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一杯家万里

阅读:160810

打赏:33594

字数:45505

南瓜:2134

收藏:11327

守护:0

-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
  黄沙金甲,战场厮杀,他独醉马上断卿三千长发。
   “朕,替你解脱。”
   壑谷山崖,明月蒹葭,她轻盈双眸满满的记挂。
    “北阙将亡,我怕是负了苍生。”
   -
     最是无情帝王家。

    且行珍重,爱恨恢恢,一柄利刃下。
    王朝更迭,家毁人亡,半杯鸩酒中。
     -
       该来的还是来了。
         杀吧,杀吧。

作品评论(1371)

  • 涩瑾_扶家小姐

    涩瑾_扶家小姐

    2019-02-13 18:47:40

    赴此宴(姬魈燕岑同人曲)
    [原曲:东风志(Aki阿杰)]
    .
    【一】
    精心的算计能夺得多少权
    回到了当初又是否能重现
    孤灯照亮这苍凉万里人间
    不见她的明亮双眼
    .
    少时一曲南柯惊醒谁梦魇
    借得此曲诉说当年她心愿
    今日宿何处又亲吻谁侧脸
    眼底深深眷恋
    .
    寻得碧落下得黄泉
    她身影不见
    死后能否她陪在身边
    看这漫天飘雪周身孤寒
    不得她陪伴
    此间山海不可平
    【副】
    一句天将明
    照亮沉寂岁月的昏暗
    谁在这天下独自就长眠
    若当年应她愿
    是否能够共她山河间
    再多险难
    也难阻我赴此宴
    【二】
    撕碎当年笔几句相思缠绵
    无意忘却笔下真心的思念
    愈来愈远忆起当年她容颜
    其实从未改变
    .
    寻得碧落下得黄泉
    她身影不见
    死后能否她陪在身边
    看这漫天飘雪周身孤寒
    不得她陪伴
    此间山海不可平
    【副】
    一句天将明
    照亮沉寂岁月的昏暗
    谁在这天下独自就长眠
    若当年应她愿
    是否能够共她山河间
    再多险难
    也难阻我赴此宴
    .
    一句天将明
    不舍梦中入骨的温暖
    九州山河也只似梦一场
    若当年放执念
    带她离开逍遥人世间
    不管多远
    也难阻我赴此宴
    .
    若当年放执念
    带她离开逍遥人世间
    不管多险
    也不会负她情深
    .
    .
    [涩瑾/2.13笔]
    #禁一切#
  • 楚狂颜

    楚狂颜

    2018-04-15 15:15:30

    /叮——
    /您在暖栀花舍订的一束雏菊
    -
    猝不及防的一句“不订归期订死期”,锁住了我的视线。尘埃落定,燕然未勒,终究还是在背弃与拼杀中,与北阙两不相欠。
    恍惚之间,锦书回到了过去,摆在她面前的路满地荆棘,不知道等待她的是转机还是更深痛的折磨。
    这部作品从一开始就显得笔吻十分成熟,时间线的把控分毫不差。在烈日炎炎下肆意蔓延的鲜血,熊熊烈火吞噬曾经的盛世王朝,目光所及之处,皆令人心惊胆颤。作者运用的语言准确且精妙,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故事的起点轮廓。以女主锦书曾经的承诺作为线索,十分地引人入胜。
    视线回转,作品开头出现的南梁帝王姬袂,此时还只是一个看似陷入困境的四皇子。从他和太子姬沂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即使如今没有崭露头角,姬袂也绝非等闲之辈。凉薄,腹黑,总觉得姬袂的言行中都包含着浓郁的森然寒气。燕岑郡主的出现,使整个南梁皇储之间的斗争,渐渐浮出水面。所谓的“西落东升”,再加上那一声“唯一人降”,勾得人忍不住去探究事情的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玄虚,而燕岑郡主无意于太子,倾心于皇子姬魈,娇憨与冷漠两面,一时间竟看不出是正是反,说起来,皇权的斗争中,怎么存在正反呢。
  • 顾去疾

    顾去疾

    11天前

    可以拜您为师吗?