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锦鲤水镜寻踪 幼竹童削笛御音
4/415

第二章 美锦鲤水镜寻踪 幼竹童削笛御音

  七载已过。

  一晃眼,当年襁褓中的婴儿,如今已长成垂髫小童,粉雕玉琢,煞是可爱。

  “爹……爹?”慕九九晃着手中刚抓来的鲤鱼,兴冲冲地跑进屋子,“奇怪,又不在么?爹最近怎么总是会突然不见人影,也不知做什么去了……”

  慕九九嘟囔了几声,找不到父亲,不免有些失望,只好重又带着她的鲤鱼去了溪边。

  “俞姐姐,俞姐姐……”

  山林之中,慕九九人未至声先至。待到跑近,早有一女身着锦色襦裙,盈盈玉立地迎上前来:“怎么了九九?出什么事了?”

  此女容色清丽,一双眼波更是水色流转,端得一绝色美人。只脖颈处似隐隐有些青色斑纹,细看之下,竟是片片鳞甲,说不出的诡异。

  此女名为俞瑶,乃是这溪中锦鲤所化。三年前,与跑来溪边玩耍的慕九九结识,雪莲一族拥有净化心灵的力量,俞瑶有心亲近,很快就与九九相熟,几年相处,倒也算得一个知己。俞瑶较九九年长许多,修行虽不深却终究有些阅历,知晓外界妖物大多作乱为祸,为人族所不容,因而与九九约法三章,不得将两人相交之事透露给慕君言知晓。九九虽然年幼,却极有信用,既应承了俞瑶,便一直守口如瓶,只是每逢得空便会来到竹林深处的小涧之中,只消喊上几声“俞姐姐”,俞瑶便会出现与其相见。

  “俞姐姐,还给你。”九九抬手将手中鲤鱼重又还给俞瑶。这些鲤鱼乃是低等鱼类,没有妖力,不能修行,无法成精,因而俞瑶也时常会捉一些鱼儿给九九带回去加餐。

  “怎么了?”俞瑶接过鲤鱼,随手一指,原本失水濒死的鲤鱼瞬间又活蹦乱跳起来,一个打挺甩尾,便跳出了俞瑶掌心,重回溪中游开了。

  “爹爹又不在家……近来他时常不知所踪,俞姐姐,我总觉得,爹爹有事瞒着我……”

  俞瑶沉吟片刻,柔声道:“九九,你想不想知道,你爹爹到底去了哪儿?去干了些什么?”

  “想啊想啊,俞姐姐你可有法子?”

  俞瑶微微一笑,神秘道:“随我来。”

  俞瑶乃锦鲤一族,妖力属水,借水而生,离水而枯。她很快带着九九来到了山谷深潭处。此潭乃山中瀑布经由九九八十一叠层层落下,最终汇集此处,不过,这么多年来,山水潺潺而下,竟从未溢出,想来此处活水当是另有地下暗河,将那积蓄的溪水排出了。

  “俞姐姐,你带我到这儿来做什么?”

  俞瑶但笑不语,伸手催动法诀,顷刻间,潭水纷纷激射而出,于空中凝结成一面水镜,层层涟漪过后,竟隐隐出现了一些景象。

  “啊,爹爹!”慕九九有些惊喜。水镜中,赫然幻化出了慕君言的样子。此刻,他正独自一人站在山巅,手执桃木剑,口中振振有词。

  “咦?爹爹他……这是在做什么?他会武艺?”慕九九看着看着,脸上的笑意渐渐消退,转而凝重起来。

  自己打自出生以来,她只当父亲是一个普通文弱书生,却从未听闻他会武艺,而此刻,他的动作,虽不甚成熟却也多少似模似样,看来此番避开她前来练习非是朝夕之事。

  “父亲这是想要……捉妖?”慕九九有些不肯定。

  “不……”俞瑶面色凝重,秀眉不自知地深锁,“他非是在练习捉妖,而是……驱魔!”

  “驱魔?!”慕九九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非是对自己身世一无所知。父亲一早就告诉过她,她的母亲是雪莲族人,有着一半妖族血统。雪莲族虽然隶属妖之一族,却有着不同于普通妖族的能力,即强大的净化之力,在他们面前,不论妖族或魔族,皆无法作恶。

  但是,对于母亲的下落,父亲却三缄其口。彼时九九尚且年幼,也曾不懂事地大声哭闹过,而如今,随着年岁渐长,九九也能隐隐感觉到,母亲的失踪似乎并不简单,此番父亲偷偷避开自己练习驱魔之术,兴许正是和母亲的下落有关。

  *************************************************************

  “我要去找他。”

  慕九九转身欲走,却被一旁的俞瑶一把拉住。

  “等等。”俞瑶正色道,“你别冲动,驱魔之术非同小可,魔族力量强大,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加之百年前魔尊遒儒妄图掌控三界,虏获了大量妖族为魔族所奴役,寻常人类哪是敌手?你爹就算再报仇心切也不至就此下山寻仇,他既有意避着你,便是不希望你参与其中,你若在此时前去寻他,岂非乱他阵脚?届时只怕他计划打乱,反倒横生变数。”

  慕九九沉默了片刻,微微点头:“那……我该怎么办?”

  俞瑶沉吟了一下,微笑道:“不是还有水镜么?只要有了它,便能追踪你爹爹的下落,你自不必担心。”

  “真的?”慕九九的眸光忽地亮了起来,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那不知姐姐可否替我追寻一下娘亲的下落?”

  “这……”俞瑶微微摇头,一脸憾色,“抱歉,我修行浅薄,加之不能离水太远,只能追踪到此处方圆百里范围,再远只怕就无能为力了……”

  “这样啊……”慕九九有些遗憾,但很快便摇了摇头打起精神。

  “也好,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能够得知父亲的下落,往后只怕又要俞姐姐多加费心了。”

  “傻丫头。”俞瑶宠溺地揉了揉慕九九的脑袋,眼底深处微不可见地闪过一抹忧色。魔族凶悍异常,对上魔族,无论是人或妖皆逃不过九死一生,九九生性善良,怎么偏偏却不得不和魔族开战?

  告别俞瑶后,慕九九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竹林清隐,时有鸟啼蝉鸣。慕九九顺手扯下一片竹叶,置于口中,竹叶悠悠发出几声清响,听得人心情也不由得舒畅了几分。

  “出来吧。”慕九九目光微斜,方才自己分明看得真切,早在她离开水潭不久,就有一个细小的影子一直默默跟随着自己,只是慕九九能够感受到,这人似乎并无恶意,这才由着他尾随,并未点破。

  “我……我……对不起!”身后传来一声怯生生的道歉。

  慕九九乐了,回头一看,竟是一个比自己看着还要年幼一些的孩子,身穿青绿色的麻衣,粉嫩可爱。他似乎很是腼腆,一双白嫩的小手在身前来回搅着,低着头不敢瞧她。

  “喂,你跟着我做什么?”慕九九见他这样害羞,不由玩心大起,径直走到那孩子身遭,来来回回地打量。

  “我……我只觉得你身上隐隐有股很舒服的味道,所以想跟着你……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跟踪你的……还有……你吹的竹叶真的很好听……”

  那孩子只道慕九九有所不豫,一张白皙可爱的脸蛋儿涨得通红,急急开口解释,还一边伸手比划,生怕她不信。

  “噗。”慕九九不由掩嘴一笑,“我吓唬你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青竹。”那孩子声如蚊呐。

  “你是竹妖?”慕九九奇道。

  “是……是的。不过我不是什么作恶的妖怪,我……”青竹一边说着,一边想起自己曾听爷爷说外界妖族横行,恣意骚扰人类,引发人族训练大批捉妖师清除妖物的事,想起妖族在外不怎么好的名声,急急解释。

  “我又没说你是什么恶妖,你不必怕我。”慕九九见青竹着实可爱,心下也不由得欢喜,自然不好再多加欺负,于是收了恶形恶状的模样,柔声道,“刚才你说我吹的竹叶很好听,你可懂音律?”

  “嗯,懂得。”青竹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贝齿,“我们竹精一族精于音律,便是妖力,也是通过音律来控制的。”

  ************************************************************

  “哇!”慕九九灵动的大眼一转,心下生出个主意,“那,我想要做一支短笛,你可否代劳?”

  “好啊。”青竹似乎很高兴能帮上慕九九,抬起粉嫩的小手遥遥一指,一截青翠欲滴的竹子便跃然掌中。青竹在竹子上轻轻几按,立刻生成了两排错落有序的笛洞。

  “好奇特的竹笛,竟有两排笛洞?!”慕九九双目放光,伸手接过青竹递来的竹笛。

  放到唇边,轻轻用气息催动——

  上排孔如流水虫鸣声声脆响,下排孔如子规呜咽触人心弦,小小一支翠竹,竟能同时兼备笛萧之长,令慕九九不由大喜。

  她吹动竹笛,即兴吹奏一曲——一曲终了,回头一望,却见青竹痴痴站在当场,小脸上挂满泪珠。

  “青竹,你怎么了?”慕九九大惊,急忙关切道。

  “我……我好想娘……”青竹抬起袖子抹了抹脸,犹自呜呜咽咽。

  慕九九低头,却是不由得沉默了。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她确实想起了自己的娘亲,原本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却不料青竹如此敏锐,自己的心绪在笛声中竟无所遁形。

  借着笛声,慕九九和青竹成了知音。自此,除了俞瑶外,慕九九在山林之中又多了一位朋友。她在音律上确有独特天赋,每每谱了新曲,便迫不及待地拉着青竹一起欣赏。

  笛音悠悠袅袅,传声绵远,很快,每当慕九九吹起笛子,便会引来越来越多的妖兽、动物们纷纷驻足聆听。无论生性如何残暴的妖或兽,在聆听过慕九九的笛声后,都会悉数改变本性,逐渐变得温顺起来,不再暴躁。

  有时,连独在山顶练习的慕君言也会放下桃木剑,静静侧耳。他常常望着天山的方向遥遥远眺,视线模模糊糊,似是穿过千百万里距离,投向那座遥不可及的山巅,时而轻声叹息,时而眉头紧锁。有时他会呆呆地在山顶坐上一整天,有时也会着了魔似的疯狂练剑……

  时光悠悠,慕九九身量渐长,慕君言的驱魔术也日益成熟。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