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年二九少女倾城 失挚友狂性初彰
5/415

第三章 年二九少女倾城 失挚友狂性初彰

  转眼之间,慕九九已将满十八。姣好的面颊褪去了几分属于孩童的青涩之气,隐隐透出几分少女独有的秀丽娇俏。

  这一日,慕九九照例来到山中,赴青竹之约。

  十多年过去,青竹也从昔日垂髫小童成长为身姿俊逸的少年。也许是竹妖一族的天性使然,青竹的面貌清淡疏离,近看之下并不觉十分惊艳,唯一袭青衫长身玉立,风过处隐约吹动衣角,远远望去,竟隐有遗世独立之风。

  “九九。”青竹远远望见正朝自己走来的慕九九,忙放下唇边竹箫。自打十多年前为慕九九亲手制作了一管竹笛后,他也给自己制了一柄竹箫,二人常相约竹林深处,笛箫和鸣。

  “青竹,今日我又新谱一曲,我吹给你听……”

  “九九,吹曲之事先暂缓一下,你可还记得今日是什么日子?”青竹浅浅一笑,眸中暗含期待之意。

  慕九九狡黠地眨了眨眼,故作不解道:“什么日子?我怎么不记得有什么特殊时日?该不会是你记错了吧?”

  “你当真不记得了?”青竹的眸光微微黯然,这么些年过去了,他腼腆的个性倒似丝毫未变,引得慕九九时常忍不住捉弄于他。

  “骗你的啦!今日是我们邂逅整整十年之期,我特意新谱一曲,也是为了吹于你听。”

  “真的?我还以为……”青竹眼中露出希冀之色,“我也有一物要赠与你。”

  “是什么?赶紧与我瞧瞧?”慕九九有些期待地去拉青竹的衣袖。

  青竹微微一笑,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袱。

  慕九九将包袱打开。

  “哇!这是……”

  包袱里的是一件轻罗纱裙,葱翠般的颜色,让人不由想起青春少艾的大好年华。整件纱裙乃用各色深浅不一的青绿色丝线,采用独特技法,挑经显纬,编纺出一幅竹韵高洁的花色暗纹。那丝线极细,较之发丝犹细百倍,使得整件裙身薄如蝉翼,乘风飘摇,仿佛随时能羽化飞升而去。偏巧又极具韧劲,轻柔却不至无骨。

  慕九九将那纱裙高举展开,透光看去,那纱裙表面竟似浮着一层青色光晕一般,流光溢彩。

  “给我的吗?”

  青竹低头,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半红着面颊道:“今日你我相识十年,青竹身无长物,送不起太贵重的礼物,唯以竹丝为线,缂丝为技,为你编织一件罗衫……下月即是你十八岁生辰,权当提前为你贺庆了。”

  “你亲手织的?”慕九九的眼神中掩藏不住欣喜之色。

  “嗯。”青竹应了应,不再说话,面色却不由得更红了些。

  “谢谢你!我这就回去换上,一会儿再来寻你吹曲。”

  “好。”青竹微笑着应了一声,转过身子,目送慕九九飞奔着离去。这件罗裙倾注了他无限心力,慕九九穿上它后,会绽放出怎样的光彩呢?他很期待。

  当慕九九换好衣裙,重新回到竹林时,却并没有看到青竹的影子。

  “奇怪,去哪儿了?”慕九九喊了几声,没见回应,不免有些心下存疑。

  “九九,九九,不好了!”

  耳畔传来孩子奶声奶气的叫声。

  慕九九低头一看,却是一个叫青岩的孩子。

  青岩是竹妖族的小辈,修为尚浅,刚刚才习得幻化人形之术不久,平日里与青竹倒是颇为亲近,连带着,也与慕九九相识。

  “怎么了青岩,出什么事了?”慕九九蹲下身子,有些奇怪地问道。

  “青竹……青竹被抓走了!”

  “什么?!”慕九九大惊,“怎么会……他方才不是还好好地在此处等我么?怎么一转眼功夫就……”

  “方才你离开后,山下来了一群长相凶恶又怪异的人,青竹不愿多惹是非,便化作原形想静待那些人离去,不料他们随身带着一个法宝,似乎可以探测妖力,竟直奔青竹而来……”

  “怎么会这样?那些到底是什么人?”慕九九凝眉,眼角余光瞥见自己身上那飘然欲仙的轻纱罗裙,心下一阵自责。

  “我也不知他们是什么人,我们竹妖一族可以御风传音,青竹被抓走后立刻借风势传讯于我,只恨我法力低微,救不了他……”青岩一双大眼噙着泪水,难过地低下头。

  “不行,我得去把青竹找回来。青岩,你可知那群人往何处去了?”

  “就往那里下的山。”青岩抬手指向一条蜿蜒山路,沿路尚可见到枝叶拖动尘土的凌乱扫痕。

  慕九九不敢想象青竹就是这样被人一路拖行下山,心中愈发焦急:“事不宜迟,我们赶紧下山救人!”

  慕九九带着青岩一路飞奔下山,总算在山脚处看见了一间茅舍。

  “住手!”慕九九大吼着破门而入,却见五六个粗豪大汉正围在一棵青翠欲滴的翠竹周围,当头那个长着大把络腮胡子的男人手握着一个瓷瓶,正将瓶中不知名的液体向着那翠竹倾倒而去。

  “啊——”那翠竹接触到液体后,竟冒出一阵诡异青烟,下一刻,便见青竹衣衫褴褛,满身血污擦伤地倒在屋中,素来清雅的脸颊满是伤痕,眉心紧皱,似十分痛苦。

  “你们……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啧啧……这般中人之姿,又破了相,值不了几个钱,白白浪费了这一瓶驱妖水!”打头那男人没有理会慕九九,只伸手粗鲁地将青竹的下巴挑起,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后又意兴阑珊地将手放下。

  “就是,老子瞧他这身段,倒是颇有点风情,哪知样貌如此寡淡无味,只怕不好脱手……小姑娘,这妖人可是你相好的?若是如此,爷爷卖你个人情,你交500两纹银作为赎金,人你就可以带走……”另一胖子在一旁接口道。

  “你……你们……”慕九九气得浑身发抖,胸口不断起伏。

  “老大,这个小姑娘倒生得标致,若是卖去黑市,只怕能卖不少价,依我看倒不如……”一个瘦猴似的矮个偷偷瞟了慕九九一眼,悄悄附到那打头的男人耳边说道。

  “你……竟敢打九九的主意……我……”一旁虚弱的青竹闻言,双目瞬间爆发出强烈的怒意,双手结印,一掌拍出——

  竹妖能御风传音,那瘦猴自以为说得隐秘,却不料全然逃不过青竹之耳。他倒是没料到青竹对此话竟有那么大反应,猝不及防之下中了青竹全力一掌,登时被拍飞出茅屋,奄奄一息。

  “好个妖孽!找死!”那络腮胡见此情形大怒,一把揪起犹自倒地的青竹,就要下狠手——

  “你敢对青竹下手,我杀了你——”

  伴随着少女的暴喝之声,天边突然雷鸣阵阵,乌云以目所能及的速度迅速汇集起来,眼见一场暴雨即将倾泻而下。

  青竹和躲在一边的青岩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目光所见。

  慕九九浑身散发出一股黑烟,双目猩红,面色竟转为青紫——

  “九九,你……”青竹暗暗凝眉,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你们都该死,我要杀了你们——”慕九九置若未闻,双颊竟慢慢出现一丝丝青紫色裂纹,并且有愈渐加深的趋势。

  “不好,九九恐怕……”青竹和青岩互看了一眼,隐去了未完之言。此情此景,还是先让九九恢复神智要紧。

  “九九,不可——”青竹未及多想,起身飞掠至慕九九身前,“他们是捉妖师,若是在此伤人,恐日后多生事端,难以在此处继续立足……啊——”

  青竹的话音戛然而止。他有些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去,自己的心口,正插着一只手掌——是的,慕九九的手掌。

  竹本无心。

  但成了妖,就有了心。

  青竹的眸光渐渐黯淡下去,他有些费力地抬起右手,擦干自己嘴角的血迹。

  一旁的那群大汉见此情形,早已吓得屁滚尿流,跑得没影了。他们甚至不愿回头多看门口那奄奄一息的瘦猴一眼——即便这个人在片刻前还与他们兄弟相称。

  “九九,我……你穿这身罗裙,真的很美……”青竹微微抽动嘴角,硬生生地挤出一抹笑容,“你说,你新谱了一首曲子,还未来得及吹给我听……”

  慕九九此刻神情木然,煞白的脸颊上,一道道青紫色的裂纹狰狞地扭曲着,丑陋可怖,又哪里能和美丽二字半点儿沾边?

  可青竹却还是那样望着她,眼底的温柔仿佛能化出水来。他抬手从怀中摸出自己的竹箫。青翠的箫身上,星星点点,布满了暗金色细斑,仿佛离人轻盈的泪。

  “我先来……”他有些吃力地单手执箫,轻轻放到唇边。

  箫声起,呜呜咽咽,如泣如诉。

  这只怕是青竹这一辈子吹得最不堪入耳的一首曲子了。断断续续不成曲调,但慕九九却听得认真,慢慢地,她眸中戾气逐渐退散而去,转而出现了几分迷茫之色。

  她将利掌从青竹体内抽出,在自己怀中摸索好久,这才摸出一只鲜翠竹笛,上下两排笛孔,错落有序。

  她有些茫然地抬手,将竹笛放到唇边,借着箫音慢慢相和。这曾是他们在过去的十年中,曾经无数次共同吹奏过的曲子,只是从没有一次如今次一般,吹得那么难听……

  慕九九的双眸泛起泪光,箫声不知何时渐渐黯淡下来,无法应和。笛音几转,一改先前曲风清悦之意,愈加萧索。

  这本是她今日新谱的曲,原该以上排孔吹出悠远柔情,却不料第一次演奏,就以下排孔奏出婉转别离……

  青竹……你可听到?

  一曲终了。

  青竹周身爆发出刺目青光,随着一声硬物落地的声响,瞬间黯淡下来。

  落在地上的是他的竹箫,生于竹,最终也归于竹。

  慕九九掌心一松,手中竹笛颓然落地。那笛随势滚落,直至箫边方才停歇。

  “啊——”慕九九长发飞张,两行血泪从紧密的双目中缓缓流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狂躁戾气,竟隐隐又有复苏迹象。

  正在这时,一抹红光微不可见地一闪,竟是来自于慕九九眉心那点朱砂。红芒过后,慕九九蓦然倒地,再无声息。

  慕九九醒来的时候,夜色已深。她有些茫然地揉了揉眼——心口微微发沉,仿佛生命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自己而去了……

  她下意识地摸向自己怀中,忽然面色一顿——

  她有些怔怔地伸手,呆呆地看着掌中之物——那是一柄奇异的竹笛,双管并生齐下,三排笛孔交错有序……她又岂能辨不出来,这奇异的竹笛正是由自己的竹笛和青竹的竹箫所造?

  青竹……

  慕九九一颗心瞬时沉入谷底。青竹……青竹呢?

  青岩说,青竹被一群长相凶恶的怪人捉走了……他们要把青竹带去哪儿?青竹的竹箫,又为何会在自己这儿?

  慕九九蓦然捂住头,不住在地上翻滚——好疼……头好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不是正要和青岩去救青竹么?怎么会倒在这儿?青岩呢?

  “九九……”耳边传来稚嫩又虚弱的声音。

  慕九九猛地回头,正对上青岩红肿的双眼。

  “青岩,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青竹呢?”

  青岩摇了摇头,指了指身后土堆……

  “什……什么意思?”慕九九瞳孔倏然放大,不敢置信地问道。

  “那些人捉了青竹,要把他卖给地下行会,青竹不从,便在他们面前自尽了……”他的神情冷漠而空洞,仿佛在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一般。

  “你说什么?!不……不可能!不会的!”慕九九连连摇头后退了几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骗我的,对不对?这土堆中,一定空无一物,我不信……”

  “我没骗你……竹妖一族,生死都是借这黄土一抔,就让他入土为安吧……还有……爷爷说,青竹就是因为日常疏于修炼,只顾和人类耍玩,这才落得如此下场……竹妖一族的其余小辈,当以今日之事为诫,此后勤加修炼,再不问世事……所以,我是来和你告别的……”他说完,便不再看慕九九一眼,自顾自转身离去。

  “不……”慕九九呆呆愣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可四野茫茫,哪里又有青岩的影子呢?

  “青竹怎么可能死呢?他不会死的……不会……今天是我们相识十年,我们还说好了一起吹曲呢……”慕九九失笑着,眼泪纵横。

  她踉跄着跑到那座新设的土堆前,伸手开始扒那土块:“你们一定是合起伙来骗我……”

  黄土漫漫,冷月凄凄……

  月华笼罩之下,少女孤寂的影子,独自一人刨着故人新坟。

  风声赫赫,吹动竹林沙沙作响——殊不知是否竹妖一族又在御风传音,窃窃私语?

  九九,对不起……这是我和青竹之间的秘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