘本是妖族雪莲一族之人,彼时,爹不过一弱质书生,却也曾听说过雪莲一族大战魔族,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故事……”

  “后来呢?”慕九九点点头,父女俩虽隐居深山,多多少少也有下山赶集的时候,慕九九自幼便爱听书文,有时父女俩下山采买得当,便窝在茶楼酒肆听一会儿说书,对于当年雪莲族和魔族的那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多少也有些耳闻。

  “三十年前的某日,爹照例读完书,便去山上打柴,那一日,山花开得特别艳丽……”慕君言的声音渐渐柔和了下来,双目悠远含笑,令慕九九不由心生向往,只想着不知何处山景竟有如此颜色?若是有生之年自己也能前去闯闯,增长一下见闻该是何等美事?

  往后的故事大抵就如同诗文中所描述的那样,俊逸才子救起落难佳人,天地为媒日月为证,风花雪月也不过这般。

  只是,美好的故事总是容易终结……当他们终于迎来期盼多年的子嗣的那一刻,却也是仇家寻上门来之时。

  慕九九不自觉地咬着筷子,秀眉微蹙:“怎会这般凑巧?刚好我出生之时,那些魔人们便寻上门来?”

  事关她的娘亲,她自是无法等闲视之。只是此事尚有诸多疑点,慕九九不愿轻下定论。

  慕君言点点头:“这事说来蹊跷,我苦思多年,兴许也只有妖族秘辛能一言概之……你出生得巧妙,结藤得果而出,生时又芳香四溢……雪莲一族与魔族宿敌多年,魔族有什么特别的追踪法子也不一定。”

  慕九九有些怪异地低头嗅了嗅自己周身:“……可是,我身上并无什么异香啊……为什么……”

  慕君言伸手抚过她额间朱砂:“你生时本无暇,是你娘用指尖血在你额心绘下一笔,这才成了这朱砂烙印……而你的香气也是那时止住的。只怕……”

  慕君言没有再说,慕九九也已猜出大致。好好的一个生辰,父女俩却一路无话,默默地吃完这顿于他们而言有些丰盛过头的餐食,早早歇息。

  临睡前,慕九九独坐榻上,翻出许久不吹的竹笛,轻轻放到唇边……

  一曲终了。

  慕九九抬手轻轻摩挲笛身,朱唇微动,却默然无声。

  青竹,若你还有一丝念头留在人间,便请原谅我今日决定……娘亲为我而受魔人所害,如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血海深仇不能不报,我终于明白爹爹为何每次都偷偷躲起来练习驱魔之术了……只是他一介凡人,年岁渐长,修行时日也短,恐非那些魔人对手。我既有半数雪莲之族血统,想必多少也有些妖族之力,只是被娘亲封印,才无法得显。如今我既已知此事脉络,便无法视而不见,今日最后吹奏一曲,乃是为要同你辞行……明日我即将出发,寻找娘亲下落,并遍访名师学习驱魔之术,誓要叫那些魔人血债血偿!

  青竹,你若在天有灵,求你助我早日寻回娘亲,不论生人或是遗骨,落叶归根,也好了却爹爹夙愿。若是大仇得报,我必重回此地,与你长伴……

  慕九九的眸中迸发出炙热之色,翻身下榻,收拾好随身衣物和竹笛,顿了顿,终是把那件翠色轻罗纱裙一并放入包袱之内。接着洋洋洒洒留书一封,全待收拾妥帖,这才安心熄了烛火上榻而眠。

  *************************************************************

  翌日清晨。

  慕九九起身,将书信放在梳妆台前,蹑手蹑脚推门而出。

  临行前,她特地推开慕君言房门,想着再见父亲最后一眼——

  咦,爹爹不在?

  慕九九有些意外,抬头看看天色,却是山岚微动,晨鸟初鸣之时……爹爹素来不会那么早起身,今日怎么……

  慕九九心下存疑,又朝慕君言房内扫了几眼,忽然眼尖地看到安安静静放在书案前的一个信封……

  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袭来,慕九九急忙三两步上前,拆开信笺……

  九九吾儿:

  爹走了,你莫要心急,也莫要心忧。

  这些年来,爹无时无刻不在自责中度过……是爹无用,当年救不了你娘,也给不了你一个完整的家庭……

  如今你已长大成人,爹十分欣慰。

  这些年来,爹始终无法忘怀你娘……夫妻生同衾,死同穴,爹得去找她……纵修为浅薄,有去无回,也义不容辞。

  但爹娘的恩怨,不应由你来背负承担。你娘封印了你的妖力,使你无异于常人,便是希望你如同凡人一般平安度日,了此一生。如今,爹也是同样意愿。爹求仁得仁,已然无憾,纵死于魔人之手,也权当了却余愿。

  若来生有缘再为父女,爹一定重头补偿你这些年来所失去的温情。但求你体谅双亲苦心,莫要来寻,切记,切记。

  爹 绝笔

  “爹……”慕九九发出凄厉的悲鸣,手中素笺早已揉得不成样子。

  半晌,她双眸忽地迸出坚毅之色:“既然我父女二人想到一块儿去了,便谁都莫要抛下谁,索性一并结伴同行,去寻那些魔人报仇好了!”

  她心思急转,抓起自己的包袱,转身朝山上走去。

  “姐姐,俞姐姐……”

  远远地,听到慕九九的呼唤,山中溪涧之水逐渐飞溅,最终在空中化形成人,正是俞瑶。

  十年过去,俞瑶的面貌并未有什么改变,只是修为较之从前更为精进,颈臂之间的青麟几乎褪去不见,乍看上去当真与常人并无二致——不同于人类生老病死,妖族成年后,面貌便很少改变,以至于民间一直有妖族长生不死的谣传——想来这亦是许多达官显贵大肆捉拿妖族的原因之一。

  “此番是来寻俞姐姐帮忙……”慕九九把事由简述与俞瑶听。

  俞瑶闻言秀眉微蹙:“用水镜寻人自是可行,只是我修为尚浅,只能探测大致去向,若他行得远了,便再难寻其踪了。”

  “无妨。”慕九九眉头一舒,隐约可见面上喜色,“爹爹应当出走不远,姐姐只消大致指我一个方向便可。”

  俞瑶点点头,遂带慕九九来到山谷清潭边。

  潭水四下飞溅,逐渐在空中凝成水镜。

  慕九九凝神看着水镜中的显影,暗暗蹙眉——她所料并不错,慕君言确是今晨出发,预计只比慕九九早了一个时辰。可慕九九没有料到的是,他并非步行下山,而是御剑飞行。原来,不知不觉间,爹爹的驱魔之术已有如此成效了吗?

  俞瑶显然也没有料到会发生如此结果,眼见慕九九愈发心焦,便忍不住出言柔声宽慰道:“九九,你也不必过分心忧。虽然伯父御剑飞行已然离开水镜探测范围,但至少大致可看出是北上向着彭州而去,彭州人烟汇集,你爹若是不想引人注目,料想应当会在此卸了法术,改由步行或马匹乘行才是。”

  慕九九微微点头:“姐姐说得是。事不宜迟,我便就此往彭州而去,多年承蒙姐姐照顾,九九就此拜别。”

  慕九九盈盈一拜,忙被俞瑶扶起。望着少女逐渐远去的背影,俞瑶不禁轻声叹息。

  对上魔族,谈何容易?三十年前雪莲一族全族被灭之事,曾震惊整个妖界,原来,却还有九九这么一个雪莲一族的遗孤……难怪九九虽为凡人,却隐有一种力量,吸引各路妖族竞相靠近。只是,自雪莲一族灭族后,世间便再无净化之力可与魔族毁灭之力抗衡,不少妖族见势不妙,早已暗中投靠魔族,甘愿俯首称臣,九九此番出山,势必会一路遭遇各类妖族,以她今时今日与常人无异的状况,若遇上那些为祸人间的妖族,只怕难为敌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